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29章 豐神俊朗少年郎

第29章 豐神俊朗少年郎


  清晨的陽光照射進來,陳龍慢慢醒來,感覺神清氣爽,他昨夜化龍之后修仙,事半功倍。
  體內的穴竅星辰之中,閃爍在體內,其中有一顆,龍氣增長幾絲。
  “原來,真龍打瞌睡,我也可以化龍控制對方的身體。”
  陳龍起來第一句話,讓外人聽見,恐怕會感覺莫名其妙,瞎老道就這樣,莫名其妙,化龍什么的,難道陳龍為真龍下凡?他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老道,你怎么在這里?”
  陳龍從迷糊中緩過來,見到瞎老道的蒼目之中透著絲絲血絲,有些好奇詢問。
  對于昨天喝斷片見到老道的事情,完全想不起來,他當時的意識早就轉移到龍龜身上去了。
  更別說,最后學習到了五龍盤體睡功。
  現在對于睡功的內容,更是清晰無比,五龍盤體功主要是在睡覺前或睡眠中修煉的一種功法。
  采用五龍盤體式,所謂五龍乃是指兩手,兩腿與軀干,這五個部位都要盤曲如龍,故稱五龍盤體。
  口訣也一想就浮現在腦海,經過一晚上的修煉,陳龍神清氣足,身體靈氣深蘊。
  此前他身體的損耗,在獲得龍氣并引導龍氣潛藏在周身穴竅之后,已經補足很多,說不得不用多少時間,就可以進行練氣,到時候體內丹爐熔煉五行,轉陰陽,練出法力,猶如臂使,很多法術都可以用了。
  更別說,體內敕令神通的存在,那是一種玄奧神異的手段,非尋常修仙問道之人,可以獲得,非有道真修,得道高人才能夠獲得跟使用。
  陳龍能夠擁有此種神異能力,跟他掉落鎖龍潭,穿越到這個世界,不無關系。
  聽得陳龍的問話,瞎老道咳嗽起來,“咳咳!”
  他能說啥?他苦苦守候一晚上,雖然看陳龍的睡姿神異,可也觀察了一晚上,沒有所得之余,就是還要兼顧看守陳龍陰冊,那可是擁有性命關系的東西,他自然知道不能有任何差池。
  見到老道盯著自己身前的一本書,陳龍將之拾起,卻是笑起來,感受到散發陰氣的書籍,應該是一本陰冊,卻不知從何而來,有些好奇詢問,“這是?”
  陰司簿冊,畫像記冊之后,就能夠感應到記錄之人的狀況,能感受到人壽元的減少,能感受記錄之人的福祿德業的變化等。
  此時陰冊送過來,陳龍可就跟那消了生死簿的孫猴子一樣,從此遨游天際,不歸陰司城隍廟管了,他干了什么事情,江城城隍有司,亦不能詳細查探,尋得他的蹤跡。
  “昨夜謝鬼差跟文判來此,說江城城隍,將陰冊送回于你。”
  瞎老道眨了下眼睛,對陳龍解釋道,直到陳龍手握陰冊,他的任務才算是完成。
  當時雖然沒有跟文判有所言語,可看他目光,就能知其意。
  如果還要在江城混下去的話,恐怕就不能夠過于得罪江城城隍廟,將事情給辦砸了。
  在別人的地頭行走,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更別說,瞎老道也不想承認,那就是他的道行雖然不錯,但作為山野雜道,缺少傳承的情況下,如果不是從陳龍身上得到練氣決,法力都修煉不出來。
  靈氣存于身體,靈機深蘊,但說起來,導氣入體,靈氣所能夠達到的效果,跟法力差別不大,但有個本質的區別。
  那就是,法力于修仙問道人來說,那就跟自己的手腳一般,言出法隨,說用就用。
  但靈氣不是,那只是工具,能用,也能夠達到法力的效果,卻沒有法力這樣,猶如臂使,要真的用前世的話說,那就是跟義肢一樣,雖然一樣能夠達到使用的目的,用起來卻也有諸多不暢,也有不便。
  陳龍隨手一翻陰冊,從頭到尾快速的看了一遍,對于前身過往,基本就記下。
  前身沒有太多特別的事情,無非是出生有些曲折,跟十幾年前受了那場真龍之爭的影響,所以成為孤兒。
  至于他以前的身份,陳龍已經修仙問道,導氣入體。
  眼下,也絲毫不在意。
  不過,得人身體重生,怎么的身體的父母何許人,以后出了江城,終究要去找上一找,了卻前身的心事。
  這本陰冊中記載的事情,可以說跟他有關系,也可以說跟陳龍沒關系,對他的人生記載,已經不準。
  抓著最上面的一頁,靈機涌出,直接撕毀造冊畫像,從此他真的是不在陰司城隍廟中,無影蹤咯。
  隨后,陳龍將陰冊一丟,丟到外院簡易床鋪床底下去了。
  瞎老道見到陳龍的動作,也不知道做何感想好,他辛苦守護一夜,就這樣被丟到床底。
  個人陰冊對這個世界的人來說,有多重要,老道很清楚,難道陳龍能跳出陰司影響,能夠無視陰冊的作用不成?
  陳龍見得瞎老道的表情,拱手作揖,對他一笑,然后抬頭望天,走了出去,離開棗子巷宅院。
  在出門的瞬間,陳龍靈機鼓動,原本褶皺的衣服變得平整,身上修仙導氣之后,自身無垢之體初成,凡俗污漬不沾,些許塵埃盡除。
  出得棗子巷宅院,神清氣爽,精神奕奕,一副少年活力無限之氣息展露無遺。
  他在想,自己了結了陸明的事情,轉變交了個朋友,在江城,還有特別需要關注的人,恐怕就是趙老頭了。
  當初,他穿越過來,餓著肚子行走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那是多么的孤獨,無助與弱小,趙老頭收留了他。
  他是不是應該給對方一筆銀子,買間房子,請兩個婢女,讓他安詳晚年,江城老面就請個伙計,打打下手,或者開個真正的面館?
  這么想著剛出門,卻有少年找上門來,說陸明有所交代,給了他一個包裹。
  打開包裹,三套襕衫,淡藍,青灰,米白三色,還有一錠銀子,掂量一下大概十兩,還有張紙條,上書:恩同再造,知己難求。
  就沒有再說其他什么了,這個世界的十兩銀子,可不少,江城老面吃個面,也不過兩個銅板,一兩銀子可是一千個銅板,十兩就是一萬塊錢。
  說多不多,說少不少,陳龍回轉棗子巷宅院,原本破舊的短襯換下來,換上青灰襕衫,換上長袍,整個人的氣質為之一變,好一個豐神俊朗的少年郎,真像個翩翩公子,卻有一股超脫凡俗,出塵世外的氣息,似謫仙下凡。
  等他再出來的時候,瞎老道抬頭望天,一臉思索,陳龍好奇詢問:“老道,在干嘛?”
  “啊,不是你讓我,望天嗎?感悟仙道?”
  瞎老道煞有其事的說道,陳龍聽到,反應過來,他剛剛看天色落在老道眼中,又被過度解讀了,他能說什么,唯有順著瞎老道的話說下去,隨口瞎掰,“對對對,清氣上升,濁氣下降,望天好啊,望得玄機納自身,你繼續,我先出門一趟。”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