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27章 字出驚鬼神

第27章 字出驚鬼神


  洗墨池的池水,因為常年的洗墨筆跟硯臺,早就漆黑如墨。
  別說池水,就是池壁,又或者池邊的花草樹木,都有絲絲墨跡。
  陳龍全身心的在寫字,洗墨池中的池水滾湯似的翻滾起來,其中墨色,更是朝著陳龍所寫的字匯聚過去。
  一條一條墨影,猶如池中游魚,一條條,一群群就跟水墨畫卷組成的丹青畫面,活了過來。
  其中似有墨色游魚,欲躍水面而出,魚躍龍門,成墨色黑龍,化龍而去。
  此間變化,有陳龍敕令音影響,亦有他體內龍氣所牽引,顯化神異而出。
  陸明在一旁看呆了,在他的人生中,從未見過如此之事,哪怕城外赤螭龍夢之內,他雖然也聽說自己被拉入了螭蛟之夢。
  但經歷過的事情,不過是在嬴府之內,跟個嬌滴滴的小娘子,嬴夢姬喜結連理,拜過堂罷了。
  螭蛟如何?是何模樣?如何神異?卻是一慨不知。
  別說陸明這個書生主角,就是當時的城隍陰司鬼差謝無用,亦是并無目睹赤螭真身,只是后來聽陳龍所言,地下千六百丈,潛伏赤螭于地。
  此時神異場景,出現在陳龍的筆下,墨色的池水翻滾,細看之下會發現,并不是池水翻滾,而是其中不知道融合了多久的墨在游動,好像里面的墨,身具靈性,有了生命,在池水方圓三丈區域內,游龍入海,翱翔九霄,突破洗墨池天地。
  那片天地看似很小,其中墨色卻可化萬物,也能夠凝聚成眾生。
  然而,此時靠近最上面的水面,陳龍筆尖,所觸的地方,卻猶如遠古大神,手執神筆,寫天憲,字出法隨,整個天地,都隨著他的筆尖,而風云變幻,滄海桑田,俱都聽隨調遣,朝著他筆尖劃過的痕跡,凝聚成字。
  一筆落,筆走龍蛇,時時只見龍蛇走,左盤右蹙旭驚電。
  一氣呵成,三種筆法,楷、行、草三體,寫就一歌,曰:正氣歌。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是氣所磅礴,凜烈萬古存。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三綱實系命,道義為之根……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如此再寒暑,百癘自辟易……陰陽不能賊。顧此耿耿存,仰視浮云白……古道照顏色。”
  除卻舊有世界名人典故更替外,陳龍卻是一字不差寫就,以情景為要點,融三種筆法,一一寫出。
  陸明眼見墨色池水凝聚成一篇,呢喃起來,額頭生汗,青筋乍起,騷到癢出,喜怒于形,變幻不止。
  陳龍寫完收筆,醞釀良久,觀看此間世界書帖或軼事典籍多日,臨摹書寫,又在池邊醞釀良久,引一點靈機于筆尖,書寫而成篇幅,豈能太差,更別說其中內容,千古流傳。
  筆停,天地感召,洗墨池之內,似有龍吟,有墨色游魚欲破池而出,墨色龍影竄起米許多高,最后,在虛空之中發出龍吟,回轉正氣歌篇章之內,化作古道照顏色之最后的句點,盤旋潛藏于此。
  洗墨池周圍,更是如繁華盛開,墨香撲鼻。
  這是在現實,也就是陸明眼中所能夠看到的畫面跟聞到的,而且能感受其中有一股,純正博大而又剛強之氣,撲面而來。
  隨著呢喃,陸明眼中,完全被眼前的正氣歌所折服,那種天地之間的凜然正氣,深深的震懾他的心弦。
  呢喃著,就讀出聲來,緊接著,又唱起來,最后,歌以吼之。
  隨著吼聲,他所經歷過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卻歷歷在目,不斷的浮現的在他的腦海,明晰自己一直以來的堅持,以及被愚昧了的本心,去其蒙塵,通氣透亮,體表生光,浩然正氣,應激而出。
  陳龍見得陸明沉醉于正氣歌之中,時而堅毅,時而淡漠,時而鎖眉,時而輕笑,時而嘆息,時而瘋狂,時而狂熱似火,時而沮喪垂頭……就好像,正在經歷,他的一生,回顧他年輕的生命,所感所悟,更深一層。
  “陳師!”
