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23章 神異經天書

第23章 神異經天書


  回到江城,陳龍也并無不可隱瞞,除了自己做夢化龍的事情隱秘外,其他事情,都悉數說明。
  這更讓江城城隍一眾鬼神疑惑,難道真的是普通人?
  如果是普通人,他們不能發現赤螭潛伏,也不知道龍夢關竅,怎么陳龍就能夠發現了呢?
  事情,顯然不可能那么簡單?對陳龍如此坦蕩,更顯重視。
  他們也知道陳龍心懷善意,也不好過多詢問,尋根問底。
  只是,俱都多留了一個心,想著能交好最好,不能交好,也竊不能輕易得罪。
  離開城隍廟,陳龍也沒有見得謝無用,本想尋他要拿典籍之事,想了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此時,謝無用應該公務繁忙,發生了赤螭之事,可是有得他忙,一應事情,他必然要說予城隍廟諸位鬼神。
  赤螭潛藏,如走蛟而出,必然洪水滔天,蛟龍入海,到時候可能會生靈涂炭。
  此時發現螭蛟之事,對江城而言,無異于是大喜事,可以提前防患于未然,如有辦法轉圜,到時也能夠免得一場禍害。
  如此大事,城隍廟上下自然不敢輕易處置,需認真對待,想辦法佐佑城民,讓百姓幸免涂炭。
  沒有見到謝無用,陳龍唯有自行回轉棗子巷宅院,從城隍廟所在的城南安善坊,一路差點也跑斷了腿,回到城西棗子坊,趕在坊市關門之際,入了坊內。
  回到棗子巷,卻不見瞎老道其人,也不知道是走了,還是去找個僻靜的地方,參悟練氣決妙法去了。
  剩下的赤狐在后院,估計也跟以前一樣,不會輕易到前院來。
  陳龍就簡單煮面,解決自己的肚子問題,吃了齋面,就在前院先是回憶一遍,所獲筑夢篇內容,隨后,參悟瞎老道所給的畫門遁行法術。
  修煉不知時日過,是夜,月華如練灑落棗子巷院落,陳龍感悟玄法,腦后生光,卻是心有所悟。
  當夜子時,謝無用好像擦著點就來到棗子巷宅院。
  他將一本書給予陳龍,開口說道:“這是城隍大人所給,記錄奇聞異事,神異玄奇之事的典籍。”
  經此赤螭龍夢事件,謝無用反而感覺跟陳龍更熟悉,而且也更看不透他了,就是打算懷著結交的善意,跟他交往。
  “嗯?”
  法眼之下,天篆初顯,天書一卷,置于眼前,陳龍看了看書名,跟內容,卻無巧不成書,赫然是神異經全本。
  “那幫我跟江城隍,道聲謝。”
  陳龍并不客氣,接過之后,掃了一眼內容,暫且放下,跟謝無用說了一句。
  隨后,就沒什么好說了,他準備看書。
  經歷赤螭一事,他更知自己眼界之狹窄,對于神異之事了解太淺的害處。
  如果這次不是因為做夢化龍,曾經經歷過赤螭夢龍之事,恐怕會被困于夢中,難以出來。
  都說南柯一夢,一夢千年,一個不慎,恐怕就會沉淪在夢中,醉生夢死。
  別說那些普通人,就是說陳龍跟謝無用鬼差,如果嬴夢姬真的有心留他們在夢中,他們就是出了嬴府,那也是沒有用處的。
  廣大天地,都在赤螭龍夢之內,嬴夢姬所構筑的夢境,別的不說,最起碼江城人文情況,估計就讓陳龍這個來這里才半個多月的半吊子,發現不出任何端倪來。
  所以,他打開神異經就看的如癡如醉,神異經是一本古代的神異志怪的寫實類小說,對于一些神異之事的傳聞,都有所記載。
  而且,神異經不但記載了妖魔鬼怪的一些事情,就是城隍神祇,江河山正神等,也有記載。
  陳龍看的,深陷其中,反觀謝無用,見得他如此表現,也沒有什么好說,說多無益,陳龍壓根不搭理他,看書入了迷的人,恐怕一時半會叫不醒了。
  喔喔!喔喔!
