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流金瓷韻 > 第38章 不收徒弟

第38章 不收徒弟


  張雅蝶看唐修景興奮的樣子,問:“唐修景,你明白了什么?”
  “原本,我想著怎樣修復這只壺,才能讓鄭爺爺滿意。”唐修景說。
  張雅蝶皺起眉頭問:“這想法沒錯啊。鄭爺爺考核你,你就應該讓他老人家滿意啊。”
  鄭老聽張雅蝶這樣說,笑了起來,說:“雅蝶,那樣的方法,是對不懂鋦瓷的外行人做的。是走街串巷掙錢用的方法,顧客喜歡了,才會付錢給你。”
  “難道您老不是這樣想的嗎?”張雅蝶還是不明白。修復瓷器,不就是要讓瓷器的主人滿意嗎?
  “鄭爺爺的考核,不是考核我猜測他喜歡什么方法修復,才能討他歡心。”唐修景說。
  見到鄭老點頭,唐修景接著往下說:“鄭爺爺是鋦瓷的高手。他要看的,不是我按照他的心思修復這只壺。他想看的,是我怎樣才能用最適合這只壺的方法修復。只有用對了方法,才能讓這只壺煥發出新生命,讓它更有藝術感。”
  鄭老微笑著點頭。他從太師椅上站起來,拄著拐棍,走向他房間的方向:“我困了,去睡會。”
  鄭老在房間門口停下,看向唐修景,說:“修景,修復的工具與材料,都在旁邊的工作室里。”
  唐修景答應著,看鄭老走進房間后,把茶壺瓷片拿進工作室,準備開工。
  唐修景決定自己打制幾枚特制的花釘,讓這只壺煥發出新的生命。
  張雅蝶見唐修景專注于鋦釘的制作,也不打擾他,只在旁邊默默地觀看。
  唐修景找出松香與白灰制作的膠臺,開始加熱,使松香熔化變軟,再把剛剛畫過圖案的銅片趁著松香變硬前按壓下去,使它與松香緊密嵌合在一起。
  “唐修景,你這是在做什么?”張雅蝶看不明白,問。
  “我準備自己鏨刻幾枚花釘。”唐修景伸手摸了摸銅片與松香的溫度,說道。
  張雅蝶看唐修景拿出十幾把不同的鏨刀,好奇地問:“這些,是什么?有什么用途?”
  “這些叫鏨刀,它可把銅片上的圖案鏨刻出來。”唐修景又試了試松香的溫度,并用手使勁按壓了銅片邊緣的松香,感覺硬度夠了,拿起鏨刀與小捶子,先將圖案的輪廓勾勒出來,再刻畫圖案里的細節部分。
  張雅蝶看著唐修景的動作,覺得他現在做的工序,論文可能用的上,就拿了手機,用錄像功能把他現在的動作錄制下來。
  張雅蝶正準備靠近唐修景,錄制唐修景鏨刻圖案的細節,手機進來電話。
  “喂,媽……”張雅蝶接通電話,看了眼正在專心鏨刻花釘的唐修景,轉身向院子走去。
  “雅蝶,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聽你大伯說,你最近也沒去博物館,你是在學校嗎?”電話里傳出張雅蝶母親姚秀英的聲音。
  “媽,我在忙論文的事。你不用擔心。”張雅蝶想起,自從到鄭老這來,還沒和大伯說一聲。
  “雅蝶,媽想你了。你今天回家嗎?媽為你做愛吃的菜。”
  張雅蝶就讀的學校離鄭老家比較近,為了方便,最近一直住校。
  想起母親做的一手好菜,張雅蝶笑了起來,說:“好,我晚上回家。”
  “好,好。”電話里傳出姚秀英開心的聲音。
  張雅蝶正準備和母親說再見時,電話里又傳出她母親的聲音:“雅蝶,你回來時,別忘了把文遠也喊上。他很長時間都沒過來了。”
  張雅蝶聽到這句話,愣怔了下。她還沒想好如何告訴父母,方文遠已經和自己分手了。這個事,她要找個機會,和父母好好談談。
  “媽,方文遠進試驗室了。一段時間內,沒時間去家里。”張雅蝶說。
  “這樣啊……”電話里傳出姚秀英失望的聲音。
  “媽,我這里還忙著,就不多說了。我掛了啊。”張雅蝶不想再和母親談論有關方文遠的話題,不等母親回答,就掛了電話。
  張雅蝶掛斷電話,站在院子里發了會愣,轉身準備進屋。她一抬頭,看到唐修景正靜靜地站在屋子門口望著她。
  “唐修景,你說的花釘,不會已經弄完了吧?”張雅蝶目光在院子里游移了一番。她收起剛才的情緒,有點夸張地問。
  唐修景指了指天色,說:“今天弄不完的。天不早了,準備為鄭爺爺做晚飯。”
  張雅蝶抬頭看了天空,說:“這么快就到傍晚了啊。我來做飯。”
  “你不是要回家吃飯嗎?”唐修景說。
  張雅蝶愣了下,想起自己和方文遠分手時,唐修景也是在不遠處的。她有點不自在地笑道:“你聽到我打電話了啊?”
  “鄭爺爺的飯,我來做吧。你快點回去吧。”唐修景笑了下,并不回答張雅蝶的話。他聽到拐棍的咚咚聲,看向鄭老房間,老人正拄著拐棍從房間走出。
  “鄭爺爺,我以為您還要睡一會的。”張雅蝶上前扶住鄭老,坐到太師椅里。
  “你當爺爺那么能睡啊?我在房間里看新聞呢。”鄭老笑呵呵地說。
  “鄭爺爺,我媽打電話叫我回去呢。今晚就不陪您吃飯了。明天我再過來。”張雅蝶拿起她的包,對鄭老說。
  鄭老點點頭。他看向唐修景,說:“修景,你送雅蝶回去吧。”
  “不用了。”張雅蝶連忙擺手,說:“鄭爺爺,唐修景還要為您做晚飯的。我自己回去可以的。不用他送。”
  唐修景見張雅蝶這副躲著他的模樣,看向她的目光沉了沉。他轉頭對鄭老說:“鄭爺爺,外面打車很方便的。我送她去打車。一會回來為您做晚飯。”
  送張雅蝶坐上回家的車,唐修景直到看不到那輛車,才若有所思地轉身回鄭老家。
  “修景,你準備用鋦釘修復那只壺?”鄭老看向剛剛進門的唐修景,問道。
  “是的。”唐修景點頭。
  鄭老沒有說話,拄著拐棍走向工作室,拿起唐修景打了一下午的花釘,說:“我這輩子,收的徒弟夠多了。以后,不準備收徒弟了。”
  唐修景聽鄭老的這句話,整個人呆住。鄭老這話說的,明顯不過了。顯然,鄭老對唐修景不滿意。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