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 > 194:去倪家

  
      像。
  
      很像。
  
      雖然說不出這個孩子像誰,但是老人家一下子就想到了失蹤多年的女兒。
  
      沒錯,這個老人家就是鄭家老爺子鄭鈞。
  
      最近老人家總感覺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所以不再像以前那樣,整天都呆在屋里不出來。
  
      他想找到唯一女兒,在臨行前看一眼女兒。
  
      是生是死,總得有個音信。
  
      如果真的不幸......他也要去女兒墳頭上一炷香。
  
      “我叫倪煙。單人旁的倪,藍田日暖玉生煙的煙。”也不知為什么,看到鄭老爺子,倪煙總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鄭老爺子平時是言語不多的人,就算跟鄭嫻靜半個月也說不上一句話,可今天,他卻忍不住向倪煙介紹自己,“我姓鄭。叫鄭鈞。關耳鄭,千鈞一發的鈞。”
  
      “鄭爺爺,您叫我煙煙就好。”倪煙接著道:“對了,您是不是腳受傷了?”
  
      說起這個,鄭老爺子苦笑著道:“剛剛追小偷來著,誰知道小偷沒追到,倒是把自己的腿扭傷了。”
  
      “是這只腳嗎?”倪煙半蹲下來。
  
      鄭老爺子點點頭。
  
      “我來給您看看。”
  
      今天雪水消融,鄭老爺子的鞋上沾了不少泥水,但是倪煙也不嫌臟,直接脫掉他的鞋子,“好像有點錯位了,我給您接上,有點疼,您忍著點。”
  
      “好,”鄭老爺子點點頭,“麻煩你了的煙煙。”
  
      倪煙一邊和鄭老爺子說話,一邊轉移鄭老爺子的注意力。
  
      “咔擦。”
  
      劇烈的疼痛讓鄭老爺子臉色一白,倪煙從地上站起來,“鄭爺爺,您站起來試試。”
  
      鄭老爺子從臺階上站起來,試著走了兩步,驚奇的道:“不疼了!一點都不疼了!煙煙,你真是太厲害了!”
  
      不知不自覺間,鄭老爺子都沒發現自己的話越來越多了,本嚴肅的臉上也多了很多笑容。
  
      倪煙笑著道:“雕蟲小技而已。”
  
      “煙煙,你這個中醫是祖傳的嗎?”鄭老爺子接著問道。
  
      倪煙搖搖頭,“我有師傅的。”
  
      鄭老爺子道:“那你師傅一定是個世外高人。對了煙煙,你今年多大了?”
  
      “十九歲。”剛來京城那年她十七歲,時光荏苒,不知不覺間,都兩年了。
  
      鄭老爺子點點頭,“煙煙,我聽你的口音,你不像京城人。”
  
      “嗯,我是海城人。兩年前來京城的。”倪煙道。
  
      海城。
  
      海城和當年鄭婷婷丟失的地方,相隔著兩千多公里呢。
  
      鄭老爺子的眸光暗了幾分。
  
      倪煙接著道:“鄭爺爺,我看您雙眼浮腫,有淡淡的黑眼圈,是不是最近睡眠不好呀?”
  
      “人老了,不中用了。”鄭老爺子嘆了口氣。
  
      倪煙從背包里拿出一個淡藍色的香包,“這個給您。”
  
      “這是什么?”鄭老爺子疑惑。
  
      倪煙接著道:“這個是用藥材縫制的香包,有改善睡眠的功效,您可以拿去試試。”
  
      鄭老爺子伸手接過,香包上確實縈繞著淡淡的藥香。
  
      “這個多少錢?”鄭老爺子接著道:“還有剛剛你幫我接好了骨頭。”
  
      在這個世上,表達謝意最好的方式就是錢。
  
      除了錢,鄭老爺子也找不到別的方式。
  
      倪煙笑著道:“幫您接好骨頭只是舉手之勞,這個香包更不值錢,您就當我是在弘揚中醫大道吧。”
  
      這個孩子的教養也太好了。
  
      而且她給人的感覺,根本不像一個只有十九歲的小姑娘,身上有股千帆過盡的歲月沉淀感。
  
      鄭老爺子這一生也算是閱人無數,這么鐘靈毓秀的小姑娘還是第一次見。
  
      “中醫傳承了幾千年,可惜最近幾年西醫當道,中醫也逐漸沒落了,煙煙,你小小年紀醫術就這么好,真是太難得了。”鄭老爺子受的是舊式教育,中醫在他心中一直有很重要的地位。
  
