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30章 賣畫的少女

第30章 賣畫的少女


  出了門,陳龍自然是瀟灑俊朗,邁步向著城東江城老面,別提多騷包。
  可走著走著,他有些懵逼,穿衣一時爽,但穿出來后,他才發現在自己是去做工,根本不是書生郊游,穿青灰襕衫長袍去老面攤幫忙,怎么感覺都不合適。
  不過,他也想到個說法,那就是已經入學學習,趙老頭應該也沒什么問題了。
  想通之后,也不太過糾結,跨過大半個江城,途徑文人集市,天上不湊巧的下起了雨。
  淅瀝瀝的雨聲,洗刷著江城舊貌,換上新顏,就跟陳龍一樣,換上新衣,給人一種城市面貌煥然一新的感覺。
  眼見下雨不停,陳龍抬眼望天,發現自己學習的法術,還是太少了,如果現在會控水術,那行走于雨下,而滴水不沾,那豈不是美滋滋。
  躲在屋檐下,眼見雨慢慢的停了,又有將下的意思,“難道是天意,老天想要將自己留下來。”
  本來,陳龍就想著,先去江城老面幫忙過后,就來這邊集市詢問一下賣文鬻畫,大概什么行情。
  只不過,眼前下雨,天上怕不是真有龍神遨游,行云施雨呢。
  雨停,天未晴,陳龍走出屋檐,見得眼前集市重歸嬉鬧起來,有擺攤賣小吃,也有各種鋪子大開大門,開始做起生意。
  特別是酒館茶館等地,更是熱鬧起來,轉了幾圈,大概了解文人應該如何賺錢,大多落魄書生,不過就是給別人寫信,寫字,賺些生活費。
  對于像陸明這樣的,書法跟丹青造詣不淺的讀書人,那都是需要別人上門求請,字帖或畫的,其價值非普通書生可比。
  哪怕陳龍自認書法或丹青都不差,但他初出茅廬,沒有任何的名氣,就賣不起價。
  想要賣出好價錢,無異于癡人說夢話,想當然了。
  轟隆!
  閑逛不過兩圈,天公再次不作美,又開始打雷閃電轟鳴,眼看著又要下雨。
  雨天面攤生意不好,也沒有多少個客人,哪怕支起擋棚,也并不能夠阻擋多少雨勢,待得下大的時候,就要想辦法躲起來,躲避大雨。
  江城老面所在的位置,在下雨天,就借進入別人酒館做生意,靠近門口屋檐下借一個位置擺開攤檔,就開始賣面。
  當然,也不是平白無故可以在此做生意,每賣出一碗面,須得給酒館分潤利益,雖然不多,卻也少賺不少,也不過就是可以勉強做個生意,平本不虧罷了。
  下雨天做生意的事情,陳龍以前也經歷過,他人還在集市這邊,顧不了趙老頭那么多。
  雨再次下來,前方本來熱鬧的人,又走回到屋檐下躲避起來,雖然下雨,反而讓周圍的酒館鋪子的生意,變相的好了很多。
  陳龍也在人群之中,看著空蕩的集市街道,雨幕下,有一個女子撐著灰白色的油紙傘,在街道上行走,她的傘打的很低,雨幕遮掩的情況下,也看不清楚她長得怎么樣,只是得見她頭裹頭巾,身穿領皂紗褙子,平平常常,手中貼身抱著一卷畫。
  雨水淅瀝瀝的下來,本來行走在雨幕之中,有個少女,也沒什么值得關注。
  街道上行人不多,但也不是沒有,陳龍躲在屋檐下,之所以關注這個少女,不過是其有很大的特別之處。
  雨幕之下,水滴濺射而起,沾濕在少女的繡?上,卻發生了點點神異的變化,就好像水墨畫沾水,蔓延開來一片,眨眼的功夫,又恢復成少女長裙。
  這一幕,旁人或許看不到,陳龍卻能夠看得一清二楚,哪怕有雨幕的遮掩,修仙問道之后,視力極好,能夠看清楚對方雨水濺射下的變化,“難道,對方是紙片人不成?又或者,畫皮沾水掉色了。”
  他想到一個不算好笑的笑話,神話傳說神異志怪當中,妖怪行走人間,需畫皮遮掩自身妖氣的事情,在前世就聽說過。
  而來到這里,的確有神異存在,卻不清楚畫皮到底存不存在罷了。
  就從蛟龍記憶當中,也沒有聽說有妖魔鬼怪畫皮潛入凡間城池的事情。
  這個世界的妖怪,除非有所傳承,更多的妖魔鬼怪都是機緣巧合之下,有了靈智,成了妖卻沒有什么傳承,想要修行更進一步,十分的困難。
  當然,這是相對于有傳承的修仙問道者而言,很多妖怪也不算什么,就是有了些許神異,自行吞吐日精月華之后,有了靈智,能夠緩慢的修煉罷了。
  大多數妖怪,都跟瞎老道一樣,沒有一個傳承,或者得到一點遺留,會點法術,卻真的說起來,跟白蛟這種有龍珠傳承的蛟龍,沒辦法比。
  哪怕是赤螭,也是潛伏地下千六百尺多少年,依然沒有化龍的機會,才會想到幻化嬴府,利用筑夢篇筑就龍夢,奪浩然正氣的事情。
  眼前的少女,陳龍暫時不清楚對方是什么來頭,她走在雨幕下,又極力的避免碰到水,更是不愿意躲到屋檐下來,就在街道上行走,好像在尋找著什么,又好像是漫無目的亂走。
  走著的時候,腳步緊且快,更是有一絲慌亂,好像這雨如果停了,她會發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
  陳龍見到少女的身姿,腦海中無端端的閃過這么個念頭,眼前的雨,跟少女到底有什么關系?
  既然不愿意淋濕自己,又害怕雨停,在尋找著什么,事出反常必有妖,少女非常人。
  少女在外面的街道上,晃蕩了兩圈,見得屋檐下的一群討生活的糙漢子,不忘調侃起來,“姑娘,別害羞,風大雨大的,我們讓個位置給你,進來避雨啊。”
  “就是,就是,在雨中,油傘也頂不了什么用。”
  “我就讓開一些,姑娘進來啊。”
  都是在集市討生活的淳樸老百姓跟尋常書生,見到皂色長裙少女的舉動,開口提醒起來。
  陳龍在人群之中,也沒有說話,就是看著,觀察少女的舉動,想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
  至少,對方現在還沒有做出什么神異舉動,光天白日的想來對方也不好大庭廣眾干些什么邪異做的事情。
  看著看著,他擋不住好奇,法眼打開,望過去,卻發現少女不但不是妖怪,反而有一絲輕靈的仙靈之感。
  而她手中的畫,反而有些雜亂的妖氣淡淡飄蕩出來,時有時無,期間夾雜著絲絲微不可擦的龍氣。
  這一幕,就讓陳龍更加的疑惑了。
  眼前的人,有給人輕靈之感,不是妖怪,有一絲仙道靈氣隱藏在體內,而她手中的畫卷,卻有妖氣跟龍氣,而且還時有時無,就好像要斷絕了一般。
  “賣畫,誰要買我的畫啊,十兩銀子,賣了我就走。”
  少女并不進來,反而來到屋檐下,露出面容,面如土色,呈現灰白色,沒有血色的要賣畫。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