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21章 龍養人,坐而論道

第21章 龍養人,坐而論道


  知道自己被困龍夢之中,并無太大的危險外,陳龍反而思量開了。
  他知道螭蛟要干什么,無非就是,養書生育浩然正氣,然后她可以讓陸明陷入夢境之中,醉生夢死,有浩然正氣產生,就割一茬韭菜,薅一波羊毛……
  而眼前的情況說明,此地螭蛟,乃是一條赤螭,赤螭者,雌龍也。
  螭蛟,蛇黃,無角曰螭龍,又名蟠螭,龍屬,蛇狀神怪生物。
  一眼叫破真身,新娘子臉色冷了下來,抬頭望著陳龍,感受到一種高功隱晦的玄妙,怎么看都是普通人,但在冥冥之中,無可言說的散發出道妙真意。
  此間龍夢,新娘子也并非赤螭本體,她的本體在地下千六百尺下,尋常人等,別說看破她真身存在,就是發現都發現不了。
  這也是鬼神城隍跟判官們,不得門而入的原因所在。
  因為這是赤螭構筑的夢境,她想讓誰進來,誰才可以進來,不讓進,那就是撞進嬴府門,也不過是目睹海市蜃樓一般,一切皆為虛妄。
  “敢問何方高功當面?”赤螭所化女子,望向陳龍,剛剛他的一嗓子,道破她的真身,也看不透陳龍,所以才會如此客氣。
  “吾與陸明有緣,姑娘養浩然正氣,非夢境之中能養得。”
  陳龍沒有否認,也不敢否認,此時身陷龍夢之內,一切事物,皆由赤螭幻化而來,受她掌控。
  “夢姬做事,自詡無需與他人解釋,然高功所言?浩然正氣非夢境所能養得?又是為何?”
  赤螭自稱夢姬,此處又為嬴府,可知她姓名就叫嬴夢姬,陳龍聽得對方的話,微微笑起來,心里慌得一批,想著要怎么解釋跟忽悠,“淪浩然氣?”
  挖干凈腦袋,此時也不能慫啊,特別忌諱吱吱嗚嗚,開口說話,難以取信于人。
  沉吟片刻,開口說道:“浩然正氣,充滿于天地之間,乃一種十分浩大,十分剛強的氣。”
  “你筑夢拉人入夢,好則好已,卻只限此間一片小天地,豈能養出浩然剛強之氣?”
  “再者言說,你觀陸明,浩然之氣潛藏,此時沉迷女色,難以自拔,如何能養出正大光明浩然之氣?”
  說一千,道一萬,赤螭筑夢養書生,培育浩然正氣,龍養人,想要割韭菜,薅羊毛的事情,行不通。
  “高功有何教我?”
  嬴夢姬也沒有發難,耐心詢問起來,她觀陸明情況,的確如陳龍所言,浩然氣兒潛藏,幾欲盡絕。
  而且,陸明此時沉淪夢境之中,一心只想過娶妻生子的小日子,化身舔狗,對嬴夢姬那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哪還有什么男子氣概?更別提養什么浩然正氣了
  “正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浩然正氣非能靠偽善或是掛上正義和道德的招牌而獲取。”
  “需要凝聚了正義和道德,從人的自身中產生出來。”
  “自是靠個人感悟,從個人經歷中,更加堅定的自我信仰,堅定自身的正義,身體力行,日積月累形成。”
  “反之,如果陸明深陷龍夢之內,浩然正氣也就消退無力了。”
  陳龍旁推側引下,滿口胡言亂扯,反正能說的,他都往這里說,龍養人,人養浩然正氣,不現實,放了他們,讓他們離開,才是正理。
  “然夢姬臥伏于內幾百載,方想出此種辦法,高功以為如何?”
