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核醫榮譽 > 第041章 放生自己

第041章 放生自己


  “全身骨顯像有什么優勢?
  “這么弱智的問題,還用問嗎?都在核醫學科待了這么長時間了。”
  “和CT、DR相比,起碼可以提前半年發現患者骨骼轉移。”
  “Ohmygod!非常可以。”
  “……”
  等病人離開之后,才了解到她的疾苦。原來這個伊姓患者丈夫去世得早,一個人拉扯著三個孩子,整個人忙得像個陀螺,按照她的說法,已經忙得忘卻了日月更迭忘卻了軀體病痛。當然,最為擔心的還是自己身后事,萬一某天離開這個世界,希望還可以給三個孩子留下一點可以棲身的所在。
  聽聞這段故事,方才還頗有微詞的實習規培輪轉醫生們頓時也便無言,甚至已經深深地為這伊姓患者的獻身精神而感動。在她離開之后,李榮譽也查到了她的聯絡方式,讓周慕白幫忙將她的資料呈交給了漢東大學醫院瑞華基金,希望可以給予適當的救助,即便是暫且不符合要求,起碼有了基金的備案,未來的三個子女也算是有了組織關照,在了解了李榮譽的這番心意之后,現場的所有人也為李榮譽的細致入微而大加贊賞。
  下班時分,所有人按照慣例陸續走光,只剩下了李榮譽一個人呆在了SPECT/CT機房里繼續倒騰著他的科研項目,沒想到周慕白主動留了下來。
  “李主任,你發在《Nature》上,影響因子30.979的那篇論文簡直天逆天了,我想醫學界這么高分的也沒有幾個了吧?”周慕白由衷地贊嘆著說道。
  “都下班了,放松一下吧。不談學術,只談風月。”李榮譽笑嘆道。
  此話一出,周慕白霎時怔住了,面僵了半天才算是回過了神來。
  瞪大了眼睛凝視著李榮譽弧度完美的唇線,驚愕地追問道:“我說李大主任,你這是要鬧哪樣?如果眼前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我還以為這話是別人說的!既然只有我們倆,就當你在開玩笑嘍。”
  “開你個大頭的玩笑,那天遇見山茶花趴的時候,特地給你制造與秦文璐接觸的機會,關系修復了吧?你小子這眼下給我裝蒜呢?!”李榮譽貌似沒有繼續做科研的意思,而是關心起了周慕白的個人問題。
  聞言,周慕白沉默了許久,整個人的嘚瑟勁兒頃刻消失殆盡。完全一個霜打的茄子一般無精打采。李榮譽見他這副尊榮,頓時搖頭嘆道:“你小子啊可勁兒裝!”
  “這個,真不亂說。我們分手了……”周慕白神色黯然地哀嘆道。
  “你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當初追求人家的時候,什么招數都能使出來。這才幾天,難道真中了那句時髦文藝青年的標語,沒感覺了?我看不像沒感覺的人啊!你小子曾經拿她那么上心的?”李榮譽關心得很是起勁地問道。
  這個一反常態,讓周慕白頃刻無所適從。在他看來,李榮譽很多的時候都是一個少言寡語的酷帥男子,根本就不會如此話嘮。當然了,他問的這些也都是沒問題,但總歸是找不到合適的詞匯來回答他。
  氣氛變得凝滯了起來。
  兩個人都沉默地對視著,好久不再說話。
  李榮譽起初就感覺情況不妙,所以估計用一種調笑的語言來緩解他周慕白的壓力,更希望自己最壞的預期不要成為現實。豈料從周慕白的表現來看,這事兒十有八九真的黃了呢。
  “我能唱首歌嗎?”周慕白這么說開口說的時候,李榮譽差點沒把這家伙當成中二青年文藝瘋子。但頓了頓之后,還是朝他遞了個隨意的眼色,并點了點頭。
  此刻已經華燈初上,很多同事都已經陸續下班。
  從六樓可以鳥瞰到樓下加班后騎著電動車離開的同仁們。
  那行色匆匆的模樣,似乎揣著期待。而他則是慢悠悠地唱著,那份期待已經像是被凍僵了一般,無法動彈。
  不知何時外面飄起了雨,秋雨打在銀杏樹上,樹葉都墜落在地,滿疊成山,也疊成了周慕白的滿腹感傷。接著,他略帶煙熏嗓的樂音在SPECT/CT的機房內響起。
  ……
  突然間我的世界已斷了電
  就這樣再也看不清楚你微笑的臉
  淚水不斷侵蝕著我的心
  就在你消失的那一天
  愛像風箏被風斷了它的線
  再想挽回也只能夠說再見
  那是一個秋天
  離別的秋天
  滿地的落葉里
  有我深深的愛
  說了抱歉
  說了再見
  在心劃過了一道線
  ……
  一首《離別的秋天》,聽得平日里對音樂并沒有多少特別偏好的李榮譽都為之動容不已。
  “小崽,學醫屈才了,可以去做明星。”李榮譽幽幽地嘆道。
  說完之后,再去看周慕白時,發現他早已淚流滿面。
  “外面雨都聽了,學會放生自己。”李榮譽道。
  聽他這么哲理的說辭,周慕白一個勁兒地點頭。
  “放生自己,放生自己……”
  整個夜晚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的周慕白,滿腦子都是李榮譽的這句話。看來他要么不言,只要出口必成哲理了。
  他想從這段情感的掙扎中走出來,按照李榮譽的說法,就是把自己扔進全部的科研忙碌里,睜開眼閉上眼所及之處全是科研的時候,自然會忘掉一切煩憂。若不出意外,這樣的話,事業上也會取得極大的成功。周慕白當即表示,未來的大把時間里,他申請與李榮譽一起加班科研,以為這樣他便會同意。沒想到李榮譽并沒有即刻允諾他,而是勸他好好冷靜幾天,過些日子再決定也不遲。
  他想了一夜,感覺這條路是自己的必由之路,無論是從導師張曉亮來說,還是自己還是一籌莫展的醫療事業來說,都需要一個長期的堅持來完成一次飛躍。想到了這里,他開始拿出紙筆,寫出自己最終的目標以及階段式的規劃。在他看來,只有寫出來才算是有據可循,否則腦海中靈光一現的思緒,都會因為雜事紛擾以及常人慣有的怠惰而煙消云散難覓蹤跡。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