      可惜,在這個崛起的年代,人們已經漸漸忘了中醫。
  
      “對了煙煙,我老伴兒最近身體一直不是很好,反復咳嗽,如果我想請你上門看診的話,你愿意去嗎?”鄭老爺子接著問道。
  
      倪煙點點頭,“我的榮幸。”
  
      鄭老爺子眼前一亮,“那你給我個地址吧,等我回去跟我老伴兒說了,我就去找你。”
  
      倪煙接著道:“如果是周一至周五的話,您就去京華村56號找我,如果是雙休日的話,我一般會在鳳凰別墅23號。”
  
      鳳凰別墅是上官家住的地方,倪煙每個星期都會過去住兩天。
  
      鄭老爺子是個文人,習慣隨身帶著紙筆,當下立即拿出筆記下來。
  
      和鄭老爺子告別之后,倪煙去了幾個面館和奶茶鋪逛了逛。
  
      現在面館和奶茶鋪在京城已經有了第十二家分店,兩個店鋪加起來就是二十二家分店。
  
      而且門面都是買下來的。
  
      現在王金芳和周清香他們已經是分店的總經理和副總經理了,月薪也從一開始35塊漲到128塊。
  
      然后每家店都有一個店長。
  
      店長都是京華村的村民,普通員工是對外招過來的。
  
      店長的工資是98塊錢一個月。
  
      普通員工也漲到45塊錢一個月。
  
      倪煙信任大家,開的工資高,大家對待工作也非常認真,從不給倪煙留一點點麻煩。
  
      雖然員工工資漲了,但是奶茶和面條的價格都沒有漲。
  
      所以不管是工作日還是休息日,面館和奶茶鋪都是人滿為患的。
  
      看著倪煙掙錢,其他人都非常眼紅,一時間,不知道興起了多少模仿者。
  
      甚至有的人還把店鋪開在了倪煙店鋪的對面。
  
      但是倪煙從來都沒有被超越過!
  
      鄭家。
  
      鄭老爺子剛回到家,就看到家里來了客人。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鄭老爺子的二弟和三弟。
  
      但是鄭老爺子就像沒看到這兩個人一樣,直接往樓上走去。
  
      鄭老太太坐在客廳招待著客人。
  
      鄭玲玲端來熱茶,“二伯三伯,喝茶。”
  
      鄭老爺子的二弟叫鄭勝,三弟叫鄭高。
  
      雖然他們都姓鄭,但是家世卻不如鄭老爺子的一半,鄭家是正統豪門,鄭勝和鄭高家頂多能稱得上是有錢。
  
      所以鄭玲玲及其不喜歡這兩個老人,如果不是看在鄭老爺子和鄭老太太的面子上的話,她理都不會理一下。
  
      “二弟三弟,今天過來是有什么事嗎?”鄭老太太開口。
  
      鄭高沒說話,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看向鄭勝。
  
      鄭勝笑了笑,“嫂子,你和哥最近都還好吧?”
  
      “我們挺好的。”鄭老太太回答。
  
      “素玉呢?”鄭勝接著問道。
  
      “素玉也很好,”鄭老太太也喝了口茶,“你們要是真的關心素玉話,不如把素玉接回去住幾天,剛好素玉也想你們了。”
  
      聞言,鄭勝和鄭高都被嚇了一跳。
  
      “我覺得素玉還是呆在這里比較好,嫂子你這么細心,一定可以把素玉照顧的很好的。”
  
      “對對對。”鄭高立即附和。
  
      鄭素玉雖然是他們的妹妹,可她現在已經瘋了,是廢人一個,不但半點用都沒有,反而是個負擔,他們家庭條件一般,可不敢接手這樣的負擔。
  
      鄭老太太哪能不知道這兩個弟弟是什么人,接著道:“你們倆今天過來找我有什么事就直接說吧。”
  
      “既然嫂子都這么說了,那我就不賣關子了。”鄭勝接著道:“嫂子,明輝前幾天辭職了,到現在也還沒找到合適的個工作,您看......”
  
