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武煉丹尊 > 第0918章 來歷不明

第0918章 來歷不明


  
      親眼目睹親身父親被轟殺,林婉兒的心境可想而知,她很想哭泣,但她知道比起報仇雪恨而言,哭泣只會顯的她很懦弱。
  
      她狠狠地咬著牙,仔細看她嘴唇的話,就能清楚地看到,一抹猩紅色的鮮血,從她的牙齒根處滲出。
  
      在這一刻,她眼神凄厲、兇狠,怒瞠著蘇凌,聲音陰沉發寒,一字一頓的說道:“我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蘇凌緊蹙著眉頭,那金色猴子直接出手,一棍子砸死林天,這的確是蘇凌始料未及的。畢竟林天好歹也是虛神境強者,在那金色猴子面前,居然是這般不堪以及,簡直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林天被轟殺掉,林婉兒心生怨恨,對蘇凌的怨意可想而知。
  
      不過,蘇凌也能明白林婉兒的對他痛恨,他不禁輕笑幾聲,淡淡地說道:“如果你真有這個實力的話,那你可以試一試。”
  
      蘇凌連段軒轅這等八品陣紋師都能斬殺掉,即使林婉兒陣紋之道也十分強大,蘇凌自然也是無所畏懼的。
  
      對于林婉兒施展陣紋的手段,蘇凌已經是了如指掌,除非是林婉兒動用戰陣,否則絕無可能殺死蘇凌。
  
      這是蘇凌的自信。
  
      林婉兒惡狠狠地咬著牙,原本一雙柔和的美眸,在這時變的兇厲無比,眼睛里更是布滿荊棘般的血絲。
  
      “呵呵,就算我殺不了你,也能用陣法將你困住。在這地獄之中,想要殺你的人簡直不計其數!別忘了,你被兩大圣教懸賞了六株圣藥,兩大圣教的頂級強者,圣教長老,也都在趕來的路上。你以為,你能活著離開地獄嗎?蘇凌,你必須死!你今天必須死!我要用你的鮮血,祭奠我的父親。”
  
      林婉兒冷聲說道。
  
      這時,聚集在林婉兒身后的武者,越來越多,諸多武者的目光,全都緊盯在蘇凌的身體之上。
  
      畢竟,現在的蘇凌,相當于是六株在行走的圣藥。只要能斬殺蘇凌,便可拿著蘇凌的項上人頭,換取六株圣藥。對于普通武者而言,得到六株圣藥的價值,簡直是不可想象,擁有圣藥,提升自身實力,乃至于自身境界修為都能得到很大的提升。
  
      “終于找到他了嗎?這該死的小雜種,居然還不逃跑,真是不知死活!”
  
      “是啊!這里有如此之多的武者,他絕對是插翅難逃。”
  
      “不過這家伙實力很強,在進入地獄之前,又轟殺掉段軒轅。想要殺他,也絕非易事。”
  
      “不錯,我們先聯手斬殺他,之后再看誰的實力最強,誰再去取下他的項上人頭換取六株圣藥。”
  
      “如此甚好!”
  
      諸多武者目光灼熱,對他們而言,眼前的蘇凌,絲毫不具備還手的可能性,就算蘇凌實力再強大,又能如何?
  
      在這里已經聚集了數百位武者,蘇凌不過只是地至尊三重罷了,但在這里天至尊武者可以說是隨處可見。蘇凌再強,終究是雙拳難敵四手,到最后,蘇凌依舊要敗!
  
      蘇凌感知力很強大,對于四周武者氣勢的不斷增強,他很清楚的察覺到。其中有幾位強大的武者,更是吸引到蘇凌的注意力。
  
      “這些武者都很不凡,要盡可能避戰!”
  
      蘇凌緊蹙著眉頭,諸多武者對他的項上人頭,完全是虎視眈眈,畢竟這可是價值六株圣藥的人頭。
  
      內心里思考著這些,蘇凌目光頓時一沉,直接朝著身后形狀如同五指一般的青銅宮殿之中沖去。
  
      “這宮殿被加持封印陣法,以我的手段,只要可以發動青銅宮殿之中的陣法,就無一人可以奈我何!”
  
      蘇凌擁有著戰皇的全部傳承,因此,雖然他的靈魂力不夠強大,但他對于陣紋之道的頓悟、了解,卻并非普通的陣紋師所能相提并論。甚至于說,即便是段軒轅、林婉兒之流,對陣紋之道的理解,也未必能和他相比。
  
      蘇凌自信,只要他可以進入青銅宮殿當中,依仗著自身對于陣紋的理解,發動封存在青銅宮殿中的陣法,他絕對可以全身而退,離開這里。畢竟,在這青銅宮殿當中的陣法,連金色猴子那等霸道無敵的強者都能困住。更遑論是這些來追殺蘇凌的武者呢!
  
