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不負韶光 > 第88章 打破這拘束!

第88章 打破這拘束!


  “舞臺呼喚活力的舞步,期待打破拘束的力量,可否沖出壓力與局限的樊籠,贏得由心的喝彩與掌聲?”——卷首詩
  夏棘青被兩個纖柔、熱情的禮儀人員硬給拉著、推著跳上了舞臺。看懂了主持人得意中尷尬求助的意思,年輕僑眷皺了皺眉峰,無奈挑了嘴角,將外套脫下、拋給禮儀——行吧,就沖大年初五,商業與顧客都圖個發財吉利的意思,就幫個場跳一段,反正舞蹈又難不住自己!
  臺下觀眾見挺撥、帥挺的身姿幾步站在了臺中央,有人發出了噓聲或掌聲。夏棘青接了主持人遞過的最后一個面具,直接在臺上戴好,放縱耍酷賣帥的勁頭兒,帶嗨了臺下年輕的姑娘與小伙們,朝臺上連呼喊帶喝彩的。
  預備的音樂響起,另外七個帶了不同面具、掛上號牌的選手魚貫上場,自由選擇組合。
  為了渲染喜慶的商業氣氛,那串燒背景音樂旋律明快、節奏強勁。兩位銀發老者攜手、相擁,已擺出漂亮國標的起勢;身形瘦削、行動爽利的小伙子,被栗色卷發的姑娘主動邀請,用呼應的舞步蹦在一起;另兩位看不清形容、衣著時尚的女孩兒略有遲疑,選擇搭伴;只剩了一個換上少數民族長裙、雙手相握的女孩兒,在并不合宜的旋律中不知所措。
  夏棘青皺眉!——就這女孩兒身上的氣質,怎能主動報名、參加時尚商業中的舞蹈競技?除非有特設的舞蹈專場,附以相應的音樂與背景,否則未經改造與融合時尚的原始民族舞蹈純一、質樸,在喧嚷熱鬧的氛圍中,很難顯出優勢,還不如直接去大街的人群中跳起來,還能展現一份風情與魅力!
  可眼前臺上只剩了他與那丫頭,那盡顯酷、帥、狂、霸、拽的爵士舞蹈,該怎么去和她的民族舞匹配?
  臺上,主持人還在用火熱動情的言語煽風點火,號召臺下越發擁擠的觀眾起勢叫好。夏棘青感覺自己實在被這家伙套路了,很想跳下臺、一溜了事!
  可被孤立的女孩兒被尷尬、緊張弄暈了腦袋,竟主動朝他走近了兩步。夏棘青驚訝,壓了誹議打量,竟看見那面具后方,一雙清澈的眼睛正努力大睜著,似乎懇求自己一樣?
  環顧已然進入狀態的三對組合,夏棘青無奈半歪了腦袋,低低噓了聲口哨,決定:不論這場舞蹈的好壞,就陪七位舞伴,完成這次娛樂競技,就算……為他暫時放棄了“花樣共享時”的休閑娛樂版塊,道個歉吧!
  人群后方,被閨蜜拖來看熱鬧的饒琳娜,忽然瞇了瞇漂亮的杏眼:那臺上的兩人,身形、動作莫名的熟悉,最后形成的組合,莫名勾出她心底隱隱擔憂。
  連夜乘坐紅眼班機趕回國內,她不過是為了趕在越來越為市民重視的大年初五,向全體“花樣共享時”的擁躉問好,并推動博客中第一次休閑娛樂競猜,以便為辛苦打拼三年有余的網站與博客再爭一份市場熱度與客戶的好感。
  發帖、與粉絲互動時,只有她知道心中的孤寂——以前,所有重點項目都是她與夏棘青一起策劃、落實,可今天,那在自己心中刻下深深印象的男人,正站在商廈的休閑娛樂上,不自覺地柔情流露、要拉起另一個女孩兒的手。
  夏棘青禮儀地向舞伴伸出了手,卻等不到她的回應,只能玩笑般鼓勵與提示著:“想要新年開門紅,不打破拘束,咱倆怎么拿大獎?”