  不知不覺,一夜就過,陳龍抬頭望天,卻不想看書太過沉迷,讓他想起當年看小說的日子。
  本來就在睡覺前,想著看一會,或者看一章馬上就睡,可看著看著,情節故事吸引,深陷其中,看完一章,再看一章,還看一章,一睜眼,已經是修仙一夜,黑眼圈雙目,大大的眼袋,讓人欲罷不能。
  神異經中,多有古文所書,或許是已經導氣入體的緣故,陳龍神清氣爽,對于神異經天書所書內容,卻是了解透徹,看的故事,也是很多都記著了。
  當然,神異經內包含神異志怪之事甚多,卻是非一晚所能看完。
  眼見晨雞初叫,是時候起來,去江城老面,做工了。
  說來也神奇,一夜修仙,蘇爽通泰,沒有絲毫疲憊的感覺。
  興許這就是一時修仙一時爽,夜夜修仙夜夜爽的緣故吧,導氣入體,以前看小說一晚上,此時看書一晚上,而且還是天篆寫就的天書,也是沒有絲毫影響。
  如果按陳龍的想法,估計得看個三五晚連續通宵,才可能讓他感覺一絲絲疲憊吧。
  來到城東江城老面,趙老頭也才剛開始出攤,見到陳龍提早到來,不忘調侃:“你小子,這是轉性了?以前可不這么勤勞。”
  “哈哈,這不是想著老趙你的手藝,想要提前來,嗦一碗肉面呢。”
  陳龍也笑起來,稱贊趙老頭的手藝好,讓趙老頭眉目微瞇,笑意盈盈,“你小子就會說好話,別想著偷懶,今天開攤第一碗,就給你了,吃飽好好做事。”
  “好嘞!”
  陳龍笑起來,人逢喜事心情好,自從導氣入體之后,也是吃得多,睡得好,精神兒倍兒棒,干起活來,一個頂兩,絲毫不似往日羸弱少年。
  擺好桌椅,灑水掃完地面,架好火爐,陳龍得以一償趙老頭的手藝,嗦了一碗肉面,感覺真是扎實,吃的巴適巴適的八分飽。
  嗦完肉面,面攤陸陸續續有客人上門,今天的新鮮事兒,又開始傳播了。
  相對于茶館,江城老面這個地兒,也算是信息流通之地,面前市井小民絡繹不絕,很多在江城里面流傳的事情,都或多或少,能夠在這里收到信息。
  “知道嗎?天降祥瑞龍鱗,被強人劫了。”
  “啊,竟然有人敢強槍獻給天子的祥瑞,那是活膩歪了嗎?”
  “聽說祥瑞之事已經上報朝廷,如若有任何閃失,那江城大小官老爺們,不好過咯。”
  “還不止如此,昨夜有一伙人從城外十里潭回來,聽說遇到妖怪了。”
  “妖怪?怎么回事啊?”
  “聽說,十里潭邊有嬴府,那府邸之大如……”
  一天的生活,又開始了,市井小民,也就嗦嗦老面,說說八卦,聊以度日,陳龍忙碌著,時不時還聽點消息。
  說什么十里潭那邊回來的人,都接受官府調查,但詢問的事情,卻跟碧羅江上丟失龍鱗的事情有關。
  他難免猜測,這些官老爺們,不會以為,龍鱗之事,跟十里潭的人有關系吧?
  再有一點,那就是劫走龍鱗的強人,到底是誰呢?
  前有寒山游俠兒盡皆被屠,后有碧羅江天降祥瑞龍鱗被劫,前后的事情,都跟龍鱗有關系,到底是什么人?打著什么目的,劫走龍鱗呢?
  不管如何,好像跟陳龍也沒有太大的關系,如有神異,遇到可以管一管,沒遇到,那不過是城隍廟中諸位鬼神的職責所在,跟他貌似沒什么關系。
  他接下來,忙完還要去鹿鳴書館,去尋陸明有事。
  一則是解決陸明身上浩然正氣潛藏的問題,二則就是他的字實在是,難以入眼,自覺是不是應該求學一下書法,或者畫畫丹青什么的,練練自己的筆法。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