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12章 瞎半禿老道

第12章 瞎半禿老道


  昨夜修仙一晚,鎮壓體內龍氣,待得龍氣穩固,居于穴竅之內,神清氣爽,一股靈機迸發,吸入體內,更勝從前。
  此時萬事俱備,體內隱患去除,陳龍感覺自己可以好好修仙了。
  至于能修成什么樣,心里只有一句話,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意念之內,體內星河連成一片,如細心觀望,可見潛龍盤旋于內,如真龍,欲飛天,遨游天際……
  丹田內的龍氣,或暗淡,或光明,如閃爍星辰,如真龍之珠,細觀無限大,遠看無限小,形狀渾圓,以后也不知道,會不會凝聚出無數個龍珠?
  星辰勾連其他,融合一體,不知道會不會飛出真龍,長生仙去了?
  此時,陳龍想不了那么多,萬丈高樓平地起,他才剛剛導氣入體,修仙小萌新,有鑒于對這個世界神異了解太少,他想著要找一些關于神異事情的書籍,多看書,多讀書,方能逍遙。
  “多謝道友!”
  游出水府,過曲徑通幽水道,一躍而上,出了水井,對里面坐井觀天的蛟龍,拱手作揖一拜,陳龍發自內心的感謝。
  蛟龍微微點頭,眼中流露出善意,也有一種別樣的感覺,此人非常人,必成仙中之龍也。
  不一般的經歷,不一般的羈絆,不一般的相遇,夢化龍,敕令于身,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見天光大作,晨曦升于東方,雨后露珠晶瑩垂于葉尖,深吸一口東方紫氣,神清氣爽,有如神助,導氣入體充盈全身,而體表白鱗消失無蹤,心情大好。
  棗子巷宅院空無一人,無狐無狗,瞎老道身影亦消失的無影無蹤,也不清楚他們是打出狗腦子了,還是說就打生打死了。
  陳龍難免有些好奇,要說擔心那就矯情了,他跟瞎老道還有紅狐等人,不過是見了兩面,算不上什么交情,只不過同為修仙,更多的關注罷了。
  畢竟,“法財侶地”陳龍除了法外,一樣都沒有,能夠有個侶,探討一下,也是受益匪淺的事情。
  城東“江城老面”,一如往日熙熙攘攘,紅塵氣濃,今日又有新傳聞。
  “聽說了嗎?昨日寒山真龍再現,遨游九天了。”
  “聽說了,聽說了,那些個游俠兒聽說損失慘重,觸怒真龍威嚴,命殞寒山,都驚動官府了。”
  “寒山有真龍,看來是真了!”
  “昨夜風雨縹緲,有人見真龍遨游天際,那些個游俠兒,心懷褻瀆之心,還想屠龍,活該被殺啊。”
  “就是,龍乃祥瑞,竟然想要屠龍,得罪了真龍,那還有好?”
  “我們看來要去那邊逛逛,心存敬畏,沾沾祥瑞之氣,興許能夠獲得好運。”
  “鴻運當頭就在此時,吃完面,同去,同去。”
  “……”
  “寒山真龍,遨游天際?”
  陳龍聞聽此言,陷入沉思,寒山墮龍就是白色蛟龍,現在還在棗子巷水井,那傳聞中的寒山真龍遨游九天,又是誰呢?或者說,又是什么龍呢?
  他并不清楚,昨夜法令成,天地有感,風雨雷火聚來,晴空轉陰天,下了一夜的雨。
  只是此時聽著寒山飛龍的事情,心生好奇,又隱隱感覺,寒山真龍,恐怕跟蛟龍必然有所聯系,有一定的關系。
  至于,游俠兒們去屠龍,老百姓們想沾龍氣,那都是各有各心思,整體來說,此間食客們,對龍視為祥瑞,也還算是心懷敬畏,會想著興廟供奉。
  只不過老話說得好,一樣米養百樣人,俠以武犯禁,本來就是無法無天的人,就是屠龍,理你是好龍惡龍,能夠屠了吃個龍肝龍心,喝了龍血難道不香?自詡方為大英雄,也不是沒有。
  忙碌的早上,嗦一碗面,趙老頭于陳龍而言,可以說有救命之恩,一飯之恩,不能忘。
  得人恩果千年記,有借有還上等人,這也是陳龍哪怕導氣入體,亦每日早上,還來這里做零工,幫趙老頭干事兒。
  還沒忙完老面攤的事情,前方東門出城大路,卻是熱鬧非凡。
  旺嗡嗡~
  鳴鑼開道聲響,提醒百姓等人注意避讓。
  一隊官員出行儀仗隊,從遠處府衙開出。
  排頭一面高牙大纛旗,上書“天降祥瑞”四個大字,左右有官差,舉“回避、肅靜”牌子,盡顯威嚴。
  整個隊伍,花團錦簇,隨后官差各個不差,手拿鐵鏈,拿木棍,拿烏鞘鞭,敲金瓜,杵尾槍,抬烏扇,舉黃傘,眾星捧月,擁一小乘前行。
  “快看,那是昨日龍鱗祥瑞,要進獻陛下了。”
  “江城今天可真的走運了,有此祥瑞進獻,惹得龍心大悅,那些個官老爺們,一個兩個都可以官運亨通,加官晉級了啊。”
  “那游俠兒,恐怕享盡榮華富貴……”
  面館老百姓,臉上露出羨慕嫉妒恨的表情,為何當初自己沒去寒山,獲得龍鱗,得此祥瑞,進獻陛下,獲得榮華富貴。
  官員,官差,以及那個游俠兒跟隨在隊伍中,騎高頭大馬,雄赳赳氣昂昂,神清氣爽,已經改頭換面,絲毫看不出昨日游俠氣兒。
  如果不知道,別人還以為狀元郎當面,文曲星下凡呢。
  隊伍被江城百姓夾道送出江城,個人有個人想法,他們的眼中,無不流露羨慕嫉妒恨的神情,悔不當初,為什么獲此祥瑞者,不是我。
  只是,他們下意識忽略了一點,寒山上,已經尸橫遍野,諸多游俠兒身死于此,也就一個幸運兒,得獻龍鱗罷了。
  陳龍自然不會跟老百姓一樣,做其他想法,他心如止水,一塊龍鱗就嘚瑟成這樣,他還有一條龍呢,也沒見他滿天滿地的說。
  忙碌完畢,提著一吊老面,游蕩江城之內,聽著耳邊議論,神異傳說,特別觀看了一些書坊,以求尋得神異書籍,卻一無所得。
  回到棗子巷宅院,還未進入,在門口,就見一道一狗,除了瞎老道跟老黃狗,還能有誰?
  此時的老道,神情有些萎靡,身上道袍再無灑脫之感,稀稀拉拉的斜掛在身,還多有破損,跟個乞丐貌似也并無差別。
  特別是,眼睛還瞎,最是引陳龍矚目的地方是,老道禿了。
  頭頂頭發本來灑落縹緲,大有一副飄逸的仙氣,此時禿了一半,好像被火焰燒沒了一半頭發。
  半個瓢兒光溜溜的露出來,另一邊,卻還是仙家狀況,飄逸順滑,飄飄欲仙。
  給人一種極其怪異的組合感,看著惹人嬉笑,陳龍忍住,不能表露出來。
  想笑,忍住,忍不住,必須要忍,假裝舔舔嘴就好了……迎了上去。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