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41章 趙老頭臉色不好

第41章 趙老頭臉色不好


  一如既往的來到江城老面攤,趙老頭已經忙碌開了。
  陳龍一見到他,就吃了一驚,“老頭,你昨天發生了什么特別的事情沒?”
  在他的法眼之下觀之,此時的趙老頭,兩顴紅赤,印堂微黑,頭頂一片云,哪怕陳龍的觀氣能力不到火候,可對方頭頂一片灰云氣象,顯然不會太好。
  正所謂黑云蓋頂,趙老頭雖然沒有那么嚴重,但頭頂有股穢氣,怕是撞上了不干凈的東西。
  如若任其發展下去,恐怕能折騰掉他這條老命。
  “昨天,昨天也沒啥特別的。”
  趙老頭雙眼眼眶微微凹陷,眼圈淡淡的發黑,手拿抹布忙碌起來,擦著桌子,猛然抬頭想到什么,“哦,說起來昨天倒是快活的緊。”
  “嗯?怎么快活了?”
  一聽有異,陳龍來了精神,神情嚴肅,耐心傾聽。
  “昨日收攤之后,路過城外溝子溪邊,有人擺攤賣茶,偶遇一知己老友,相談甚歡,喝了幾杯。”
  趙老頭意猶未盡,“今日收攤之后,還得去,酒逢知己千杯少啊。”
  “知己老友?”
  “對,就是知己老友,你不會以為爺爺我在江城混那么久,沒個朋友吧。”
  趙老頭有些緬懷過去,“說起來,我那老友姓游,也是個不安分的主,年輕的時候就認識了,他想要游歷天下……”
  緊接著,趙老頭開始說起來,他的老友姓游,年輕的時候有個夢想,要游歷天下,積蓄不少之后,人到中年就離開江城,從此沒再回來。
  “昨日,我出城,竟然偶遇到他,他啊,看那容光煥發的模樣,真是讓人羨慕,跟年輕的時候,沒有任何區別,我這老頭兒跟他相比,相差太遠了。”
  趙老頭的面色更顯紅潤,陳龍聽到如此,“那人的面貌,跟當年沒有任何變化?”
  “對啊,我還好奇來著,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見識過大千世界,心情好,人都活的好,哪像我老頭兒,忙里來忙里去,操勞命喲。”
  陳龍聽到趙老頭這么說,大概有譜了,“他離開多少年了?”
  “具體記不太清楚咯,應該有個七八年上十年了吧。”
  趙老頭有些模糊,“他還說,出外遇到神仙了,修仙問道呢,才能駐顏有術呢。”
  “要不是我舍不得老面攤,我也就跟他修仙去咯,長生仙去,多逍遙。”
  最后,趙老頭不忘感慨,他自己就是個俗人,想要拋開一切去修仙,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修煉有術,長生仙去了?”
  陳龍是一點都不相信趙老頭的說法,如果是仙山修行的修仙問道者,顯然不能害老頭啊,那他身上就不可能有穢氣。
  能有穢氣,無不說明,這個老游要么就是多年前就死了成鬼,要么修煉了什么邪術,回來要害人。
  還沒等陳龍繼續詢問,已有客人上門,叫喊趙老頭去煮面,“老趙頭,來一碗肉面。”
  “好嘞,客官慢待,肉面馬上就好。”
  趙老頭一拍屁股,蹭蹭泛著油光的手,笑嘻嘻的去鍋灶前煮面,心情愉悅。
  陳龍見得趙老頭如此,也不再多說,事情記在心下。
  每日早晨,是江城老面攤最忙碌的時候,也是陳龍在此幫忙的時間,上午幫忙,下午就可以走,反正他工錢沒幾個,就是給吊老面,住的地方還要自己解決。
  趙老頭也不能對他太過苛求,江城老面會營業至下午太陽將下山的時候,也就是大概四五點鐘,方收攤回去。
  眼下不急,陳龍忙著手上的事情,幫忙收碗碟筷,完全沒有一絲一毫,修了仙,就一副仙道高人的自覺。
  本質上來說,他只是個穿越小少年,既然修仙了,那就慢慢的轉變,慢慢的修,修出個仙樣唄。
  不過,那都是以后的事情,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陳龍感覺以后哪怕成了得道高人,除了逼格高一些,估計也就這鳥樣了。
  趙老頭的事情,不能不管,陳龍決定下午先去城外碧羅江水神廟,鎮壓了水神再說。
  然后,回來江城,再看能不能找到謝無用,讓他跟著一起,去解決趙老頭的事情。
  水邊茶攤,賣茶水,還有莫名其妙失蹤幾年的老游,陳龍怎么感覺,都有一些非比尋常。
  早上忙完,臨近中午,嗖一碗老面,一支毛筆踹兜里,陳龍就出了城門。
  江城多水道,其中大多數都聯通碧羅江,水道將江城分成大大小小的不同大小的一塊塊區域,其內多橋梁,往來小船亦是不少。
  在陳龍看來,江城是典型的江南水鄉城市構成,城外有護城河環繞,城內也有縱橫交錯的溪流交錯,還有不少小湖蓄水。
  水鄉人家對于河流自然有所敬畏,碧羅江水神廟坐落在西北城墻之外,在碧羅江兩條分支交匯之所,又與江城接壤,形成的一個小島之上。
  臨近江邊,坐落于島靠近江城所在。
  出門不過一里路,陳龍就見城外水神廟,此處人流密集,香火鼎盛,也不過就是相比城隍廟差那么一絲罷了。
  江城靠水,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城中有不少人都打漁為生,祈求出行順利,風調雨順,能有所收獲,是水神廟的香火來源基礎。
  廟前有賣祭品香火,更有叫賣糖葫蘆,還有解簽算命,算姻緣的人都有不少。
  “小哥,來兩炷香?”
  “不了,不了!”
  “小哥,祭品元寶山來一座?”
  “不了,不了!”
  陳龍一路應付那些叫賣小販,他有病才買香買元寶去孝敬碧羅江水神,他此時可是要來搞事,可不是來給水神添香火來了。
  水神廟頭頂一個大牌匾,上書“水神廟”,陳龍繞過正門口冒著檀香氣的香爐,從牌匾下方門口而入,進入水神廟。
  水神廟中,當頭一個兩米以上的正大金身,金身胡子盤結,虬髯客中年人形象,赫然是江碧羅當面,神像威武正義,浩大光明,全身金漆刷就,無愧于金身之名。
  陳龍手執毛筆,趁人不備轉身來到水神廟偏廳,先準備好,搞完事情,該如何脫身的問題。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