E8中文網 > 縱天神帝 > 第六百一十章 解毒

第六百一十章 解毒

    秋水的邪火比另一位麗人的要小不少,所以她的頭腦非常清醒,但身體本能的靠近姜云,貼在姜云身上。
  
      此刻,她的身體一絲不掛。
  
      平日里,秋水清冷孤傲,再加上是星辰學院內院的三長老,修為直逼大能,前不久才成為半步大能。
  
      修為高,清冷孤傲,別說男弟子,就連女弟子和長老們都不敢靠近她。
  
      這樣一個清冷孤傲的女子,此刻卻因為邪火入侵,身體本能的靠在姜云身上。
  
      她差點狂抓,這根本不是她的本意,她那么清冷孤傲,別說主動靠向姜云。就算一位帝君讓她侍寢,她都會拒絕,根本沒有思考過男女之情。
  
      姜云變色,推開秋水,扶住她,此刻也無心去欣賞清冷孤傲的秋水那完美的身材了:“秋水長老,你要撐住,我想想辦法救你——”
  
      “別——你快走,邪火太強,再加上我們剛才療傷消耗了元力。此刻根本擋不住邪火,除了行男女之事,別無他法。”秋水搖頭,她的頭腦還能保持清醒,但另一個女子竟然已經開始主動來親姜云的臉了。
  
      姜云冷哼,輕輕一推就將那個女子推開。
  
      對于秋水,他以朋友的身份想要救她,但另一個女子,剛才清醒的時候還拆斥他,他沒什么好感,死不死關他何事?
  
      姜云皺眉,看向秋水:“若是我讓你的元力快速恢復,能不能鎮壓住邪火?”
  
      “已經晚了,若是在邪火入侵之前,或許還能抵擋。但這個時候,已經不可能,我的意識快要模糊了。所以,在我保持清醒之前,你快離開——”秋水保持最后一絲清醒,催促姜云離開。
  
      姜云搖頭:“你也說過,我們算是朋友,我怎能眼睜睜看著你隕落?”
  
      “我不會怨你,但也不會讓你為我去除邪火。我秋水一生孤傲,臨死前也不愿意茍活。若是你救了我,卻毀了我的清白,我肯定會殺了你,然后自殺——”秋水倔強的搖頭,不愿意為了活命,而行男女之事。
  
      她清冷孤傲,一向不理睬世間男子。
  
      就算對姜云有那么一絲欣賞,也還達不到愛慕的地步,為了活命,與一個只能算朋友的少年結合,她寧愿死。
  
      吧唧——
  
      姜云真要說話,另一個女子再次貼過來,在姜云臉上狂親,再也不復剛才的冷傲。
  
      啪——
  
      姜云拍了一下那個女子的香-臀,將她推開:“你起開,胸那么小,對你不感興趣。”
  
      “你——呼呼——還不走,我快要失控了——快走,不然就算你救了我,我也會殺了你,然后自殺——”秋水變色,她最后一絲清明也快消失了,清冷孤傲的她竟然再次靠在姜云身上。
  
      薄唇在姜云的唇上親了一下,這一刻,秋水身體如遭雷劈,清醒過來。
  
      而姜云的身體也一顫,他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與秋水接吻。
  
      他剛才在思考怎么給秋水解除邪火,沒想到就被秋水偷襲了,不過被清冷孤傲的秋水親吻,這滋味還真不錯。
  
      “怎么會這樣——不——姜云,你快走。我不要你救,也不要你可憐,你若是毀了我的清白,我必殺你。”秋水清醒過來,薄唇艱難的離開姜云的唇。
  
      姜云詢問圣圖內的不死神凰藥:“天極境的武者中了邪火,除了行男女之事,還有什么辦法解救,你的精血可以嗎?”
  
