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流金瓷韻 > 第64章 改變主意

第64章 改變主意


  為什么不用唐修景?張放在心里冷哼。要怪,就怪他生在唐家,是唐守業的兒子。如果是其他任何人的兒子,自己都不會這么一次次地拒絕他。
  張放心里很是糾結。他這輩子,最恨的人就是唐守業。可是,唐守業的這個兒子,很是爭氣。不但鋦瓷方面很有天賦,就是人品,也讓他不得不在心里點贊。
  張放心里一邊欣賞著唐修景的天賦和人品,一邊又忌妒著唐守業有著這么好的一個兒子。
  “大伯,你也知道,唐修景很有能力,是吧?”張雅蝶站起來,拿起酒瓶,往張放的酒杯倒酒。
  張雅蝶見大伯沉著臉不說話。她嘆了口氣,道:“大伯,難道你忘了,這次是你在媒體面前親口承諾的,要給大家一個全新的感受。你如果失信于大眾,可能影響會更大。那我們之前所做的努力,不都白費了嗎?”
  張放見侄女拿出采訪時說的話來提醒自己,突然有種感覺,自己是不是被這個侄女算計了。她是不是借著媒體的力量,讓自己騎虎難下,逼自己同意唐修景進入博物館。
  張放的目光停留在侄女的臉上,總感覺侄女此時的表情,有點高深莫測。
  “雅蝶,你向我提出找媒體說明情況,目的只是為了我好?”張放在腦中分析之后,總覺得這中間有點不對勁。
  姚秀英見張放這樣懷疑女兒,臉色沉了沉,說:“大哥,雅蝶不為你好,難道她想你丟掉館長的職位不成?”
  張棹見妻子生氣,忙笑著說:“哎呀,菜都快涼了。來,吃菜,喝酒。工作上的事,一會我們慢慢聊。”
  一頓飯,在并不和諧的氛圍中結束。
  ……
  張雅蝶泡好了茶,放到張放與蔣燕面前的桌上,然后坐到張放對面,說:“大伯,唐修景真的是個人才。多一個人幫你,不好嗎?”
  張放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搭在桌上,并不答話。
  “老張,既然這個唐修景這么厲害,你就讓他幫幫你啊。”蔣燕也奇怪,為什么雅蝶說的這個人,張放就是不愿意用。
  “工作上的事,你不用管。我自有分寸。”張放睨了眼蔣燕,說。
  “是。你有分寸。”蔣燕見張放當著張雅蝶的面,這樣說自己,也來了氣,說:“你這個人,怎么這么固執?當初我說我去找找關系,把展出往后延。你說不用。事實怎么樣,剛展出半天就閉館,還差點丟了職務。”
  蔣燕見張放臉色不好,放軟了口氣,繼續說:“現在,雅蝶說有人可以幫到你,可以讓瓷器按時修復完成,你怎么就不同意呢?難道你真的想丟了職位才開心?”
  “你?這些話,非要當著孩子的面說嗎?”張放見蔣燕擠兌自己,不悅地說。
  蔣燕的眼眶紅了起來。她生氣地站起來,瞪了張放一眼,離開客廳去廚房。
  張放煩悶地站起來,把雙手背在身后,在客廳來回踱步。他心里清楚,自己這么固執地不用唐修景,是因為心里的坎還沒有過去。可是,因為自己的固執,影響到前途,這值得嗎?
  “大伯,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元旦能順利展出。”張雅蝶的目光跟隨著張放,繼續說:“只有展出順利了,你的職位才能保住。”
  “是呀,大哥,雅蝶說那個同學能幫到你,你不如就給他一個機會吧。”張棹從廚房出來,把手里剛剛洗好的水果放到桌上,繼續說:“我覺得,你可能在某些方面對雅蝶那個同學有偏見。現在是非常時期,你應該以大局為重,先把眼前的難關渡過去再說。”
  張棹說完,就聽到姚秀英喊他,又轉身去了廚房。
  張放想到趙禮曾經和他說過,唐修景現在,不論從速度,或是技術上,整個修復組都無人能比。如果,讓他再次進入博物館,他一定會很賣力地干活。只是,就這么輕易地答應了,心里似乎又有點不甘。
  張雅蝶見大伯一直沉思不語,想到趙禮曾經和她說過的事,心里更是為唐修景感到不平。
  “大伯,如果不是唐修景想出用臨時工來核對瓷片,然后讓趙叔給你提建議,現在的修復速度怎么可能這么快?這么有能力的人想要幫你,換作別人,高興都來不及。”
  張雅蝶這話一出,張放吃驚地看向侄女。因為他在采訪中說,這個改進的方案,是他想的。
  張放沒想到,張雅蝶知道這事。也沒想到她會當著他的面說出來。他感覺他在侄女面前豎立的高大形象,瞬間坍塌。
  “雅蝶,這是誰說的?”張放沉聲問。
  “大伯,誰說的重要嗎?”張雅蝶嘆了口氣,說:“現在的重點是,唐修景可以幫到你,可以讓瓷器的修復進度加快,可以讓元旦的展出不出問題,你的職位不受影響。”
  “唐修景究竟給了你什么好處,要讓你這么為他說話?”張放不明白地看向侄女。
  “他沒有給我好處。”張雅蝶搖頭,說:“他是個有理想,有能力的人。我不想看到他的理想不能實現。還有,我知道,他的手藝可以幫到你。”
  張放見侄女三番五次幫唐修景說情。心里雖然很不高興,但是為了挽回他在侄女心中的形象,也為了元旦展出不出問題,他決定先放下和唐守業的恩怨,給唐修景一個機會。
  “要我給他機會,也可以。”張放沉吟道。
  張雅蝶聽到大伯改變了想法,笑問:“真的嗎?”
  張放從桌上拿起香煙,抽出一支點著,吸了一口。
  唐修景不是想進博物館嗎?他不是很有天賦嗎?那就讓他進來。但是,博物館也不是那么好進的。
  張放點頭,說:“要我給他機會,他必須接受考核。”
  “什么考核?”張雅蝶隱去笑臉。
  “唐修景現在的技術,連趙叔都在夸贊,還要考核他什么?”張雅蝶不明白地問。
  張放又吸了口香煙,好半天,才吐出煙霧。他的臉掩映在里面,目光看向那只花瓶,讓張雅蝶猜不透他現在到底在想什么。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