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28章 化龍龜悟五龍盤體睡功

第28章 化龍龜悟五龍盤體睡功


  城隍陰司法域發生的事情,陳龍并不清楚,難得陸明將他引為知己,就如對方所言,當浮一太白。
  陳龍的確喝醉了,而且是兩人一起喝的伶仃大醉,喝到月上中天。
  喝酒期間,陸明說了很多認可的話,對于陳龍在讀書一途的天賦,大贊其才,不讀書簡直是浪費生命。
  當然,陳龍壓根沒有一點去參加科考,認真讀科考文章的意思。
  他喜歡讀書,甭管是前世還是現在,他練習書法跟丹青,找的字帖或者畫卷來看,那都是懷著看名人軼事的心態去看。
  不管是這些書籍還是神異經,要說起來那都是雜書,要說古代書生科考或圣賢書等常人認知中的正經書,他一本都沒有認真看過,大多都是翻了翻,興趣寥寥。
  但是哪怕如此,修仙導氣入體之后,也是耳聰目明,記憶力都有極大的提升,看過一遍的書,基本能知道其中大概意思,有個別內容還能背出來,頗有一種好讀書不求甚解的意思。
  兩個男人喝的大醉,各回各家,陸明臨別之際,不忘言說要送陳龍幾套襕衫,不想他明明天賦異稟是個讀書種子,卻穿著短襯,跟個鄉下人泥腿子似得。
  陸明大才子不缺錢啊,隨便一幅字,一幅畫,都能夠讓自己吃喝喝一年,更別說還要兼顧維持鹿鳴書館的運作。
  要不然,以那些學生的束脩資費,陸明又不多收學費,別說開書館,維持鹿鳴書館的運作,就是他自己吃飯,恐怕都成問題。
  對此,陳龍不置可否,以前可能還會想著,賺錢,現在修仙導氣入體之后,接觸神異的世界,心也就淡了,他想在此了卻江城心中事,就要浪跡天涯去了。
  本可用體內靈力逼出酒意,不過陳龍并未如此,這世界的酒度數終究有些低了,跟陸明喝酒,就跟喝了啤酒一樣,有些暈暈沉沉,卻無太多其他的副作用。
  行走在大街上,一步三拐的朝著棗子巷宅院走去,陳龍發現自己很適應這種狀態,跟他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差不多。
  那時候也是做夢,每天也跟現在這樣,昏昏沉沉,經歷各種夢龍的事情,各種不一樣的體驗。
  今天就差不多,喝酒過后,神識潛藏起來,大有做夢化龍去了的感覺。
  幾天沒有做夢化龍,今天好像又有一絲似夢似幻,想要化龍,卻又意識有些恍惚,他感覺自己身處一個入海口的大江大河邊山上。
  眼前朦朧,背有千斤力壓迫下來,不用說,走著走著,醉酒入夢,又化龍了。
  腦袋暈沉的感覺,讓他知道,自己所化之龍,狀態也有一些渾渾噩噩,意識潛藏,不過并無任何損傷,感覺上就應該是,睡著了。
  此時他的情況,不似蛟龍等蛇形神異生物,反而是龍頭龜身,頭蓋骨隆起呈瘤狀,龍角向后方鉤彎,額頭亦隆起,環狀龍眼,鼻梁下陷,鼻翼微隆,成蒜頭狀;口扁平,張口露齒,長長的鼻須向后飄拂于耳際,蛇形龍頸,肌肉強壯,龜身前肢直立支撐,后肢彎曲,龜殼上刻有一周棱形肋甲,中脊線上刻有一豎排棱形背甲,腳踝處堆滿肥厚凸起的褶皺,短小龜尾。
  “龍龜?”