  “忽悠”著同事們打破拘束,爭取新年開門大吉的還有項葵生。
  大年初五的一上午,他倒是安安穩穩坐在了自己的辦公室,沒出房門。
  可被他請到辦公室“加班”的四個居民區的負責人,感覺比在居民區里走訪、慰問、處理居民事項還要累——整整三個小時啊,這位笑面呵呵的街道辦事處書記,那濤濤不絕的分享與鼓勵就沒停過!這場具有典型意義的“頭腦風暴”比大學里的名家課堂、企業里的拓展培訓還要倍加消耗腦細胞!
  “書記,我真的是想不出了!”怡一苑的居委會負責人葛櫻娟在告饒。
  “讓我看看,你提了幾條工作想法?一、二、三……九、十,嗯,十條,達標了,那你先休息休息吧。”項葵生點著自己筆記本上的記錄,回頭又盯緊錢建峰,“你今天明顯沒發揮出實力,怎么還能比櫻鵑少兩條呢,開動腦筋,再想想!”
  錢建峰幾乎把自己的板寸短發都撓斷了,抗議:“我說書記,您這是‘黃世仁逼債’的做法啊!我手里就這么幾個小兵,再加十幾個老弱半撐半靠著我做‘民兵’,您不僅要求我三個月帶出兩個有發展潛力的社區工作骨干,以備調到新小區的居委會,而且讓我開出十項新年工作的創新‘菜單’,這不為難人嘛?八條不錯了,就算把我榨干,我也提不出了!”
  “呵——難得,建峰今天能和我訴苦經啊?”項葵生從口袋里摸出包軟中華,扔給他,“自己抽,想抽幾根抽幾根,再多開動開動腦筋,我不相信你已經被‘榨干’了!”
  葛櫻鵑和其他兩位居委負責人哭笑不得,“書記,您忘啦,室內禁煙?您這是帶頭違反規定!”
  “嗯?”項葵生眨了眨自己的一雙小眼睛,“不管了,今天還在春節長假里,咱們還沒進入正式工作狀態,所以,今天這是‘家人’相聚,在家不用禁煙!”
  “有您這樣的歪理?”錢建峰是真的沒折了,心里罵著項葵生老奸巨滑,手上無奈去摸了根煙,看看身邊三位女性“戰友”,起身走到窗邊去吸煙,用“尼古丁有毒”來激勵自己盡快想出創新辦法。
  “那,你們兩個呢?一個只說了六條,另一個只說了五條,差太多了!再想,想不夠,今天中午,大家就一起陪你倆餓著!”項葵生笑瞇瞇地,盯上另兩位居委負責人。
  可憐兩人在挺暖和的空調下,卻如同寒蟬一樣苦惱,“書記,您看咱們新城的資源,前無幾家店,后無一個廠,內無年輕人,外無支援力。為了認認真真做好居委會‘一畝三分地’的各條線工作,我們帶著老的、小的耗盡了力氣,還能怎么創新嘛?”
  項葵生將小眼睛更笑瞇成一條縫,簡直象聊齋中的老狐貍精一樣!“東江新城再怎么地,也在國際都市東江市的懷抱中,說沒資源,那是心態消極,自己拘束著自己,不愿意做從井里蹦出來的青蛙!”
  雅二苑居委負責人賈斌輝一向直爽,索性咬了牙要求,“書記,您別怨我小氣,雅一、雅二苑可都是經適房小區,入戶率高、入住率高、居民人數多,服務難度不小!我和錢哥好容易才把小區的居委隊伍建起來,剛拉上軌,您怎么還要一抽抽兩個呢?能不能給我多留一個?您向區府提點建議,想辦法從其他街、鎮、鄉調幾個人過來,不行嗎?”
  這話,讓項葵生更加嫌棄得不要不要的:“我說現在都什么時代了?不說咱市里、區里的新聞、會議上一直提‘資源共享’‘互惠互利’,就是平時上網,也有很多這樣的倡議,對吧?噢,自己家里有了點資本就緊緊攥著,看鄰居餓死也不伸個手,那也太冷血了!”
  “我們怎么就還冷血了?虧我們為新城居民忙進忙出,差點忘掉家里孩子上幾年級了!”錢建峰也趕過來幫著喊冤。
  “建峰啊!我的兄弟姐妹噢!”項葵生站起來,摟著他的肩膀,使勁地晃,“這份思想上的拘束,你們一定得想辦法打破啊,不然,東江新城這么特殊的住居結構、這么大的服務體量,你們不能當一個大家庭來相互服務、創新服務,而當山一樣的任務苦苦背著,只怕會越來越累,越來越被動啊!”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