  陸明睜開眼睛,就見陳龍一臉善意的笑容,站在洗墨池一旁,對他恭敬作揖,彎腰致謝,他感覺此時此刻,神清氣爽,一股若有若無的蒙蔽靈覺的霧氣,俱都煙消云散。
  浩然正氣激發而出,自然能助讀書人固守本心,明心見性,讓陸明感覺好像猶如新生。
  此前之所以并無如此巨大的感覺,他說起來,從小到大亦算是個讀書種子,天賦異稟之人物,一直都機靈聰慧,其心蒙塵猶未知,直到失去,方知可貴。
  今時今日方知我是我,真正勘破阻擋在他面前的迷霧,頓悟生氣,浩然正氣放光明。
  “哈哈,我可不敢為師,如你所言,我和你,不過是同道中人,走過一程罷了。”
  陳龍大笑出聲,將陸明所說的話,還給他。
  聞聽此言,陸明亦是大笑出聲,心知陳龍之灑脫,也不矯情,“得此佳友,今日當浮一太白”
  “哈哈,好,今日盡飲。”
  陳龍也是笑起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一起去喝個小酒。
  他自從來到這個世界,條件所限,還從沒有喝過這里的酒。
  今日,就開葷了。
  陳龍跟陸明一起去喝酒了,然而他筆書正氣放光明,陰司所在江城城隍法界之內,一道墨色龍影無中生有,自鹿鳴書館所在,騰空而起,欲上九天。
  詩出驚鬼神,陰司城隍法界有異象。
  鹿鳴書館更是大放光芒,映照出墨龍升天,非邪祟,江城隍正煩憂赤螭之事,螭蛟潛藏地下千六百丈地下,不知其深淺。
  以此前嬴府手段,雖知其非邪祟,然螭蛟走蛟,不得不防,諸般手段卻拿對方沒有絲毫的辦法。
  也就在今天,又在城中城隍陰司法域范圍之內,又有神異之事發生,且大放光明,其中更是純正博大而又剛強,中正平和,“難道有圣人出世不成?來人,去查。”
  江城隍一聲令下,自有陰司巡游去調查,不一會,就明白發生在鹿鳴書館的事情,其中更是言說,“洗墨池內水通透純凈,滿池生香,只留一篇章凝而不散在其中,正氣歌,天地……”
  陰司日巡游將事情的經過,以及洗墨池所見所聞,一一述說,又將正氣歌內容,報以城隍。
  “快,讓文判來此,尋陳龍陰冊過來。”
  江城隍在城隍法域大殿正中的座位坐下,耐心等待文判官的到來,不久,文判官到來,他心中早有計較,就率先開口:“將陳龍之陰冊,盡數送去予他。”
  “大人,陰冊記載其人善惡禍福,生老病死之事,豈可輕易送人,這……”
  “此子非常人,似落凡謫仙,我等守護城池,管生人亡靈,獎善罰惡,生死禍福,邪祟之事,陰冊所述,已然無用,七日前赤螭之事,我等束手無策,今日又發浩然正氣,恐有圣人出,我等豈能管到他?”
  “這……”
  文判官聽到江城隍的話,也反應過來,心知城隍有意交好,更加看重陳龍,就不再遲疑,應諾去處理公事。
  江城隍見得屬下離去,卻有一言,未能盡述,“恐怕跟前段時間,寒山墮龍之事,與他也不無關聯,不管如何,觀此子行為舉止有度,卻非惡人,應多加交好。”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