  陳龍瞬間清醒起來,蛇形龍頸回頭一望,龜背上有一座石碑,碑文也玄奧,初看雪白一片,空白平整,聚氣凝神,法眼之下,越來越感覺頭有一些發暈。
  久觀之下,方有文字顯現出來,石碑最上方,出現一個巨大的鎮字,散發祥瑞,和諧,長壽,高貴之感。
  再看,五龍盤體睡功幾個大字,出現在石碑鎮字之下。
  下書:“東首而寢,側身而眠。如犬之屈,若龍之盤。一手屈肱枕頭,一手直摩臍眼。一只腳伸,一只腳綣。神不外馳,炁自泰然。收神下藏丹田,二炁和合成丹。”
  陳龍看了看,他也算是導氣入體的人了,對于修仙知識有不小的理解,這一篇功法之中,是一種結合導氣跟練氣于一身的微言大妙,寥寥數字卻能將導氣跟練起兩個階段,給概括其中。
  更難能可貴的是,此功的修煉方式,很是神奇,只需要睡著,根據功法所述跟著練,那就能睡覺就變強。
  看著看著,陳龍不自覺入了神,而他江城身軀,猶如睡夢中人,左拐右拐,就跟個夢游的人一樣,拐進了棗子巷宅院。
  宅院之內,再次回來的瞎老道,見到陳龍,想要打招呼,見他雙眼微微瞇起,時瞇時閉,乍一看,陳龍就是閉著眼睛,在走路。
  進了宅院,也不跟瞎老道打招呼,也不管老黃狗跑過來,想要對他點頭擺尾的舉動,腳下生了眼睛一樣,一繞一轉,就跨過黃狗的阻礙。
  越過老黃狗后,陳龍來到棗子巷前院,就在前院躺下,那姿勢如犬之曲,似龍之盤,其睡姿竟然如龍龜背上石碑所述功法一模一樣。
  瞎老道本以為自己初入練氣,特來告知陳龍這個好消息,已經初窺門徑,只要修煉下去,就能夠練氣有成。
  正所謂法不輕傳,他感覺自己的付出,實在是太少了,根本抵不過一篇練氣決。
  然而,來到棗子巷宅院之后,見得陳龍如此表現,要說一句,人比人氣死人,仙比仙,差九天,沒辦法跟他比啊。
  他氣嗎?氣死個人了!
  他認為應該鄭重對待,且十分看重的事情,在陳龍而言,也不過隨手而為,妙手所為。
  這么想,瞎老道對陳龍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碧羅江泛濫一發不可收拾,眼見他睡姿,都感覺神異玄妙,其中隱含大道至理,仙道妙處,無不感慨不已,“高人行事,非比一般,看不透,看不懂,比不了,比不得啊!”
  當是時,棗子巷宅院陰風氣,瞎老道蒼目一觀,卻是不敢說話了。
  只見宅院之內,憑空突兀出現兩個男人,其中一個就是謝無用鬼差,看他表現,好像還以另一人為尊,跟隨其后。
  站在謝無用身前的是一個手執典籍的男人,瞎老道不敢說話,卻感覺陰氣升騰,整個棗子巷宅院都陰冷了許多,更是有檀香味撲鼻。
  不用說,以白衣男子身上的檀香氣味,想來比謝無用的地位要更高,在陰司之中,城隍廟內,恐怕都是有職司的大神。
  兩鬼神一出現,就見到陳龍躺在前院,身上散發淡淡的香味,似酒香,又似花香,更似檀香,讓人心曠神怡,香生心經,眾神皆定之感。
  謝無用跟陳龍打過不少交道,見到他跟文判當面,陳龍卻毫無反映,就想向前叫醒陳龍,卻被城隍文判拉住,對他小聲說道:“仙長悟道于此,遍體生香,我等不便侵擾。”
  “香!”
  經此提醒,謝無用聳聳鼻子,方聞到那種玄妙香味,聞著心神寧靜,好像昏昏欲睡,欲夢仙了去。
  這股香味,不濃烈,如果不細心發現,或者道行不夠的情況下,恐怕都一時半會發現不了。
  說完,見到謝無用反應過來,文判對著陳龍就是抱手作揖,沒有說話,只是雙眼之中,有些欣喜,卻得了些許好處。
  “仙長陰冊在此,城隍命我等,將其送回。”
  說著,將手中的一本虛幻的書冊,放在陳龍的面前,書冊放下,自有陰風倒卷,圍繞著陰冊而來,不一會,虛幻的書冊,就變成了一本實體書,出現在陳龍的面前。
  “告辭。”
  文判官眼見書冊出現,作了一揖,隨后話也不多說,轉身看了瞎老道一眼,那意思很明白,保護好陰冊,不想打擾陳龍睡夢悟道,卻讓老道看好陰冊,別出了什么岔子。
  四目相對,眼神交流,明其含義,文判跟謝無用周身陰風倒卷,消失無蹤。
  徒留老道愕然神情,站在原地,看著陰冊十分無語,這都是什么事啊?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