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20章 螭蛟龍夢

第20章 螭蛟龍夢


  “我們要不要跟過去?”
  陳龍眼見陸明被送入洞房,站起身來,欲走跟過去,謝無用卻又有一絲遲疑,“城隍,判官大人未到,我們進去,恐怕無異于送入虎口。”
  “管不了那么多。”
  陳龍不想陸明出事,哪怕妖孽作祟,并未對他有所加害。
  但對于妖孽心性,誰人可知?有些事情,根本說不得準,非人哉,隨時可行暴起傷人事。
  “我觀妖孽此舉,必另有深意,妖孽循規蹈矩,恐無傷人之心,只待新人入了洞房,坐過床后,挑開蓋頭篷,稱心如意請方巾,新郎稍坐即出,新娘換妝,客人吃換妝湯果。”謝無用畢竟是本地中人,對此地婚姻習俗了解甚詳,“當是時,我等靠近新郎,一舉發動,將其帶回。”
  “好。”
  陳龍自知自己跟謝無用兩人沖上去,估計就要送人頭,故此再問:“城隍,判官等,何時能到?”
  話剛問完,謝無用感應腰間黑牌閃爍,隨即大喜,“城隍等大人已到,我等可司機而動。”
  聽他的話中之意,卻是隨時可以動手,陳龍此時方是聽出,謝無用謝大鬼差是鬼精鬼精的,等著城隍等人到來,才好發難,免得去送了人頭。
  “看來,卻是自己方才,關心則亂,急了。”
  此時,陳龍方回憶起來,此前觀陸明氣運,相生福德,五行恭順,皆如意,逢祿馬,生旺,吉星聚會之地謂吉會,利他,并無性命之憂。
  “看,新郎出來了。”
  謝無用笑起來,心知城隍判官已到,底氣十足,不怵嬴府中妖孽,看他模樣,要大干一場。
  “陸先生。”
  陳龍身穿短襯,看上去猶如窮鄉僻壤少年,眼見陸明走出,迎上去。
  兩人卻是天壤之別,陸明綾羅綢緞加身,富貴氣盛,頭戴黑帽插金花,氣派非常,就如那狀元郎,人逢喜事精神爽,見得陳龍,眉頭一皺,旋即笑起來,“是你小子?”
  此前陳龍在鹿鳴書館窗外偷聽,學的隨文識字,他亦是知道,只是心中對此好學赤子頗為喜歡,不忍趕離。
  “陸先生,請隨我離開此地。”
  陳龍一把抓著陸明,就想拉其離開,卻不想,陸明紋絲不動,臉上笑容不減,反而莫名其妙看著陳龍舉動,“離開,我為何要離開?”
  “先生可記得,鹿鳴書館門口發生之事?”
  聽到陸明如此言語跟舉動,陳龍眉頭一皺,難道妖魅迷惑,樂不思蜀不成?
  “記得,我被夢妹請來于此,喜結連理。”
  陸明臉上帶著的是甜蜜的笑容,絲毫不似浩然正氣在身,鬼魅不可欺身時,所表現的威武不可屈神情。
  “啊?”
  始料未及的答案,讓陳龍也有一些懵逼,他沒想到此前不情不愿的跟嬴府女子成親的陸明,此時完全變成了一只舔狗。
  仍不死心再問:“先生胸中一點浩然氣,此時,可知已被妖孽所奪?”
  “子不語怪力亂神,敬鬼神而遠之,豈能說什么浩然之氣可奪的話語?”
  陸明義正言辭,臉色認真,絲毫不認可陳龍所言,陳龍再三質問,“浩然正氣,乃剛直之氣,人間正氣,凝聚于正義與道德從人自身而生,其積月累而成,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先生豈能沉迷女色?”
  “正所謂紅顏禍水,癡情薄命,先生萬不可沉迷于此。”
  “此間主人,為妖精鬼魅,先生可看清楚咯。”
  一連三言兩語勸說,陳龍只希望,陸明可以安然脫身,話音說完,左近謝無用突然一驚,“城隍與判官大人傳信,來此地,不得其門而入。”
  “啊?!”
  陳龍原本以為,城隍與判官等人到此,就可解他們危險,里應外合一舉殲滅嬴府妖孽,沒想到,對方卻不得其門而入,連門都找不到,那不是鬼扯嗎?
  雖然,他們的確是鬼神,但這么扯的事情,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懈怠之心要不得,需自力更生,方的逍遙。”
  此時此刻,陳龍知道,自己太過于依賴謝無用以及江城城隍廟眾鬼神了,聽到他們會稍后來此,就有所懈怠,以為能憑借對方夠解決問題。
  此間世界,神異非常,嬴府妖孽,不但迷惑陸明,還讓他對此前發生一切,如患失憶。
  眼前情況,該如何是好?
  “不好,那妖孽來了。”
  謝無用亦是暗敢棘手,妖孽愛書生他管不了,但如果將自己也陷入其中,那就是得不償失了。
  緊接著,對陳龍快速說道:“此前妖孽步步緊逼,我等俱都被請君入甕,身陷危險境地。”道出當下危險境地。
  陳龍抬頭,一個身穿紅妝的少女,言笑晏晏,笑起來眼睛微微的瞇著,看向這邊,滿滿都是笑意。
  他繼續想著辦法,如若不然,讓眼前妖孽得了先機,他們恐怕會很危險,旁的不說,必須先聲奪人才行。
  “龍!”
  眼見女子來到身邊,陳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是喊了一嗓子,龍之一字出聲,如夢中驚醒,他腦海閃過一個信息,也是朦朦朧朧之中,好像感應過此間龍氣,“大夢誰先覺,龍生夢千年。”
  此時全身繃緊,陳龍無可奈何,唯有硬鋼,體內龍氣升騰,隔空借法一絲,體內龍氣勾連玄黃,他知道城隍判官等存在,為何不得其門而入了。
  此處為夢中,沒錯,他們其實并不在現實,而是在夢中,來到這里之后,就著了嬴府妖孽的道。
  這個夢,秀才一夢,浩然正氣全無,并不是陳龍的夢,也不是謝無用的夢,更不是陸明等眼前所有生靈的夢,或者也可以這么說,并不是他們所主導的夢。
  此時所在夢境,是龍夢,此間有螭龍,潛藏地下千六百尺,深埋一幽潭,有螭蛟臥伏于內。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螭蛟潛伏多年,世事變遷,自詡道行精深,已不想再等那未知許多年,化龍之日。
  螭蛟想到了一個辦法,以她修煉功法上清清靜心經之筑夢篇,拉讀書人入夢其中,奪浩然正氣增益己身,以達到走蛟入江入海的目的,潛蛟入水,化成龍。
  傳說“蛟”修煉一千年便“走蛟”沿江入海化龍,懸劍橋就是防備走蛟傷害橋梁的,身處江南水鄉,想要螭蛟入海,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所以,就有了現在的事情,陳龍等人,被拉入龍夢,雖然深知身處詭異,嬴府乃是神異之地,雖全身無傷,卻不能全身而退。
  且普通書生眾人,三老,喜娘,廚子等人,俱都忘乎所以,不知外間事情,蓋因此時身處龍夢而不知,猶如南柯一夢,一夢千年,千年一夢,被困于此。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