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流金瓷韻 > 第41章 最適合的

第41章 最適合的


  老吳見唐守業父子的表情,手往腦袋上摸了摸,臉上露出得意之色,笑著說:“怎么樣?是件寶貝吧?”
  唐守業拿著瓷片端祥,說:“老吳,這瓷枕好像有些年頭了。”
  老吳拿起一塊瓷片,說:“是啊。根據我做仿古瓷器這些年的經驗,這個瓷枕,應該不少年了。”
  “你想讓修景如何修復這只瓷枕?”唐守業問。
  老吳放下手中的瓷片,和唐守業父子回到餐桌前坐下,說:“用什么方法修復,我不是太懂。不過,來這之前,我就想好了。”老吳的手在空中劃了一下,繼續說:“我想在這瓷枕黏合的裂縫處用鋦釘或金粉做些修飾。”
  唐修景聽老吳這么說,轉頭看了眼茶幾上的瓷片,輕皺起眉頭,說:“吳叔,這瓷枕,如果用鋦釘或金粉修飾,可能會影響它原有的美觀與價值。”
  “這個嘛,我也想過。”老吳沉思著點了點頭,說:“可是一點修飾都沒有,這瓷枕上的裂縫會顯得更難看。我就是放在店里賣,也賣不上價錢。”
  老吳繼續說:“現在的人講究在破損的地方,弄些修飾。你就按我說的,在裂縫的地方,做幾個花釘,或是涂些金粉之類的。總之,怎么看著好看,怎么弄。”
  唐修景聽老吳這么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和他解釋,這種有些年頭的瓷器與普通瓷器之間修復的區別。
  這段時間,唐修景跟著鄭老學習鋦瓷手藝,已經知道自己過去追求的過度修飾,其實并不適合每一件瓷器。
  修復瓷器首先要分辨瓷器的年代、胎質,還有就是瓷器損壞之前的形態、用途。這些都要在心里有個譜,才能確定用什么樣的方法修復。這樣一器一譜修復出來,才能在不改變瓷器原有韻味的同時,提高瓷器的價值。
  特別是有些年份的瓷器,最好的修復就是還原它原來的形態。
  老吳拿來的瓷枕,原有的花紋已經很精美,根本沒必要過度修飾。如果過度修飾,反而會給人一種畫蛇添足的感覺,這只瓷枕的價值就打折了。
  “吳叔,你擔心的是這個吧,是怕修復后的裂紋影響瓷枕的美觀?”唐修景問道。
  “老吳啊,只把瓷枕上原有的圖案復原,要比添加其他的修飾好得多。”唐守業看了兒子一眼,指著瓷枕的瓷片對老吳說道。
  “這個,能修復成原來的樣子?不會讓人看到有裂痕?”老吳似乎明白了這父子倆的意見。
  “老吳,這只瓷枕原有的圖案已經很精美。如果再另外添加一些修飾,對它的韻味及價值,可要大打折扣了。”唐守業端起酒杯,向著老吳抬了抬。
  老吳與唐守業碰了杯,把酒喝下去后,說:“好,聽你的。畢竟你干這行這么多年了,比我要懂得多。”
  “修景,你真的能把這瓷枕恢復成原樣,看不出裂痕來?”老吳不放心地再次問道。
  唐修景笑笑地,說:“吳叔,這個修復的時間比較慢。你可能要等一段時間才能看到成品了。”
  “這個,不急。只要能修復到我滿意,一切都好說。”老吳笑呵呵地點頭。
  ……
  老吳離開唐家,時間已經很晚。
  唐修景走進工作室,關上了門,拿著瓷枕的瓷片找碴。這是他學鋦瓷以來,瓷片最多的一次修復。正在他專心找碴,為瓷片編號時,聽到敲門的聲音。
  唐修景的心思都在瓷片上,也不去管是誰在敲門。這個時間,找父親來聊天的人,經常會有。
  “唐修景。”熟悉的聲音在工作室門口響起,隨即,張雅蝶推開了門,說:“我有個急事,要請你幫忙。”
  唐修景沒想到來的人是張雅蝶,就放下手中的瓷片,看向她,問道:“什么事?”
  張雅蝶把一個袋子放到工作臺邊上,看了眼工作臺上的瓷片,說:“你在忙著啊。”
  “沒事。”唐修景關了工作臺上的燈。
  “修景,讓你同學到客廳來,坐下說。”唐守業剛剛開門讓張雅蝶進來,就感覺她可能遇到什么麻煩了。
  唐修景對張雅蝶說:“走,我們去客廳。”
  “我今天不小心打碎了一只花瓶。”張雅蝶坐下后,懊惱地說。
  唐修景笑了下,說:“花瓶打碎了,有我這個老同學在,你還擔心什么啊?”
  “你不知道,這花瓶在我媽眼里,可是個寶貝。它是我太婆的嫁妝。我媽和我爸結婚時,太婆送給了我媽。現在,我媽看到這花瓶,就會想起太婆來。”
  張雅蝶看了眼她的手掌,接著說:“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失手把它打碎了。”
  “唉,我媽到現在,還在家哭呢。”張雅蝶的眼睛里紅紅的,聲音充滿了自責。
  “別擔心,你把碎片都帶過來了吧?我幫你修復。”唐修景遞給張雅蝶一張紙巾,說。
  “我剛剛都和她說了,可以找人修好的。她卻一個勁地說,就算是修好了,也是有裂痕的,沒有原先的感覺了。”張雅蝶用紙巾在眼角按了按。
  “丫頭,不用難過。修景會幫你修復到看不出裂痕。”唐守業安慰道。
  “唐伯伯,我就是相信唐修景可以幫我,所以才過來找他。”張雅蝶開了笑臉。
  “這么晚了你還專門跑過來,明天帶到鄭爺爺家也是可以的。”唐修景說。
  張雅蝶說:“我見我媽傷心成那樣,也沒想那么多。”說著,她看了眼時間,站了起來:“唐修景,花瓶就麻煩你幫忙修復了。”
  “不用客氣。放心吧。”唐修景跟著站起來。
  送走張雅蝶后,唐修景回到工作室,繼續為瓷枕的碎片找碴,然后編號。
  “修景,要不要我幫幫你?”唐守業看了眼張雅蝶留在工作臺邊的袋子,問道。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唐修景想到父親向老吳提出的把瓷枕的圖案還原,停下找碴的動作,抬頭看了父親,問道:“爸,你會無痕修復?”
  “不,我不會這個。我對黏合劑過敏,你是知道的。”唐守業說。
  唐修景哦了一聲。
  唐守業轉身往工作室外走。他的腦海又想起了過去的一些事。那些陳年舊事,像放電影一樣再次浮現在他的眼前。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