      “小子,你當神藥無所不能就真的什么都能?邪火那是**,又不是傷勢,神藥怎么救?除非你找到極寒之物,可你的那些寶物中根本沒有。想要解救,必須想辦法邪火。倒也不必行男女之事,但行不行看她的造化了,找到邪火的辦法就行。”不神凰藥告誡道。
  
      姜云看向還保留一絲清醒的秋水:“秋水長老,我想到一種辦法,或許不用行男女之事,就能救你——”
  
      “什么辦法?”秋水露出一絲驚訝,還有這種辦法?
  
      若是能不死,她自然也不想死,誰會嫌命長?
  
      姜云點頭:“邪火不是傷,但會勾起淫-邪念頭,想要解除,除了行男女之事外。就是邪火,說白了,男女之事來解除邪火也是瀉火。所以,只要我給你瀉火,你就能恢復過來。”
  
      “如何瀉火?”秋水疑惑道。
  
      姜云盯著秋水的嘴唇、胸口和私密處看了一眼,凝重道:“邪火的最佳出口就是嘴唇、神女峰和私密處,若是將貼在這些地方,或者用嘴吮吸,可以將邪火吸出。”
  
      “不行——若是那樣做了,我的清白就毀了。跟行男女之事有什么區別?不行——”秋水搖頭。
  
      姜云無語:“秋水長老,我們身為武者,肉身不過是載體。這已經是不行男女之事卻能救你的最后一個辦法了,又不會真的給你破身,你何必如此執著,難道你就沒有一點活下去的理由了嗎?”
  
      “你——也好,但是,姜云你先給雨晴姐姐瀉火吧,我還撐得住。”秋水看向又撲向姜云的那個麗人。
  
      姜云無奈:“也好,希望她醒來后不會恩將仇報才是——”
  
      “我要——嗯——吧唧——”那個麗人撲來,薄唇吻著姜云的嘴唇,同時整個人把姜云按在地上。
  
      姜云無語:“我今天救你,若是你醒來對我出手,我一樣殺了你——”
  
      啵——
  
      姜云不再遲疑,若是再晚了,秋水和這個雨晴都必死無疑,會被邪火燒死。
  
      刷——
  
      他翻身把雨晴壓在身下,伸出雙手,握住雨晴那一對不太大的神女峰。
  
      飽滿、柔軟、挺拔,很有彈性!
  
      姜云心神一蕩,趕緊收心,全力搓揉,同時著重貼在那兩顆葡萄上吸取雨晴體內的邪火。
  
      不僅如此,他的唇與雨晴的薄唇吻在一起,全力吸收邪火。
  
      姜云一邊享受著雨晴的薄唇的親吻,一邊揉著雨晴的神女峰,同時全力幫雨晴瀉火。
  
      “不好——嘴唇和神女峰的邪火太少,雖然已經吸出,但私密處的邪火太大了,很難去除——”姜云變色,他不再與雨晴接吻,也不再搓揉雨晴的神女峰。
  
      雨晴不依,但姜云按住了她。
  
      嗤——
  
      姜云伸手貼在雨晴的私密處,那里的芳草很茂盛,泉眼粉紅緊湊,還很有彈性。
  
      嗤嗤——
  
      一絲絲邪火被抽離,但這樣速度太慢了。
  
      “嗯——嗯——不要——要——”雨晴低吟,早已被邪火沖昏了意志,不再清醒。
  
      姜云凝重道:“得罪了,為了救你,不得不冒犯了——”
  
      嗤——
  
      他伸出手指,手持撫摸泉眼一會兒,毅然的插了進去。
  
      “嗯——好——好爽——不要——停——”雨晴驚呼一聲,全身一顫,發出舒爽的叫聲。
  
      泉眼滴出一滴滴液體,嗤嗤,姜云的手持快速抽動,同時吸收邪火。
  
      “嗯——姜云——”秋水的邪火也徹底爆發了,靠向姜云,與姜云接吻。
  
      姜云無奈之下,只能先吻秋水,吸收她嘴里的邪火,左手貼在雨晴的私密處吸取邪火,右手的手指在雨晴的泉眼里抽-動。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