      鄭勝一句話還沒說完,鄭高就迫不及待的道:“還有我們家明明,我們家明明也辭職了,嫂子,都是一家人,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去去去!”鄭勝非常不高興的道:“知不知道長幼有序啊!我還沒說完呢!”
  
      語落,鄭勝又堆著笑臉看向鄭老太太,“嫂子,這兩孩子可都是你親侄子,你是不會不管的對吧?”
  
      鄭玲玲站在一旁,嘴角的笑容幾乎維持不住了。
  
      這兩個老家伙真是太不要臉了!
  
      真當鄭家沒人了是嗎?
  
      她這個長女還在呢!
  
      他們就在那里打著瓜分鄭氏的主意!
  
      鄭老太太臉上笑容不變,“既然辭職了,那就應該去找新工作,跟我說能解決問題?”
  
      “能解決問題的!”鄭勝道:“怎么不能解決問題呢!鄭氏那么大一個集團,肯定有很多空缺的職位,嫂子,您隨便給明輝一個總經理當當就行了!”
  
      鄭高道:“還有我們家明明,我們明明可是三本畢業!明輝都能但總經理,我們明明最起碼也得當個副總經理吧?”
  
      聞言,鄭玲玲的臉上滿是譏誚的神色。
  
      總經理?
  
      副總經理?
  
      這兩個老不死的還真敢說!
  
      鄭明輝和鄭明明就是兩個游手好閑的廢物,連莫其深都不如!
  
      鄭老太太看向鄭高和鄭勝,捻了捻手中的佛珠,聲音不大不小,“總經理和副總經理這官太小,不如給個董事長給他們當當?”
  
      聞言,鄭勝和鄭高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他們莫不是聽茬了吧?
  
      鄭勝笑著道:“嫂子,這多不好意思,如果你之意要把董事長的位置讓出來的話,那我們明輝就卻之不恭了,把鄭氏交給我們明輝你放心。”
  
      此言一出,鄭高立馬就不樂意了,“憑什么董事長的位置就是你們明輝的了?那我們明明呢?鄭氏集團可不是你家的!讓明輝來當這個董事長我不同意!”
  
      “你憑啥不同意!我們明輝是老鄭家的長子長孫,這個董事長之位非他莫屬!”
  
      “長子長孫?你還真以為現在是封建社會是吧?早就沒有什么繼承制度了!要我說,這個董事長之位就應該是我們明明的!你們明輝能比得上我們家明明嗎?
  
      老兄弟倆三言兩語吵得不可開交。
  
      “夠了!”鄭老太太將手中的佛珠狠狠的往桌上一磕,“都給我閉嘴!”
  
      空氣中瞬間安靜下來。
  
      就像被人摁上了暫停鍵一樣。
  
      “吃相太難看了!”鄭老太太冷著臉,“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重,還肖想董事長的位置!”
  
      聞言,鄭勝和鄭高這兩兄弟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
  
      鄭勝有些委屈的道:“嫂子,你這話就不對了,不是你說的嗎?你要把董事長的位置讓出來......”
  
      鄭高在邊上附和道:“就是就是......”
  
      俗話說長兄如父,長嫂如母。
  
      鄭勝和很高還是有點忌憚這個老嫂子的。
  
      鄭老太太接著道:“保衛部還差兩個隊長,讓明輝和明明去報名吧。”
  
      保衛部隊長?
  
      聽起來好像還挺高大上的。
  
      “那就謝謝嫂子了。”鄭高笑著道謝,“到底是一家人,我就知道嫂子是肯定不會虧待了我們的。”
  
      鄭勝琢磨了下,“保衛部?保衛部不會就是保安吧?”
  
      保安這個職業在這個年代剛剛興起,很多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是保安。”鄭老太太點點頭。
  
      鄭勝一聽不樂意了,“保安?!保安不就是看大門的嗎?我們家明明怎么能去看大門呢!都是自家企業,嫂子,你怎么著也得給明輝一個官當當吧!”
  
      鄭高也不樂意了,“嫂子,那明明可是你的親侄子,你忍心去讓他看大門?”
  
      “怎么?你們倆還瞧不上保安隊長的職位?”鄭老太太笑問。
  
      “嫂子,咱們都是一家人,你沒必要這樣吧......”
  