  嬴夢姬此言,大有一種坐而論道的想法,左近謝無用屏氣凝神,且并不打擾,望向陳龍的目光,有些怪異,這小子嘴里沒門,哄人的嘴,騙人的鬼啊。
  身為鬼神的陰差當面,謝無用亦感覺自愧不如。
  只是,眼前明明是妖孽作祟,陳龍卻說赤螭龍夢,他們陷入夢境之中。
  謝無用才有些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怪不得城隍跟判官當面,卻不得門而入,原來妖虐是赤螭,他們身處龍夢之內,沉淪期間。
  此種情況,他作為鬼神鬼差卻無絲毫發現,反而聽陳龍所言,一切俱都了然于胸。
  本以為陳龍只是個修仙問道,玄機之輩,入定修煉才有的定慧罷了。
  沒想到,可能是個仙道高功,道行高深的仙人?
  琢磨不定,謝無用也不確定,但也不敢戳破,身陷危險之境,戳破那不是成了豬隊友,找死。
  反觀陸明,聽得嬴夢姬跟陳龍說話,卻是懵懂無知,懵懵懂懂聽不懂,道什么道,玄之又玄。
  然而丟了浩然正氣,沉淪龍夢的舔狗,他當然不會感覺,這種情況,有任何不對,尊重嬴夢姬跟陳龍對話,那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難道還要無禮的去打擾?哪能啊!
  “筑夢迎浩然,好則好已,然卻需要量力而為,書生有浩然氣,非各個書生都有,江城讀書人難道還少嗎?”陳龍說到這里,指了指坐在酒席上醉生夢死,談天論地的那些書生,“你觀他們,可有浩然正氣?”
  “無!”
  嬴夢姬順著陳龍所指一看,低下頭,只感陳龍此時,道德內充,威儀外備,天人歸向,鬼神具瞻。
  “對!他們既無浩然之氣,你困他們于此,又有何有?陸明浩然氣于此地而不增,你困他于此,又有何用?我等不過因緣際會于此,坐而論道即可,想走便走,放得下,方能得大逍遙,你留我等,又有何用?”
  一連幾個問題,陳龍絞盡腦汁,信口胡扯,圍繞一個中心,述說著兩個基本點,放他們離開,請他們離開,讓他們離開。
  “高功所言極是,我卻臥于此處過久,急欲求化龍,魔怔了。”
  嬴夢姬福了個金安,方知自己誤道已深,如非陳龍點醒,恐怕會越陷越深而不自知,最后多年修行道行,毀于一旦。
  別說走水入海化龍,就是能不能走的出來,恐怕都是兩可之事。
  “好好好,我去外面等著,你稍后將他們送出。”
  陳龍笑了笑,隔空接法,玄黃之氣爆發,敕令牽引穴竅牽引龍氣,破開夢境,身影一閃,就消失在原地了。
  他所在的地方,徒留道妙真意不可言,讓嬴夢姬跟謝無用都看愣了,高功如此,當真是……妙不可言說。
  陳龍出了夢境,發現自己躺在一個洞穴里面,站起身來,身邊還躺了六七十個人,有老有小,其中以書生居多,赫然是龍夢困著的那些老百姓。
  他此時方能得以破開夢境而出,非他能力過人,而是在江城懵懵懂懂做夢化龍的時候,曾經也是化為赤螭身上,感悟過。
  只不過,夢醒后卻并不記得到底在夢中感悟到什么,發生了什么。
  而在這里,又再次遇到嬴夢姬之后,道破她的真身存在,也讓陳龍當初做夢化龍所感悟的記憶,覺醒了不少東西。
  讓他知道,身處龍夢之中,也讓他知道,嬴夢姬筑夢篇的內容,自然就知道,應該如何出得龍夢。
  而且,他體內其實也有嬴夢姬龍氣潛藏于穴竅之內,勾動穴竅龍氣,利用筑夢篇的內容,才能解脫而出,方得自由。
  機緣巧合,因緣際會方造成陳龍的一些列作為,嬴夢姬跟謝無用都不知道其中緣由啊,才會看他猶如見有道高功,得道高人當面。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