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39章 龍與鬼神托夢初較量

第39章 龍與鬼神托夢初較量


  鬼神托夢,自古有之。
  謝無用自從將陳龍提供的線索,告知判官之后,因為事情緊急,涉及碧羅江水神,接著就告于城隍江城隍。
  然而,陳龍畫畫之事,并不是只有城隍廟鬼神知道。
  碧羅江水神江碧羅亦心有感應,畫像所在,一番探尋,方知皂隸班頭這里發生的事情。
  至于陳龍,龍氣隱匿,城隍廟中陰冊不載,見廟不拜,此前乞丐,也無去過碧羅江水神廟中參拜過。
  故此,行蹤縹緲,江碧羅一番推算,明明知道此人在江城之內,卻發現江城之中,無絲毫蹤跡,哪怕一個方向,都推算不了。
  值此畫像牽引之際,碧羅江水神江碧羅,托夢于皂隸班頭夢中。
  嘩啦!嘩啦!
  江城下雨,雨幕之下,前方有江,那是碧羅江所在,此時,翻滾起來。
  皂隸班頭感覺莫名其妙,一身穿青色布衣,交領、窄袖長袍,下打密褶,腰間系束紅布織帶,赫然是白日里衙門裝束,“咦,我怎么會在這里?我不是陪兄弟們吃酒嗎?”
  前面江面上,翻滾著,出來一個虬髯中年人,他雙目一瞪,差點嚇壞皂隸班頭,“啊,妖怪!”腿脖子哆嗦,有一些發軟。
  不過,好在他也是衙門皂隸班頭,自然見多識廣,心里雖然發怵,卻也強自鎮定,對著江里的虬髯中年人大喊:“何方妖孽,敢在江城地頭作祟?”
  看著眼熟,皂隸班頭喝酒上頭的混沌思維,突然就清醒了起來,“強,強人,盜祥瑞的強人!”
  碧羅江水神當面,江碧羅還沒有說話,就已經被當成強人對待,他根本不用說。
  作為江河正神,正常情況下,他也不敢輕易明目張膽傷人性命,更別說是衙門的皂隸班頭,在這個世界,一方衙門的威能,有多么巨大,他哪怕身為水神,也是不敢輕觸其鋒芒。
  如果被打成淫祠淫祭,搗毀江神廟,恐怕神位不保,道行跌落。
  想到這里,他感覺自己好像來錯了,應該神不知鬼不覺以蛟龍本尊而來,而不是正神金身來這里,跟皂隸班頭詢問。
  如果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到時候,江城內外宣揚,對碧羅江水神廟做些什么,搗毀其金身,恐怕到時候他也是無力回天。
  一想到此,戾氣從江碧羅的眼中閃過,他想要一不做二不休,問出消息后,就將皂隸班頭扣押到水府,不讓他回去了。
  想到就做,江碧羅身為碧羅江水神,碧羅江又是三江交匯,占地幅員遼闊,手下蝦兵蟹將那也是不少,更有夜叉差遣手下,可謂是兵強馬壯。
  “將他抓回去。”
  江碧羅想都不想,一聲令下,碧羅江面水滾滾,蝦兵蟹將從他身后出來,手執大刀,蝦頭人身,蟹頭人身的蝦兵蟹將出來,著實讓皂隸班頭嚇個半死。
  本來腿脖子打顫,現在就直接軟了,跑也不知道怎么跑,他作為一個普通人,哪怕是皂隸班頭那也白瞎,面對蝦兵蟹將這種神異存在,緊張過頭,挪步都挪不動。
  啊!