      “就是就是!鄭氏企業有那么多肥的流油的差事,你情愿便宜了外人,也不愿意留給自家侄子,嫂子,這有點說不過去吧?”
  
      鄭老太太端起茶杯,“真因為明輝和明明是我的侄子,所以我才給他們一個隊長當當,如果明明是外人的話,他連踏入鄭氏集團大門的資格都沒有!”
  
      最后一句話說的不輕不重,卻讓鄭勝和鄭鈞臉色一白。
  
      “嫂子......”
  
      鄭老太太接著道:“你們還有事嗎?如果沒有事的話我要休息了。”
  
      “有有有。”鄭高忙不迭地點頭。
  
      “說。”鄭老太太言簡意賅。
  
      鄭高有些為難的看了看鄭玲玲和其他傭人們。
  
      鄭老太太是何等聰明的人,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看向鄭玲玲,“玲玲,你帶著他們先出去一下。”
  
      “好的媽。”鄭玲玲點點頭。
  
      頃刻間,屋里的傭人們都走了。
  
      “說吧,什么事。”鄭老太太接著開口。
  
      鄭高用胳膊肘撞了撞鄭勝。
  
      鄭勝猶豫了下,接著開口,“嫂子,我聽人說,你和我哥最近身體都不大好......”
  
      鄭老太太手上捻著佛珠,沒說話。
  
      鄭勝接著道:“嫂子,這人啊,不服老不行,一旦老了,身體各項器官就開始衰竭,停止工作,誰也無法確定,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所以,有些事還是得提前準備。”
  
      說到這里,鄭高立即壓低聲音,接話道:“嫂子,你也別怪我這個做弟弟的說話難聽,玲玲始終不是你的親生女兒,常言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真發生什么意外的話,總不能便宜了外人不是?你還有明明和明輝這兩個可以挑大梁的侄子呢。”
  
      鄭玲玲就是個外人而已,她可沒有權利繼承鄭家的家產。
  
      鄭老太太的親生女兒早死了,所以,繼承家產的人應該是鄭明明和鄭明輝。
  
      鄭老太太冷笑一聲,“這繞來繞去,你們是盼著我早點死啊。”
  
      “不是,嫂子你誤會了!我們不是這個意思!”鄭勝連忙解釋。
  
      鄭高道:“嫂子,我們就是提醒你一下,到時候可別便宜了外人,這外人終究都是外人,養不熟的。”
  
      “對對對!”鄭勝道:“二弟說的對,曹玲芮姓曹,就算現在改名換姓了,她也還姓曹,她骨子里流的是曹家人的血。”
  
      曹玲芮是鄭玲玲以前的名字。
  
      “放心,就讓我真的出意外死了,鄭家也不會便宜了你們。”鄭老太太直言不諱。
  
      鄭勝和鄭高面露難堪。
  
      哪有這么說話的!
  
      這直接就把話說死了!
  
      “你們回去吧。”鄭老太太從沙發站起來,“我累了。”
  
      語落,她直接留給鄭勝和鄭高一個背影。
  
      鄭勝鄭高相互對望一眼,均從對方眼底看到了失望的神色。
  
      鄭老太太來到樓上書房,疲憊的嘆了口氣。
  
      “阿青。”鄭老爺子拿著噴壺從陽臺上走過來。
  
      “你今天出門了?”鄭老太太問道。
  
      “嗯。”鄭老爺子點點頭,“阿青,我有話跟你說。”
  
      就在這時,鄭玲玲敲響書房的門,“媽,姜姨來了。”
  
      鄭老爺子看了眼姜醫生,接著道:“那我等會在跟你說吧。”
  
      說完,他便往陽臺的方向走去。
  
      陽臺那里種著這個老爺子最愛的花草,雖然是冬天,但是紅梅卻開得及其燦爛。
  
      鄭老太太起身將姜醫生迎進來,“小燕來了。”
  
      “阿青。”姜醫生放下醫藥箱,回頭看向樓下,低聲道:“我剛剛在樓下看到鄭勝和鄭高了,他們好像有點不開心。”
  
      鄭老太太不在意的道:“不用管他們。”
  
      姜醫生接著道:“這兩個人也真是有意思,看到我進來,一個勁的問我,你和鄭鈞的身體怎么樣了,我說你們沒事,他們好像還挺失望的!”
  
