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14章 法不輕傳

第14章 法不輕傳


  作為山野雜道,瞎老道真是一窮二白,別說典籍法決,就是凡俗阿堵物也是無。
  “我,可以用導氣決換。”
  陳龍見到老道欲言又止,為難的模樣,心知要人東西,必有來有往,有借有還,才能夠讓交情長久,開口說道。
  對于導氣決,蛟龍記憶中不止一種,拿出一種來,也并無不可。
  “導氣決?”
  要說起導氣決,瞎老道自己也有,要不然,不可能入得了仙道,導氣入體,有今時今日的道行。
  只不過,他當初得一仙緣,其中就有導氣決,導氣入體走上仙路,不過更多的是卜算易數的知識。
  想當初,瞎老道也算是個風流倜儻,卓卓公子人物,導氣入體后,忍不住幫人算命,一個不小心,天機泄露,就瞎了雙眼,變成當下模樣。
  但他并沒有辦法更進一步,因為沒有更進一步的導氣決,尋遍八方,亦是無有所得,仙緣難,難以上青天。
  此次聽聞江城寒山墮龍,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剛好他也在附近,冥冥中感覺或有機緣,就來到這里。
  “對,導氣決,你哪怕有無關仙道,無關法術的典籍,亦可交換。”
  陳龍點頭再次強調,修行之法,有則更好,無亦并不影響,但關于這個世界的一切,對他而言,具都兩眼一抓瞎懵懂不知。
  諸如城隍存在,山河神祇,敕封正神,究其根底為何?他卻不知。
  更別說,千奇百怪的妖魔鬼怪,奇聞異事,天地諸龍,從蛟龍記憶當中,亦是所知不多。
  此前蛟龍只想報仇雪恨,一心修煉。
  對于神異奇聞并不熱衷,碧羅江江神水府自然有相關典籍,只是眼下碧落江神,是敵是友?卻不好分辨,別找上門去,送了人頭,那就笑呵呵了。
  見得陳龍表現,瞎老道更加的疑惑,難道真的不是普通人,而是得道高人,有道真修,故這般平易近人,親近自然,暗合天道,返璞歸真!
  想到這一點,瞎老道怦然心動,如若他不是男人,恐怕就要以身相許,求得真法了,“不知道友可有練氣決?”
  表情恭敬,雙手作揖對面,陳龍回憶起蛟龍龍珠內的傳承之中,的確有無關緊要的小練之法,也就是練氣決,“有倒是有,然,法不輕傳。”
  升米恩斗米仇的道理,讓陳龍不能隨意亂來,他跟老道也才認識一天半。
  “道友大可放心。”瞎老道眉目睜開,蒼白雙目,透射出光芒,“我有一無名法術,隨我根本修行導氣決處所得,可與道友交換。”
  當初瞎老道在山中得真法,有三樣東西,一則是導氣決;二者是以棋演道,卜卦易數之法;三者是無名法術,就是畫門遁行之法,此法救老道于危難多次,當真是護持仙道的好法術。
  此時拿出,欲求更進一步,換的練氣決,那他感覺物超所值,可見陳龍皺眉,又感覺一個小法術,跟有道真修換練氣決這種根本法決,好像并不足夠,瞎老道有些急了,咬咬牙,“加上此人,可行。”
  三寸小人置于老道手掌,愕然張望,被放于陳龍面前,讓陳龍驚訝非常,此前皺眉,也不過是想要用何種練氣決,交換與瞎老道的畫門遁行法術。
  沒想到,瞎老道卻以為,他的法術,未能換得練氣決。
  各中內情,陳龍一想就知,窺的其種關竅,想來瞎老道是求法心切,就是讓他將褲子都給賣了,估計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老道救命之恩,就此報答。”三寸小人對瞎老道所言,神情有些沮喪,但他知道老道求法波折,難得遇到機會,豈會輕易放過。
  雙手作揖一拜,小人算是答應,以此來報答老道的救命之恩,將自己交換出去。
  他并不清楚陳龍是怎么樣的人,作為猶如仙藥的小人,瞎老道帶他在身邊,也無加害之心,但如果交換出去,陳龍會不會吞食了他,那就不好說咯。
  將生死置之度外,以報救命之恩,見慣現代各種人心鬼變的陳龍,也是為小人所做,而動容。
  在現代,醫者走穴救人,遠竄千里救人,病人支付事先說好勞務費,手術做完,卻被曝光“收紅包”,還威脅免費做其他手術。
  馬路上扶起摔倒老人,送去醫院,時候反咬一口,說扶人者撞到老人,不賠錢就告上法庭。
  古有,東郭先生與狼,農夫與蛇,每天都在上演。
  故此,眼前小人之心意純粹,有良心的作為,為陳龍所喜,伸手接過小人,裝入袋中。
  也沒有過多解釋,瞎老道既然將小人交出,那他們彼此間,恐怕不能再如此前那般相處了,誰當面被人賣了?還高高興興幫對方數錢?
  所以,交回去或拒絕的事情,讓小人遠遁而走,非陳龍所愿,這等良善之輩,自然是留在自己身邊為妙,多多益善啊。
  瞎老道見到陳龍答應,趕忙將法術天書拿出來,也是一頁殘卷,同樣交到他的手中,接過天書殘葉,“可有筆墨?”
  “有!”
  瞎老道隨手從布兜里面,拿出紙筆,這也是他占卜問卦家伙事,放于石墩平臺,陳龍提筆就寫,那字體啊,實在是如雞爪亂劃。
  最后,更是加上法令,“法不輕傳,道不賤賣,非老道不可啟,敕!”
  轟隆!
  紙張光芒一閃,字體詭異般消失不見,就如天篆寫就的天書。
  陳龍幾欲暈厥,頭疼欲裂,身體差點虛脫,幾乎要昏倒,隔空接法,借用蛟龍的法力做這種事情,真不是人干的,太痛苦了。
  “敕令!有道真修!”瞎老道的雙眼,都好像能夠看到東西一樣,瞪得老大,紙質上面浩然光明的氣息傳出,做不得假。
  他沒想到,還真遇到高人了。
  “多謝前輩傳法之恩!”
  瞎老道雙膝一彎,跪于棗樹下,虔誠一拜,陳龍想扶他來著,但此時他還沒有緩過勁來,動彈不得,就這樣生生受了老道一拜。
  等他能動了,對方已經拜完,高人就高人吧,說多無益,陳龍并不戳破,得了小人,知了法術,一篇練氣決小練之法,對他來說并不算什么,不過也不忘提醒,“此法得自異類,如有紕漏,修習之時,需慎之又慎。”
  “謹遵真人法旨!”對于瞎老道來說,陳龍已經上升到有道真修,得道高人的境地,舉高高高的。
  舉高高,下不來,陳龍也是無奈,估計說什么,老道都不會認為他,就是個導氣不過一天半的散修之人了。
  棗子巷宅院內院有一個鬼差模樣的漢子走來,一身黑袍頭戴高冠,邁動腳步給陳龍一種虛幻感,她還帶一紅衣少女,兩人走路,具都無聲。
  白日見鬼,非常人可見,且白天鬼也能出來?
  謝無用跟紅娘飄忽間移動到陳龍近處,對著陳龍彎腰作揖一拜,“江城城隍下轄武判坐下謝鬼差,見過陳善人!”
  虛無縹緲之感而來,白日見鬼,陳龍也有一些害怕,不知鬼差上門,所為何事?
  至于為何知道自己姓陳,或許是打聽到,也可能是有手段查到的吧。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