  手腳發麻,口齒哆嗦,皂隸班頭還沒有被嚇尿,已經算是非常人了。
  就在蝦兵蟹將上岸,準備將皂隸班頭抓走的當頭,另一邊,江城城隍廟也接到謝無用的信息,作出反應,知道那個盜取龍鱗的人,恐怕就真的是碧羅江水神。
  而且,水神與寒山墮龍自家的瓜葛,本不歸江城城隍管,可涉及到普通老百姓的性命,游俠兒外來之人,死在寒山,這個還好說一些。
  但眼下,可能涉及江城的一眾屬官,那就要慎重對待了。
  要不然,稍有不慎,引發人憤,恐怕城隍廟都要吃不了兜著走,受到波及。
  雖然陰司鬼神都是地祇神靈,但是跟碧羅江水神相比,他們都是屬于鬼神神異的存在,管著陰司的事情,那就不能輕易打破陰陽,讓水神亂來,攪動江城老百姓的安寧生活。
  正因為如此,城隍當有命令,先查詢此時實情,也就找上皂隸班頭詢問情況再說。
  鬼神也不便法身駕臨詢問,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托夢詢問。
  這次也不例外,就準備托夢給皂隸班頭,卻發現其人并不在城中,對于這種情況,陰司最有手段查詢,一番查探,就查到了皂隸班頭早就被碧羅江水神托夢找去了。
  陰司之中,分文武兩判,在江城陰司城隍廟,文判掌賞善司、陰律司,武判掌管罰惡司、查察司。
  一查到皂隸班頭行蹤,武判官當機立斷,香火之力和地祇神通施展,領人殺出城外,巡游開道,勾魂使掠陣,更有武判座下鬼差緊隨,來到碧羅江岸邊,就見到水神遣蝦兵蟹將抓人的事情。
  “住手!”
  武判當面,一聲呵斥,手中令牌也是握了握,緊了緊,手下巡游當即手握刀柄,眾勾魂使也抓住腰間勾魂索,更有諸多鬼差,手執鐵尺,黑鐵鏈,眼看就要動手。
  天空中,陰風陣陣,下方,水波蕩漾,兩方人馬,在碧羅江頭,隔著皂隸班頭在中間,要干起來。
  “爾敢阻我家事?”
  江碧羅口中叱喝,似有龍吟相隨,站在碧羅江水面,踩著波濤,身后兵將不少,俱都緊了緊手中武器。
  “碧羅江水神,及早回頭,不要執迷不悟。”
  武判當面,心里其實也沒底,好在在出城的時候,就已經通知城隍大人。
  只是,哪怕他早有準備,也沒想到會出現在這種情況,“皂隸班頭為江城百姓,難道你要對他不利嗎?”
  “江城中人,見我侄兒龍鱗,以為天降祥瑞,世人貪欲,我拿回有何不可?”江碧羅陰沉著臉,對于陰司城隍的反應速度,也是始料未及,“你們城隍鬼神,手是否伸的太長了些?”
  此時此刻,他的腦海也閃過一個普通少年身影,難道一切都是他神機妙算?
  不過,想想卻并無可能,陰司城隍,豈是他一個小毛孩,哪怕修煉法術,但道行微末的人,能夠調遣的了呢?
  “你之家事,我自不愿意多管,可皂隸班頭乃江城百姓,我必將他平安帶回。”
  武判依然不退一步,此時此刻,保的皂隸班頭安全無恙回去,就算不錯了。
  江碧羅不想跟陰司城隍沖突,畢竟在一個地界里,然而他的麻煩,如果將皂隸班頭放回去,只會越來越大。
  武判見此,招魂鈴在手,不管如何,江城地界,陰司城隍也是神異世界,最大的一股勢力,佐佑城民性命無憂,安居樂業,是城池守護神陰司城隍的職責所在,不容退卻。
  就在這時,香火之力混合法力升騰,幾道神光自江城殺來,想來江城陰司城隍廟,已經接到武判訊息,前來支援。
  擺在江碧羅面前,只有兩個選擇,要么妥協,要么魚死網破。
  然而,此時矛盾并未到魚死網破的地步,對于江碧羅而言,如何選擇,顯而易見,他已經有了決斷,龍鱗他不是沒有,交出去就是了。
  至于,白蛟侄兒以及那個少年,他的雙眼戾氣閃現,再做以后打算。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