      鄭玲玲趁機挑撥離間,“媽,要我說,以后就不能讓那兩個人隨便進我們家!他們就是惦記我們的家產!”
  
      鄭老太太看向鄭玲玲,“這里沒有你一個小輩插話的份!”
  
      就算鄭勝和鄭高在過分,他們都是長輩。
  
      鄭玲玲攸地閉嘴。
  
      姜醫生笑著道:“你也別怪玲玲口不擇言,確實是那兩個人太過分了,我一個外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鄭老太太道:“鄭勝和鄭高就是有點貪財,人嘛,倒也不是十惡不赦的。”
  
      姜醫生點點頭,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對了阿青,你最近感覺怎么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的?”
  
      “還是跟以前一樣。”鄭老太太回答。
  
      “哦。”
  
      一番檢查之后,姜醫生還是那番原話,“阿青,你的身體沒什么大問題,只要按時吃藥,注意保養就行。”
  
      “好。”鄭老太太點點頭,接著道:“最近鄭鈞好像也有點舒服,玲玲,你去把你爸也叫過來一下,讓你姜姨看看。”
  
      “好的。”鄭玲玲往門外走去。
  
      過了一會兒,鄭玲玲獨自走了過來。
  
      鄭老太太奇怪的道:“玲玲,你爸呢?”
  
      鄭玲玲道:“我爸說他沒事,不需要看醫生。”
  
      鄭老太太無奈地搖搖頭,“都多少年了,他還是老脾氣,跟個孩子一樣,身體不舒服不看醫生怎么行呢?我親自去叫他。”
  
      鄭老太太往門外走去。
  
      書房里就只剩下姜醫生和鄭玲玲。
  
      姜醫生道:“玲玲,之前就聽說你爸不舒服,怎么現在還沒好嗎?”
  
      “沒有。”鄭玲玲搖搖頭。
  
      姜醫生喝了口茶,“那上次我給你的藥,你給你爸吃了嗎?”
  
      鄭玲玲笑著道:“我爸是個怪人,就不愿意吃藥,所以我就把藥放在人參湯里面了,也不知道人參會不會影響藥效?”
  
      鄭老爺子這些年來,也沒生過大病,更沒有看過醫生。
  
      哪怕是與鄭老太太交好的姜醫生,他都不愿意讓她看。
  
      脾氣非常古怪。
  
      姜醫生笑著道:“你這孩子就是有孝心,放心吧,人參是好東西,不會影響藥效的。”
  
      “好的,那我以后還用人參。”
  
      “嗯。”姜醫生點點頭。
  
      鄭玲玲看了眼窗外,接著道:“上次我媽找婷婷妹妹沒找到,也不知道現在有音信沒有,唉,真是讓人著急!”
  
      說到這里,鄭玲玲嘆了口氣,接著道:“也不知道我那個可憐的婷婷妹妹現在到底怎么樣了......”
  
      “這種事情也不能著急。”姜醫生道:“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你媽她三十多年都等下來了,還急于這一時嗎?”
  
      鄭玲玲再度嘆氣,“我是怕我爸我媽的身子撐不下去,畢竟他們......”
  
      姜醫生拍了拍鄭玲玲的手,“不用擔心。”
  
      片刻的功夫,鄭老太太就回來了,有些無奈的道:“這老頭子的脾氣太犟了,我也拿他沒辦法。”
  
      姜醫生笑著道:“鄭鈞他年輕的時候就這樣,我都習慣了。我剛剛進來的是看到氣色還不錯,身體應該沒什么大問題才是,你不用擔心。”
  
      姜醫生畢竟說醫生,有她這句話,鄭老太太就放心了。
  
      考慮到兩個老姐妹有很多話要聊,鄭玲玲適時地離開書房,關上房門。
  
      姜醫生又和鄭老太太聊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接著道:“阿青,你現在還在找婷婷嗎?”
  
      鄭老太太搖搖頭,“自從上次王大夫給了我鑒定結果之后,我就對這件事情不抱任何希望了。不找了,以后再也不找了......”
  