      進入青銅宮殿后,依仗著星辰步,蘇凌飛快地游走在整座青銅宮殿當中,試圖揣摩觀測這里的陣紋。
  
      要想發動整個陣法,那就必須看透陣紋的含義。
  
      林婉兒等人,見蘇凌沖進青銅宮殿當中,全都頓時一愣,心中發顫。
  
      蘇凌這么做難道不是自尋死路嗎?要知道,這青銅宮殿,只有一處出口,蘇凌進入青銅宮殿當中,無疑就是甕中之鱉,再想活著離開這座宮殿,簡直難如登天。
  
      “分明知道這座青銅宮殿只有一個出口,這蘇凌,還非要進入青銅宮殿當中,難道這里有詐嗎?”
  
      突然間,有武者頓時間驚醒,蘇凌的表現確實讓人太過意外,在這里可是有著數百位想要殺他的武者,他不直接遁逃也就罷了,居然還直接闖進那青銅宮殿當中,這難道不是找死嗎?
  
      “這宮殿當中,必然有詐!”
  
      有武者緊蹙著眉頭,神情嚴肅無比,很認真的說道:“你們看,在這座宮殿之上,可是鐫刻著無數的陣紋。那家伙,可是連段軒轅施展的戰陣都能破開的人,一定知道這宮殿上的陣紋究竟代表著什么。貿然跟他進入這宮殿,我們才是真正的自投羅網!”
  
      “是啊!這密密麻麻的陣紋,太過不凡了,含蘊著十分強大的力量。剛才那金色猴子明顯就是從這宮殿中走出的,誰能保證進入這宮殿后,不會再遇到像那猴子一樣強大的生命體呢?”
  
      “不錯。但是,難道我們只能在這里坐以待斃嗎?等著蘇凌出來送死!”
  
      毋庸置疑,在這一刻,諸多武者,全都在糾結、遲疑,畢竟只要斬殺蘇凌,就能得到六株圣藥。
  
      但現在,蘇凌當著諸多武者的面,自行進入青銅宮殿中,明顯是故意為之,很可能在這宮殿中早就布下天羅地網,就等著他們自投羅網,進去送死。
  
      這讓他們糾結不已。
  
      如果不進入這宮殿,那就只能在這里等候蘇凌出來。但誰能知道,蘇凌是猴年馬月從宮殿中走出來呢?他們進地獄當中,可不僅僅是為斬殺蘇凌,繁世將至,大機緣降臨,地獄之門打開,無疑在這地獄中,一定有著大機緣。如果將時間浪費在這里,那無疑會錯失尋找大機緣的絕佳機會。
  
      “可惡啊!如果有人能先行進入宮殿探路就好了。”
  
      有武者抱怨道。
  
      “是啊!只要能有人打頭陣,那我等就敢緊隨其后,一同進入宮殿中,到那時,勢必可以來一個甕中捉鱉,將蘇凌直接斬殺掉。”
  
      有武者頓時點頭,頗有感慨,直接說道。
  
      “我先進去吧!”
  
      就在諸多武者,激烈地爭辯,由誰先進入青銅宮殿中探路時,突然一道無比輕柔的聲音響起。
  
      眾人全都頓時一愣,不約而同,將目光看向那說話之人,正是林婉兒無疑!
  
      “我父親慘死在那金猴手中,這一切都是蘇凌唆使的。我一定要讓蘇凌付出血的代價,讓蘇凌死無葬身之地。只要諸多能答應我,無論如何都要斬殺蘇凌,那我就愿意先行進入這宮殿,為諸位來打頭陣。”
  
      林婉兒注視著諸多武者,直接開口道。
  
      “好!”
  
      諸多武者直接應道:“我等一定竭盡全力,助你斬殺蘇凌。”
  
      “嗯。”
  
      林婉兒漠然,點了點頭,隨后,毅然決然毫不猶豫的走進那青銅宮殿中。
  
      有林婉兒打頭陣,其他武者,雖然還是有些忌憚青銅宮殿的不凡,但至少內心里已經有一個保障,還是大膽的跟上去,一同進入青銅宮殿。
  
      冷冰寒、獨孤宇陽二人牽著蘇帝,還有紫藍兒,也都來到青銅宮殿的前方。
  
      獨孤宇陽修煉了殘缺的無敵法天命神算,擁有著卜算的力量,但即使如此,當他看到這座青銅宮殿時,一時之間,也是看不穿這青銅宮殿的來歷。而剛才,看到那一只金色猴子時,他更是心神劇顫。
  
      因為,獨孤宇陽卜算一卦,根本就看不出那金色猴子的命途,甚至是連其來歷都看不明白。
  
      這種情況,獨孤宇陽僅僅是在蘇帝的身上出現過。不過,獨孤宇陽很清楚,蘇帝的來歷很不簡單,使用天命神算,無法看穿蘇帝的來歷,倒也是情有可原。但那金色猴子,又是怎么回事?
  
      獨孤宇陽內心里有著很多困惑,而這一切問題的答案,只有進入這座青銅宮殿才能得到。
  
      “走吧!進入看看。那猴子,很不凡,甚至比我師尊還要強大。他的來歷,應該和蘇帝差不多。”
  
      冷冰寒緊蹙著眉頭,她是不周山圣女,而她的師尊便是不周山宮殿的師碧瑤宮主,力量超凡入圣,冷冰寒很清楚她的師尊究竟有多強大,但即使如此,她還是認定,她的師尊不及那只猴子強大。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