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流金瓷韻 > 第19章 找茬

第19章 找茬


  “走,程哥,我們到哪吃飯?”張雅蝶笑嘻嘻地看著程雨生。
  程雨生的手往裝錢的口袋摸了摸,很后悔自己剛才那個心思。現在,被張雅蝶反將了一軍,還沒辦法拒絕。
  唐修景正在整理著弄亂的工具,并沒有在聽張雅蝶和程雨生說了什么。
  “小程,小唐,今天都留下來加班。”趙禮走進工作間,看著正在收拾東西的三個人,說道。
  張雅蝶看了眼趙禮,說道:“趙叔,我也留下吧。”
  “雅蝶,他們加班是趕進度。你不用加。”趙禮笑道。
  “那……好吧。”張雅蝶看了一眼程雨生,調侃道:“程哥,既然要加班,今晚這頓,我們就為你省省。”
  程雨生剛在心里想著趙禮這時來說加班,說的好。沒想到,張雅蝶說了這么一句,感覺面子上過不去,就隨口答了一句:“省什么啊?你要是愿意留下,我請你們吃宵夜。”
  “程哥,既然你這么想請我們吃飯,那我就不走了。趙叔,你也留下吧,我們晚上一起。”
  程雨生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他沒想到,他只是為了面子,隨口一提,不但張雅蝶不走了,還順帶喊上了領導一起。有了領導在一塊吃飯,這頓飯,能隨便糊弄嗎?
  程雨生又把手伸到裝錢的口袋,有種割肉的感覺。
  “好了。雅蝶,你也不要再逗弄小程了。今晚可能要很晚。組里已經定了晚飯和夜宵了。”趙禮知道這家伙喜歡打游戲,也喜歡把錢花在那些游戲裝備上。看程雨生的表情,現在,他的口袋里,可能拿不出一頓飯的錢。
  “雅蝶,原來你在這啊。”門外響起一個聲音。
  張雅蝶聽到聲音,轉身看向來人,開心地走過去,說道:“大伯,你怎么這時候過來了?”
  “我在這邊巡查,經過這,想著如果你還沒走,就順道送你回家。”張放看著侄女說道。
  “嗯。我就要走了。”張雅蝶說完,伸手拿了她的包,對著工作間里的幾個人說:“趙叔,程哥,老同學,我先走了。”
  程雨生笑笑地說:“雅蝶,今天都沒幫到你什么,我明天再指導你啊。”
  張放聽了程雨生的話,愣了一下。難道侄女的論文,趙禮安排程雨生來指導?修復組這么多人,怎么就安排了他?
  趙禮見張放的臉色不對,知道他心里對這個安排不滿意,解釋道:“原本我是安排胡德良來指導雅蝶的。小程主動提出要幫助雅蝶。我問了雅蝶,她也愿意。年輕人在一塊,總是方便交流的。”
  張放的臉色舒緩了些,看了眼張雅蝶,沒再說什么。
  張放看了眼站在一邊的唐修景,只覺得面相上,是個不錯的小伙子。
  “你就是雅蝶的同學,唐修景?”張放問道。
  “是的。張館長。”唐修景恭敬地答道。
  聽到剛才程雨生的話,唐修景知道面前的人是博物館的館長。而且,這個館長,還是張雅蝶的大伯。原本以為張雅蝶只是認識博物館的普通員工。最多,也就趙禮這樣的小領導。沒想到,她認識的人,居然是館長。難怪張雅蝶在他家時,對他的應聘成功有信心。
  “雅蝶給我看過你的作品,很不錯。好好干。”張放微笑道。
  “嗯。”唐修景點頭。
  張雅蝶見大伯對唐修景的印象不錯,笑嘻嘻地看著唐修景。
  唐修景淡淡地笑了一下,看向張雅蝶的眼神,有了些距離。
  張放又看了眼唐修景,把頭轉向趙禮,說:“又要你跟班。辛苦了。等這次的展出順利結束,我給大家好好放幾天假。”
  “嗯。大家都盼著能好好休息休息啊。”趙禮說道。
  ……
  幾天后,程雨生開始叫唐修景做些金繕的部分工序。
  程雨生把一只快完工的瓷盤,交給唐修景,叫他為這只有著金色梅花圖案的瓷盤,先用紅漆勾畫出處于裂縫上的梅花圖案,再用金粉上金,使瓷盤的梅花圖案復原。
  交待完,程雨生去領分配給他的任務。
  不一會,程雨生拿著分配給他的瓷碗碎片,走進工作間。他看到張雅蝶為了看唐修景給瓷盤上金,兩個人的頭快抵到一塊時,臉黑了下來。
  程雨生緊走幾步,到了他們跟前,把剛剛分配給他的瓷碗碎片放到唐修景面前,說:“唐修景,這只瓷碗的碎片先拿去清洗干凈、對碴。”
  “好。程師傅,我把這弄完了,就去清洗。”唐修景沒有抬眼,手里繼續剛剛的動作。
  “那個,等會再弄。先弄這只碗。我等著呢。”程雨生說道。
  唐修景皺了眉頭,看了一眼程雨生此時黑著的臉,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
  唐修景不想惹事,對程雨生說:“程師傅,這才上了一半,如果不在紅漆干掉之前弄完,金粉會黏不住的。”
  “嘿,唐修景,你不是說要跟我學的嗎?怎么我叫你干事,還叫不動了?”程雨生嚷嚷起來。
  “程哥,唐修景又沒說不做。只是說把手里的活干完了,再去弄。你急什么呀?”張雅蝶說道。她覺得程雨生這脾氣來得莫名其妙。
  “他試用期都還沒過,我這當師傅的,還說不得了?”程雨生見張雅蝶居然幫著唐修景,心里更是不舒服。
  “我就是要叫他現在去清洗這只碗的碎片。”程雨生看了一眼唐修景,見他還是繼續給瓷盤上的梅花補上金粉,并不起身,就在心頭竄起了一股無名火。他上前去,奪下唐修景手中的軟毛筆,往桌子上一扔,說:“這個不弄了。去清洗碎片。”
  唐修景看了眼被程雨生扔在桌子上的軟毛筆和上了一半金粉的瓷盤。這可是花費了不短時間的心血啊。他霍地站起來,雙手緊緊握成拳,深深地呼吸幾次,睜開雙眼,盯著程雨生。
  “怎么?還想打我不成?”程雨生吞了吞口水,看了比他高了半個頭的唐修景,扯著嗓子叫了起來。
  程雨生不怕把事情鬧大。唐修景還在試用期。如果他在試用期打架,肯定不能正式錄用。而且,現在不把其他人嚷嚷來,自己如果打不過這個唐修景,會吃虧。
  “怎么了?誰要打人?”有人應聲跑過來。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