      雖然姜醫生是鄭老太太最信任的人,但這件事鄭老太太卻不能和姜醫生說真話。
  
      這是她和鄭老爺子兩個人的秘密。
  
      而且,這件事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風險。
  
      “婷婷畢竟是你的親生骨肉,不找怎么行呢?”姜醫生接著道:“王醫生那個人我感覺他有點不謹慎,其實小冉醫生還不錯,你可以去找找小冉醫生。”
  
      鄭老太太接著搖頭,“我覺得小冉醫生年輕了,我和她媽媽雖然有幾分交情,但是我卻信不過她。”
  
      姜醫生點點頭,“你說的也是。小冉確實太年輕了......”
  
      “那你以后真的不找了嗎?”姜醫生接著道:“雖然玲玲比親生女兒還孝順,但她畢竟不是鄭家的骨血,其實我覺得鄭勝和鄭高有一句話沒說錯,人固有一死,總不能等你們百年之后,把諾大的鄭家便宜了別人。”
  
      鄭老太太看向姜醫生,“小燕,你現在怎么也幫著他們說話了?難不成你是他們請來說客?”
  
      姜醫生直接笑了出來,“阿青你怎么會這么想?”
  
      鄭老太太接著道:“既然不是,就別在提他們了,我和鄭鈞都這么一大把年紀了,現在只想好好安度晚年,不想在折騰了。”
  
      語落,鄭老太太又道:“而且玲玲這孩子挺好的,她在我們鄭家這么多年,也孝順了我們這么多年,還給我們添了一個聰明伶俐的孫女兒,我們也滿足了。”
  
      姜醫生點點頭,“也是,知足者常樂。”
  
      又和鄭老太太聊了些話,姜醫生便離開了鄭家。
  
      鄭玲玲將姜醫生送到門外。
  
      “您路上小心。”
  
      姜醫生點點頭,“我會的,對了,我聽你媽的意思,她好像已經不準備找婷婷了,你有機會的話好好勸勸她,這親生的總歸是親生的,該找還是要找的。”
  
      聞言,鄭玲玲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不找?
  
      那個死老太婆真的不找了?
  
      她就這么的放棄了親生女兒?
  
      鄭玲玲瞇了瞇眼睛,“好的,我會勸我媽的,今天辛苦您了。”
  
      “應該的。”
  
      鄭家,樓上書房。
  
      姜醫生剛走,鄭老爺子就進來了,“阿青,我今天遇到了一個醫術很好的小姑娘,你的病總不好,咱們讓她來給你看看吧。”
  
      鄭老太太笑著道:“還好意思說我!也不知道有病不看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鄭老爺子沒話了。
  
      鄭老太太接著道:“小燕說我的身體沒事,就不用找其他醫生了吧。”
  
      “我看她就是個庸醫,每次都說沒事,可你總咳嗽是真的!”鄭老爺子皺了皺眉。
  
      鄭老太太笑著道:“不就咳嗽幾聲嗎?大驚小怪!”這句話剛說完,鄭老太太就猛烈的咳嗽起來。
  
      “沒事吧。”鄭老爺子趕緊給鄭老太太順著后背。
  
      “放心,不會死人的。”鄭老太太擺擺手。
  
      鄭老爺子臉色一沉,“不許說死!”
  
      鄭老太太驚訝的看他。
  
      鄭老爺子接著道:“在沒找到婷婷之前,我們都要好好的!誰也不能說死!”
  
      他要活著見到女兒。
  
      鄭老太太笑出聲,“好,不說。”
  
      鄭老爺子接著道:“阿青,我跟你說認真的,要不就讓那個小姑娘過來給你看看吧。”
  
      鄭老太太道:“我的病一直是小燕在負責,突然讓另一個醫生過來,這讓小燕怎么做人?”
  
      而且,她跟姜醫生還有那么多年的交情在。
  
      鄭老爺子想了想,接著道:“要不這樣吧,我們直接去那個小姑娘家吧,讓她順便也給我瞧瞧。咱們偷偷的去,不讓任何人知道。”
  
      “這樣也行。”鄭老太太點點頭。
  
      只要保全了姜醫生的面子就行。
  
      “那我們明天就去。”鄭老爺子接著道。
  
      “行,都聽你的。”
  
      兩個老人又聊了會兒,就在這時,門外響起敲門聲,鄭嫻靜端著兩萬人參湯走進來,“爺爺奶奶,喝湯了。”
  
      “好。”鄭老太太笑瞇瞇地點點頭。
  
      鄭老爺子沒什么話,直接端起人參湯一口飲盡,轉身走出了。
  
      他對鄭嫻靜不算親近,也不算冷漠。
  
      就是沒話說。
  
      不像別人家的祖孫,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
  
      鄭老爺子可以一年都不跟鄭嫻靜和鄭玲玲說一句話。
  
      鄭嫻靜看著鄭老爺子的背影,眼底閃過幾道憤恨之色。
  
      她對鄭老爺子這么好,可鄭老爺子卻從來都沒有把她當過親生孫女兒。
  
      他眼底只有親生女兒!
  
