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三國之白馬公孫續 > 第230章 火燒洛陽

第230章 火燒洛陽

    隨著四路大軍開始加速,袁紹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因為已經預見到了與昨日相同的場景。
  
      雖然此刻的汜水關頭沒有出現呂布的守軍,但袁紹相信,當那些云梯上的士卒即將抵達城頭之時,一定會遭到迎頭痛擊。
  
      然而下一刻,袁紹突然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以一個及其瀟灑的動作翻上了汜水關頭。
  
      “紀將軍威武!紀將軍威武!”
  
      隨著汜水關下的士卒發出一聲聲震天的吶喊,袁紹才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紀將軍是誰?袁紹當然清楚,那個身影他可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處在汜水關不遠處的袁術,此刻臉上洋溢著喜悅之情。
  
      按照昨天晚上的約定,誰的人率先登上城頭,誰便是首功。
  
      顯然,公孫旭手下的羽林軍并沒有爭功的意思。
  
      因此張飛率領的羽林軍,僅僅是在汜水關前做了一次短距離的沖鋒而已。
  
      至于曹操和孫堅二人,雖然知曉汜水關無人防守,可都沒有派出手下大將進行第一次沖擊。
  
      當然了,他們這樣選擇也是出于安全考慮。
  
      唯有袁術,在公孫續的協助下,直接派出了自己的愛將紀靈。
  
      片刻之后,汜水關的城門大開,作為今日首功的袁術,在一番謙讓之后,第一個領兵進入了關內。
  
      而公孫續之所以有十足的把握,完全是因為呂布送來的書信。
  
      雖然在戰場之上雙方互為敵對,可私下里,呂布還是希望能夠與公孫續交好。
  
      俗話常說,多個朋友多一條路。
  
      呂布雖然投靠了董卓,但經過汜水關一戰之后,呂布隱隱覺得,在董卓的心里,西涼軍才是自己的軍隊。
  
      對于并州軍來說,若不是呂布還有用處,恐怕連日常的糧草都會克扣。
  
      而那些投效董卓的西苑軍將士,就是最好的佐證。
  
      汜水關內,也并不是沒有守軍,而是呂布率領大軍在撤退的時候,將那些不被董卓重視的西苑軍統統留了下來。
  
      對此,那些西苑軍將士來說,呂布如此做法,他們并沒有什么怨言。
  
      相對于董卓來說,原先的西苑八校尉比董卓更值得投效。
  
      當袁紹黑著臉進入汜水關的時候,袁術、曹操二人已經將那些留下來的西苑軍統統收編了。
  
      至于孫堅與公孫續二人,對于這些士卒實在是不怎么感冒,這也正好便宜了曹操和袁術。
  
      而對于那些更晚一步進入汜水關的諸侯來說,更是一個個捶胸頓足!
  
      當日夜,袁紹在汜水關內大宴諸侯,雖然只是攻下了一座空城,可這一切卻是一個好的開端。
  
      至于何時攻打洛陽,袁紹沒有明說。
  
      因為他知道,相對于汜水關來說,洛陽城高墻厚,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攻取。
  
      換句話說,袁紹此刻更希望董卓盡快遷都長安,擄走了小皇帝,他這個聯軍的盟主才好在洛陽城作威作福。
  
      如果公孫續知道袁紹心中的想法,不介意對他潑上一盆冷水。
  
      李儒那個家伙,豈是那么好對付的?
  
      就在關東諸侯聯軍在汜水關大吃大喝的時候,整個洛陽已經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原本繁華的洛陽,此時已經陷入前所未有的兵災!
  
      郭汜率領的西涼軍,四處殺人放火,奸淫擄掠,幾乎就是無惡不作。
  
      包括洛陽的皇宮在內,大火四起四起,宮女太監們跑的跑,被殺的被殺。
  
      至于洛陽城內平民百姓,自不用說,就連來不及西去的大臣及家眷亦是被殺。
  
      ?董卓擄走了小皇帝后,除了一少部分主動跟隨的,李儒直接下令,將大部分官員都押往了長安。
  
      官位高,名聲夠大的比如皇甫嵩等人的家眷,則是李儒親自命人“保護”押往長安。
  
      至于其他人,但凡有反抗的,必然引來殺身之禍。
  
      當然了,袁紹也不傻,在自己大擺慶功宴的時候,也向洛陽派出了不少的斥候。
  
      等到斥候將洛陽的消息傳回之時,所有的關東諸侯全都傻眼了。
  
      尤其是袁紹,整個人渾身一整如夢方醒。
  
      此刻,袁紹方才知道,董卓要的可不是小皇帝一人,而是整個洛陽!
  
      短暫的混亂之后,袁紹急忙下令大軍連夜向洛陽開拔。
  
      當下,由于時間緊迫,袁紹不得已讓騎兵先行。
  
      這些騎兵之中,當然要數公孫父子統帥的白馬義從和羽林騎最為精銳。
  
      這統率之職,自然是落到了公孫瓚的頭上。
  
      望著舉著火把遠去的騎兵,袁紹有些黯然傷神。
  
      越是這種時候,騎兵的機動能力越是展現的玲離盡致。
  
      在騎兵出發后不久,已經準備完畢的孫堅、曹操二人,在匯合了徐榮統率的五千步卒后先一步出發。
  
      雖然在這個時代最忌諱的就是夜晚行軍,但這種火燒眉毛之事,大家已經顧不得許多。
  
      一條條火龍,在夜色之中向著洛陽緩緩而前。
  
      而洛陽西門外,最后一支從洛陽出來的西涼軍,押送著一支約么五六千人的百姓緩慢移動著。
  
      整個隊伍哭喊聲一片,時不時的傳出西涼騎兵冷冷的訓斥之聲。
  
      “走,快走!再不走就宰了汝這老東西!”
  
      “住手,汝等濫殺無辜,本官定向相國如實稟報!”一個輛馬車緩緩的停下,一個渾厚的聲音傳出。
  
      就在這名西涼士卒準備發火之際,一個熟悉的面龐映入了眼簾。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董卓強行請出山的蔡邕蔡伯喈。
  
      “原來是蔡中郎當面!”一名西涼屯長急忙出面行禮。
  
      就在出之前,正是他率領著一眾屬下親自護送蔡邕出了洛陽。
  
      如果他記得沒錯,蔡中郎的車架中應該還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
  
      只可惜,自家主公對蔡中郎及其的看重,否者他不介意弄出點什么意外來。
  
      阻止了西涼軍的殺戮,蔡邕放下了車簾,而后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漢室衰落,霍亂四起,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平息。
  
      “若是子衡還在......哎!”蔡邕無奈的搖了搖頭。
  
      天子已經西去長安,他這個做臣子的自然是要跟隨而去。
  
      要不是為了運送皇宮藏書閣的那些典籍,他也不會這個時候才出洛陽。
  
      “爹爹,世人皆言萬年公主......”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來,蔡邕方才回過神來,看著自己苦命的女兒,無奈的點了點頭。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