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流金瓷韻 > 第57章 傻人

第57章 傻人


  張放看著眼前衰老卑微的唐守業,仰頭哈哈笑了起來。原來,這么多年,恨了這么久的那個人,一直過得不如他。這讓他感到與這種失敗的人較量,真的很失身份。
  唐守業年輕時有才華又怎么樣?師傅一直看重他又怎么樣?到最后,還不是要像現在這樣,苦苦地哀求自己,讓自己放過他的兒子?
  “唐守業,你也有今天?”張放收起笑容,挑眉道:“我用不著為難你兒子。我不讓他到博物館,是因為,我不想再見到和你有關的人。”
  張放走到唐守業跟前,用手點了點他的胸膛,說:“記住,以后,你們父子離我遠遠的。我不想再看到你們。”
  唐守業看著張放,嘴巴張了張,終究沒有把心里的話全部說出來。
  “只要這樣,你就可以放過修景?”唐守業問道。
  “你現在有能力和我談條件嗎?”張放斜睨了下唐守業。
  唐守業愣了愣,點頭自嘲道:“是啊。我現在,是沒有這個能力。”說完,唐守業又看了張放一眼,走出張放的辦公室。
  張放看著唐守業失落的背影,嘴角露出一絲得勝的微笑。這就是他這么多年來想要的。他就是想看到唐守業這種失敗的模樣,看唐守業在他的面前灰頭土臉。
  張放吐出一大口氣,感覺胸腔里前所未有的舒暢。他拿起公文包,在唐守業已經離開后,也出了辦公室。
  張放走出行政樓的大門時,卻看到唐守業并沒有離開。
  “唐守業,你還有話要說?”張放沉聲問。
  唐守業抬眼看向張放。好半天,他嘆了口氣,搖頭,離開博物館。
  張放見唐守業越走越遠,最終消失在他的視線中。他抬頭看了看快要黑的天色,嘴角揚起。
  ……
  “唐修景,你老實交待,為什么要偷偷進入博物館?”審訊室里,年紀輕的警務人員問道。
  唐修景平靜地看了桌子對面的警務人員,說:“我是個瓷器修復師。聽說博物館的任務緊,過去幫忙。”
  桌子對面的兩位警務人員對望一眼,并不相信唐修景的說辭。
  “博物館的任務緊,聽說也在招聘人手,你怎么不走正常途徑,去應聘?”年長的警務人員問。
  “我試了很多次,但是他們不用我。”唐修景輕輕搖了搖頭,繼續說:“因為我以前修復瓷器時,犯過錯。他們不愿意再聘請我。”
  “所以,你就偷偷地進去?”年輕警務人員問道。
  “我真的只是想去幫他們。沒有其他想法。”唐修景看向年輕警務人員,說:“瓷器的丟失,和我沒有關系。”
  “有沒有關系,你說了不算。我們講的是證據。”年輕警務人員邊記錄著唐修景的證詞,邊說。
  “證據?”唐修景想到,博物館到處都是監控,他們只要調出來看看,不就可以清楚了嗎?怎么還會懷疑到自己?
  “你們可以調監控的。”唐修景看向兩位警務人員,提醒道。
  年輕警務人員正想開口說話,審訊室的門被人打開。那個人走到年長的警務人員跟前,在他的耳邊輕聲說了什么。年長的警務人員看了唐修景一眼,向著來人點了點頭。
  待到那人離開,年長的警務人員對唐修景說:“你可以回家了。”
  唐修景和那個年輕的警務人員都很意外地看向年長的警務人員。
  “劉隊,怎么回事呀?”年輕警務人員不解地問道。
  “小王,瓷器沒有丟。”劉隊說完,轉向唐修景說:“走,到辦公室去吧。”
  唐修景疑惑地跟在劉隊身后,到了警隊的辦公室。
  “修景,你受委屈了。”坐在警隊辦公室里的趙禮,看到唐修景被帶出來,連忙站起來,迎了上去。
  “趙組長?”唐修景看到趙禮的瞬間,眼眶紅了起來。
  “唉,都怪我。”趙禮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頭,懊惱地說:“你離開館里后,我接到電話,家里出了點事。于是,就把你離開前修復的瓷器放進了保險柜。誰知道,這一放,就耽誤了還庫的時間,被庫房的人誤會丟失了。”
  “他們可以打電話問你的呀。”唐修景不明白,這么簡單的事,怎么會鬧的這么大,還驚動了警務人員。
  “我當時聽說家里出事時,太著急,不知道在哪把手機弄丟了。”趙禮從口袋拿出一個新手機,說:“這不,我重新又買了一個。”
  “就算趙組長不來說明情況,你也不會有事。”劉隊說。
  “劉隊,找到證據,可以證明唐修景的清白了?”小王在一旁問。
  劉隊點了點頭,說:“我們的人調了監控。已經證實了趙組長說的,都是實情。這只是一個誤會。”
  唐修景心里有疑惑。瓷器丟了,在沒有聯系到趙禮問清楚的情況下,就直接報警處理,這是明擺著要讓他吃點苦頭。
  “唐修景,你在這里簽個字,就可以走了。”劉隊指了指辦案記錄,說道。
  看著唐修景簽完字,和趙禮離開的背影,劉隊搖頭自語:“這年頭,還真有這種傻人。不要一分錢,還幫人家干活。”
  ……
  “修景,你沒事吧?”唐守業看到唐修景進門,拉住他的手,從上到下地看了,確認過沒有大礙后,才舒出一口氣。
  “爸,我沒事。”唐修景見唐守業這樣問,心里明白,父親已經知道了自己的事。
  “趙組長給我作了證。瓷器沒有丟,是他收進保險柜了。”
  “沒事就好。”唐守業露出笑容,不住地點頭并用手擦拭著眼睛。
  “爸,我不能再去博物館幫忙了。”唐修景有點失落地說:“我不明白,張館長為什么就不能給我個機會?”
  唐守業看著兒子,心里當然知道張放為什么會這樣待他。好半天,他嘆了口氣,安慰道:“修景,世上的路千萬條,你不一定非得走這一條。既然他們不要你,在民間,你一樣可以出人頭地。”
  唐修景看向父親,想著他最后因為生活所迫選擇了轉行,心里有著不確定。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