      虧鄭玲玲還那么孝敬,每天還燉人參湯給他們喝,真是一腔孝心喂了狗。
  
      “嫻靜,你什么時候回來的?”鄭老太太接著問道。
  
      現在已經開學了,鄭嫻靜平時都住校。
  
      鄭嫻靜笑著道:“奶奶我剛到家。”
  
      “在學校伙食不好,你看你瘦的,今天晚上讓劉大廚給你多做點好吃的補補。”鄭老太太道。
  
      鄭老太太根本不是真的心疼她。
  
      她如果是真的心疼自己的話,就不會讓劉大廚動手去做,她應該親自動手,身為奶奶,鄭老太太從來都沒有動手給她做過什么,甚至連一碗粥都沒煮過!
  
      就因為她的母親不是親生的嗎?
  
      真是諷刺!
  
      鄭嫻靜心里已經將鄭老太太咒罵了八百遍,可臉上依舊是笑意盈盈的,“奶奶,我一點都不瘦,再說,現在人國外都不流行胖了,瘦了才好看。”
  
      趙家。
  
      趙老太太拉著上官芙蓉說了很多很多。
  
      就在這時,傭認過來敲門,“老太太,療養院的人來了。”
  
      “這么快啊。”趙老太太有些驚訝,而后看著上官芙蓉道:“芙蓉,療養院的人來了,你幫我下去看看,那個錢我已經繳過了。”
  
      “療養院的人來干什么?”上官芙蓉有些好奇。
  
      “他們來接常家老太太。”趙老太太回答。
  
      聞言,上官芙蓉就更疑惑了。
  
      趙老太太嘆了口氣,“說到常老太太,她是林芳的前婆婆,也是個可憐人,唯一的兒子出車禍死了,留下她一個人癱瘓在床,之前在林芳手上也受了不少苦,她現在什么勞動力也沒有,所以我就給她找了個療養院,讓她住進去。”
  
      林芳嫁進來的時候,把這個老太太也一起帶過來了,現在是趙家的傭人在照顧著她,現在林芳進了監獄,常老太太臥病在床,總不能把她扔了。
  
      這樣做太缺德了。
  
      上官芙蓉這才想起來,林芳確實有個癱瘓在床的婆婆,點點頭,“好,那我下去看看。”
  
      趙老太太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芙蓉你等等。”
  
      “怎么了?”上官芙蓉回頭。
  
      趙老太太接著道:“等一下,你讓療養院的人先回去,過幾天煙煙還要過來給我復診,倒時候讓她順便也給常老太太看看,那老太太現在不能說話,不能動,實在是可憐。”
  
      老太太也經歷過同樣的絕望。
  
      “好的。”上官芙蓉點點頭。
  
      **
  
      第二天是周一。
  
      上午十點多,鄭老爺子和鄭老太太坐車來到京華村。
  
      目前京華村的水泥路還沒有修繕完畢,所以車子只能到村口。
  
      一下車,鄭老太太就感嘆道:“這里的空氣可真好。”
  
      鄭老爺子拿起一件棉襖披在鄭老太太的肩膀上,“車里車外溫差大,你別著涼了。”
  
      “嗯。”鄭老太太攏了攏棉襖。
  
      倪家小院并不難找,不一會兒,兩個老人就找到了大門。
  
      “請問有人在家嗎?”
  
      “啾啾.......”一只八哥從院子里飛出來,在空中盤旋著。
  
      就在這時,門開了。
  
      開門的是倪煙,看到來人,她有些驚訝的道:“鄭奶奶!鄭爺爺?”
  
      原來這老兩口是一家的啊!
  
      鄭老太太也非常驚訝,“煙煙!”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