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40章 事情還沒完

第40章 事情還沒完


  江城隍當面,再加上陰司幾位擁有司職的主官大神當面,事情就好解決。
  碧羅江水神江碧羅明顯處于弱勢,龍子,龍孫,蝦臣,蟹士,鰣軍師,鱖少卿,鯉太宰,這些都配不全,更別說老龜丞相什么的,那都是做夢可以想一想。
  相對于江城城隍廟,碧羅江水神奪取新晉水神,黿將軍,鰲統領倒是有,哪怕加上鱔力士,也架不住陰司城隍人強馬壯,鬼神多勢眾。
  這一交鋒,江碧羅就感覺自己已失威風,如果下水,他現在還可以拼上一拼,但是在岸上,想要帶走皂隸班頭幾乎沒有可能。
  此時,江碧羅面上冷笑,氣機隱藏,其內心戾氣不減反增,想著安分守己那么久,是不是應該招兵買馬,好好的讓江城隍知道知道,他江碧羅不好惹。
  “不知道江城隍當面,江某榮幸之至,不如進某水府,喝上兩杯?”
  江碧羅率先開口,長久以來,他跟江城城隍陰司相安無事,今天差點打起來,卻是落了下風。
  “今日有公事在身,卻是不好喝酒,改日,改日我必將有請江水神好好喝上一杯。”
  江城隍體冒金光,香火之氣,檀香味濃,法力不淺,觀他舉止應對得當,一眾屬官也是暗暗點頭。
  一個江神,一個鬼神,能夠相安無事那是最好,如果兩方起了沖突,矛盾爆發不可調和,恐怕對江城城民也是一件禍事。
  要說起來,江城隍跟前任碧羅江神也有一些交情且關系不淺,斷然不會出現此時跟江神如此交流的局面,彼此隔閡恐怕從奪了水神職位開始,就很難妥協。
  蓋因德重鬼神欽,連鬼神都欽佩品德高尚的人,江碧羅行事,本就給人一種,非良善之輩的感官。
  “好說好說,那我等他日再飲一杯。”
  江碧羅大笑起來,伸手一勾,從身上隨處取了一片龍鱗,一點幽光射出,裹挾絲絲香火神力,又帶了點龍氣隱現其中,丟向癱坐在岸邊的皂隸班頭,落在他的面前,直到他伸手托住龍鱗。
  貝殼形狀的龍鱗,灰撲撲的,遠沒有白色龍鱗好看,其中隱含光澤雖然光彩照人,然而其中有瑕疵卻可細心察覺,能夠看到一絲黑線。
  “回府!”
  見到皂隸班頭接了灰光龍鱗,一揮手,蝦兵蟹將也叫回來,身子慢慢的沉入水中,碧羅江面上江水翻滾,江水遮掩之下,江碧羅的表情漆黑一片,其中戾氣升騰,擇人而噬。
  此事,顯然不會如此簡單,就完結。
  “好了,都回去,沒事了。”
  江城隍焉能看不出,碧羅江水神表現,顯然不會輕而易舉了事,今后之事,恐怕又是一番麻煩。
  隨著城隍的話,自有陰司巡游去解救皂隸班頭,將他安然帶上。
  城隍陰司一眾鬼神,也緊隨其后,城隍待得皂隸班頭上來陰云之上,大手一揮,香火之力與法力齊發,神靈手段騰挪而回,一晃眼,就回到江城城隍廟所在。
  緊接著,自然有城隍轄下巡游,將皂隸班頭送回他家去。
  ……
  皂隸班頭家中,原本就在酒桌上,一眾皂隸兄弟們吃酒,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的皂隸班頭,此時清醒過來,睜開眼睛,目視處卻是自己家中,對此前經歷,嘖嘖驚奇。
  “難道我喝醉酒,做夢了?”
  皂隸班頭摸著頭疼,神鬼之事常有耳聞,真的自己遇到,還是第一次,哪怕身為衙門皂隸班頭,想想如果遇到這種事情,應該也會感覺神異莫名。
  “應該是查探龍鱗祥瑞的事情,太過緊張了,才會夢見江神跟城隍鬼神。”
  然而,他摸頭的手,卻突然感覺有些磕磣,其中有一片嬰兒巴掌大小,灰撲撲透著光芒的貝殼狀鱗片,出現在他的手心,讓他猛地站起身來,“不,不是做夢,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今日之事,一切皆真,本以為陳才子的畫,已經足夠神異,沒想到,今天的事情,一切俱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想到這里,他在家里搜尋一個錦盒,將龍鱗收好。
  雖然看著,眼前的鱗片,并不像龍鱗,反而有點蛇鱗或魚鱗的感覺,但眼下他管不了那么多。
  江城衙門將畫影圖形發出去,如果那人身份真的是妖魔鬼怪,恐怕要讓衙門等人注意小心。
  出了門,皂隸班頭越想越感覺此前虬髯中年人眼熟,“碧羅江水神?”
  想到一個人,不,應該說神,他才反應過來,此前水神廟的變故,江城老少皆知,難道真的被妖孽占據神位不成?
  不過,這些事情,都是上官老爺們去頭疼的事情,他一個小小皂隸班頭,還做不了江城的主,該是怎么樣處理,還的看上方差遣才是。
  皂隸班頭將龍鱗送到衙門,又是引起一陣動蕩,江城上下屬官,俱都被驚動了,卻是另說。
  眼下,神異世界之事,卻潛伏麻煩,有爭端生起的跡象。
  碧羅江水神跟江城城隍廟之間的事情,看似和平解決,其中根底,恐怕唯有江城隍跟江碧羅才一清二楚,心知肚明,事情遠沒有那么快就完結,也不會如此容易,就完了。
  而江碧羅也沒有獲得陳龍跟白蛟的信息,以后想要再進江城,恐怕會更加的困難。
  碧羅江面上發生的事情,陳龍也在凌晨雞鳴之前,天蒙蒙亮,就見到謝無用,知道發生了什么。
  陳龍知道自己暫時算安全了,白蛟還在院子水井內的水府恢復,眼下該知道江碧羅想要干些什么的存在,都基本知道,想來會有所防范。
  “城隍大人有什么說法?”
  陳龍望著謝無用詢問道,知道碧羅江邊發生事情,他更關注接下來會發生何事?
  “伺機而動,以防萬一。”
  謝無用開口,顯然對于這件事情,他的身份地位也太低,哪怕身為陰司鬼差,也不清楚江城隍會作何打算。
  “等!”
  陳龍想了想,聽出來個意思,事情未發,防范于未然,事到臨頭,須放膽,他也是放下心來。
  眼下城隍廟那邊也是靜觀其變,而就陳龍自己而言,當下也沒有什么危險,修仙問道順利,多學些法術,還算有時間。
  以后會怎么樣,要以后再說,到時看如何見招拆招了。
  眼下,但行好事,莫問將來,他首先要好好的賺錢報答趙老頭,才是正事。
  不過,江碧羅的事情,他遇上對方可能沒辦法,但碧羅江水神廟,就在碧羅江上,聳立于江城城外,他卻能夠干些什么。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