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25章 天賦異稟

第25章 天賦異稟


  一路走,一路想,陳龍本想隨意丟一首可激勵人堅持自我,明心見性,激發浩然正氣的詩詞給陸明,裝完逼就跑。
  奈何實力不允許,裝逼有風險,他必須得謹慎。
  以他如雞爪般的筆法,估計最后達不到效果不說,可能還裝成傻逼。
  沒有一定的故事鋪墊跟環境條件烘托,哪怕一件牛逼的事情,恐怕做起來,那也是傻逼行為,沒點逼格。
  比如前世所知,關于一道珍珠翡翠白玉湯菜的傳說,白菜幫子、菠菜葉兒、餿豆腐和剩鍋巴碎米粒兒做成的一道湯品。
  尋常人家,感覺也就大雜燴,做的難看些跟潲水無異。
  然而明皇帝老朱吃了,上一個雅名,從此此菜廣為人知,成為一段佳話。
  所以,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做的不好,做了也白做,做事需要看以什么方式去做,才能夠達到最好的效果。
  對于陳龍而言,能夠激發陸明體內潛藏浩然正氣出來,才算報其教授之恩,了卻心中事,方可事了人逍遙。
  如果方式不對,不但不能幫助到陸明,再行此事,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想要再激發陸明體內潛藏的浩然正氣,將會極其困難。
  詢問過后,陳龍走進鹿鳴書館,找到在洗墨池苦心冥想,時不時劃水,卻不得其所的陸明,“陸先生,你在干嘛?”
  見得如此情況,陳龍知道陸明氣息隱晦,浩然正氣潛藏,昨日悟性跟才學,文氣也是隱暗不定。
  “嗯?陳龍,你來了?”
  陸明經此昨夜之事,對陳龍自然而生好感。
  “我想學習寫書法或畫丹青,不知先生可否?”
  陳龍抱手作揖,束脩未帶卻來求學,在這個世界來說,算是有些不禮貌。
  然而,對于陸明而言,經歷過昨夜的事情,陳龍非一般人,行非常事,舉動異于常人,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地方。
  “行!隨我來。”
  陸明執筆起身,帶著陳龍回去書館,陳龍瞥了一眼漆黑如墨的洗筆池,以及池邊散落的一堆廢筆,若有所思,跟隨其后。
  進入鹿鳴書館教室,陸明亦無任何的客套,時至此時,學生們已經回去,他又有苦惱在心中,別的不說,多一個人陪著交流交流,也是好,能好好的疏解煩悶心情。
  更別說這個人是陳龍,昨夜之事,陸明亦是看不透陳龍,到底是何許人也?
  陸明教授寫字,無任何矯情,句句直指關鍵,首先從執筆開始,先說坐姿,兩腳平放,身要穩,重心不偏,頭要端,視線集中,背要直,胸桌距離要保持,左手按紙,右手提筆書寫,左手輔之,重心穩。
  又再說,筆法基礎,五字執筆法,擫、押、鉤、格、抵。
  雖云五字,身教則易,言傳難明,陸明言傳身教,開始說起來。
  陳龍本非愚鈍之人,更別說,修仙問道,導氣入體之后,神清氣明,記憶力亦是加強許多,往日里對于這些學習的事情,雖未說看不懂,可在陸明說過一遍,即可記住,也是非比尋常的事情。
  陸明眼見此情此景,心中大喜,筆法必須手授,難以言傳,著為文字,則更覺膈膜。
  然而對于陳龍而言,卻非如此,福至心靈,一點靈性在心間,他執筆書寫,如有神助,自然而然,好像就能夠理解陸明所言。
  陸明大喜,知陳龍非常人,卻沒想到,可以說是天才,其天賦能力,遠超尋常,就是相對于他自己,亦是猶有過之,遂沉溺于教授之中。
  教授本為相互的事情,一方是教,另一方是接受,如果彼此雙方,言出即可理解,而又即時給予正確反饋。
  那對于教育者而言,也是一種享受,此時教授陳龍學習筆法,對于陸明而言,就是享受。
  他不但在教授陳龍的時候,獲得相應的反饋,更是在彼此教授的情況下,反饋回一些關于練習書法的感悟。
  這個過程,好像讓陸明再次重走一次學習的過程,從無到有,從如何執筆開始,到能寫字,會丹青,再到以心使筆,心動則筆動的境界。
  然陳龍作為,卻在極短的時間內,從以手執筆,到嫻熟,大成,練眼練腦,練手,練指力,練腕力,練手感。
  筆從一開始的不聽使喚到逐漸的成熟這么個過程,卻在極速的縮短,如此書寫只要不失去法度,也就會學有所得,可謂追求技巧上的大成。
  陸明也是心生喜悅,他教書育人,偶的佳徒,明心見性,浩然正氣潛藏,欲有再起之勢。
  陳龍感應學習書法的迅速增益,對于自身的變化,也是暗暗稱奇。
  他知道修仙問道,有諸多好處,體內有所虧損,得以補缺,可讓他長命百歲,健康無憂。
  此時所表現的天賦,讓他自認為天才亦不為過,學東西很快,身體力行,在陸明的言傳身教,手授的情況下,對方所言知識俱都記住,對方所說運筆要領,俱都熟悉,且能融會貫通,很快就能夠做好,做出來。
  對于陳龍而言,此時的變化,亦是爽快連連,他從未想過,學習這件事情,亦有如此樂趣,就好像打游戲通關,手感爆表,見人殺人,鋼槍無敵,順利吃雞那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接下來,陳龍三日能行文,五日會寫字,七日可畫丹青。
  一心沉溺于學習書法之中,陳龍卻無任何疲憊的感覺,反而感覺充實,早去面攤,午練筆,晚修仙,無不逍遙。
  說來亦是神奇,江城七日之內,也是風平浪靜,除了有人在傳,龍鱗丟失之事,江城上下官員們無不發了狠,去調查外。
  剩下的事情,卻并無特別,都是家長里短,稀疏平常。
  或許,這才是生活,沉溺于書法的世界,陳龍都差點忘記,當初的目的。
  此時的他,不再是那個為了激發陸明浩然正氣,心懷著強烈目的性的陳龍,然而他抬頭一看,法眼之下,陸明浩然正氣增長不少,更是大有一觸即發的意思。
  只要再有一個事情刺激,恐怕就可再復當日之情況,浩然正氣大放光明,不愧為讀書人之氣派。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