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春風化雨 > 第十八章 決定

第十八章 決定


  國風抱著安娜來到了一家面包店,年紀尚小的安娜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種類的面包,開心得睜圓了眼睛。
  “師傅,我想要這個,這個,哦,還有這個,我都要了。”國風指著柜臺里的面包,對售貨員說,“多少錢?”
  “媽媽,面包貴,不買。”安娜仰起頭來看著國風,怯怯地道。在她的意識里,因為奶奶的一句話,已經深深地種下了媽媽買不起面包的種子。國風輕輕地摸了摸安娜的頭,用盡口袋里所有的錢,給安娜買了面包。
  站在面包店門口,安娜像捧著珍寶一般,吃得開心又驚喜。
  “好吃嗎?”國風問。
  “好吃!”安娜大口吃著,拿起面包遞到了國風的嘴邊,“媽媽吃。”
  “安娜吃,媽媽不吃,”國風笑著搖頭,她彎下身來,充滿憐惜地對安娜說,“安娜啊,只要你好好努力學習,考上大學,將來想吃什么樣的面包你就能吃到,世界上所有的好吃的好玩的你都會得到。”
  小安娜的臉蛋上沾的全都是面包屑,她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又仰著小腦袋問道:“媽媽,怎么樣才能學習好啊?”
  國風看著安娜,伸手緊緊地將抱住了,哽咽地說道:“寶貝,媽媽一定努力,讓你上最好的學校,住最好的房子,吃最好的面包。”
  “媽媽?”安娜奇怪地問,“你為什么哭了?”
  國風急忙擦拭掉眼淚,笑著回答道:“媽媽沒哭,剛剛是沙子進眼睛里邊了……”
  安娜疑惑地看了媽媽一會兒,然后伸出小小的手,輕輕地替國風擦去了眼角的淚。
  ***
  “權子,”國風望著劉治權,一臉嚴肅地說道:“我打算辭職了。”
  “啥?”劉治權聞言大吃一驚,他難以置信地盯著國風,問,“為啥啊?”
  國風嘆了口氣,回答道:“就憑咱們兩個每個月掙的那點工資,啥時候能把給爸看病借的錢還上啊?”
  “嗐,就為這啊!”劉治權松了一口氣,他攬住國風的肩膀,勸慰,“這個不用著急還,我堂哥說了,錢一時半會兒他用不上。”
  國風搖了搖頭:“人家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他們不急我急呀!再說了我爸要是再倒下一次呢?還有我媽,還你爸媽呢?他們以后要要是有個病有個災的咋辦,還去跟人借錢嗎?”
  劉治權原本輕松的面色,在聽聞國風的話之后,也變得凝重了起來。國風繼續道:“再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希望安娜以后能得到最好的教育,無憂無愁的成長。我再也不想她因為一塊面包哭了……”
  劉治權緊緊地將國風攬在懷里,他沉默了許久之后,鄭重地說道:“媳婦兒,你放心,我辭職出去找事做,柱子他們跑長途送貨,一個月也能賺得不少。我一定不會讓你為錢發愁!”
  “不行,”國風掙開劉治權的擁抱,道,“你工作穩定還不累,工資待遇也高,你得好好上班,我出去創業。萬一我要是干不好,還得指著你養家糊口呢。”
  劉治權動容地看著國風,他的妻子,總是既果斷又堅定,這正是他最愛她的一點。
  “媳婦兒,我支持你,但是你想好要干什么了嗎?”劉治權問。
  國風點了點頭,道:“我想好了,我要兌一個攤位,賣肉制品加工。”
  一起生活了這么多年,劉治權了解國風,她要做的事情,一般都經過深思熟慮,而他要做的,就是支持。
  “你覺得行就行媳婦兒,”劉治權贊同道,“不過,兌一個攤位得多錢?”
  提到錢,國風便略略地遲疑了一下:“我打聽了一下,兌個攤位加上進貨錢得1萬多吧。”
  “一萬?!”
  劉治權當時就傻眼了:“媳婦兒,咱上哪弄那么多錢去啊?你剛才也說了,咱們連爸的醫藥費都還不上……”
  國風直視著劉治權,認真地說道:“權子,咱們把房子賣了吧……”
  ***
  國雨終于有了地方落腳,也有了一份工作,對此,他高興得很。
  此時他正跟倉庫管理員老范在庫房二樓一起吃著飯,老范,正是在他初來深圳,遇到黑心房東后,那個好心給他指路的中年男人。
  國雨感激地對老范說道:“范叔,謝謝你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我一把。”
  老范擺了擺手,笑道:“其實我也沒做啥,你因為你人實在又機靈,經理才會用你的。”
  “那不一樣,”國雨搖著頭說道,“要不是你幫著我說好話,我也不能這么容易就能上班。”
  說罷,又拍著胸脯,鄭重其事地道:“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范叔,有朝一日我賺了大錢,一定好好報答你。”
  “哈哈,好小子,我等著你發財!”老范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樓下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地敲門聲。國雨起身,對老范道:“范叔,你先吃著,我下去看看去。”
  說完,便跑下樓去。
  “誰啊?”國雨問著,打開了門,門還沒完全打開,一個穿著極其講究的男子便闖了起來。他連看都不看國雨,急急火火地就往倉庫里面走,國雨一把將男子抓住,揚道:“哎哎哎,你是干啥的啊?這里是庫房重地,外人不能輕易進入。趕緊走!”
  “我是干啥的?”男子推開國雨,憤然道,“你不知道我是誰?趕緊走開,我有急事。”
  說罷,又要往庫房里沖。國雨上前伸出雙臂,攔在了男人面前:“我管你誰呢?!這里我說的算,你是誰都不好使。我告訴你,你再要往里進,別怪我不客氣!”
  “你說了算?”男人顯然沒有這個耐心跟國雨多話,他煩躁地拂開了國雨,“老范呢?老范!”
  男子便一邊呼喊著老范,一邊往里走。國雨見這男人連話也說不通,頓時火大。
  “嘿呀,挺橫啊你!小橷,我看你真是欠揍!”國雨怒氣沖沖地沖上去,猛地揪住了男子的衣襟。
  “你給我放開!”男人用力掙扎,國雨卻緊揪不放,就在這爭執不下之時,老范急匆匆跑過來,見此情形,老范被嚇得臉都變了顏色。慌忙上前拉住了國雨,道:“國雨,趕緊放手!這是咱們老板!”
  老板?
  這人真是老板?
  國雨愣住了,急忙松開了手,一臉尷尬地替老板彈著已經被他抓皺的衣服,道歉:“對不住,老板,我不知道你……”
  “哎,行了行了!”老板一把推開國雨,急得一張臉都漲得通紅,“我要上廁所!”
  說罷,一溜煙地跑進了庫房的廁所。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