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8章 我道之下,皆為齏粉

第8章 我道之下,皆為齏粉


  回到城西棗子巷宅院,陳龍從側門而入,就見棗樹下有一個老道。
  一把老人藤躺椅在棗樹下,一塊石頭墩兒桌子放了個棋盤,在棗樹的樹蔭下,遮掩秋日的陽光,老道躺在藤椅上,一手葫蘆,一手捏著枚白色旗子,搖曳著,撅一口酒,落下一子。
  舉止投足之間,仙道縹緲之氣蔓延,好一副得道高人模樣。
  風流地仙,體態天然,老道更是已向閑中作地仙,更于酒里得天全。
  眼前除了瞎老道當面,還能有誰?
  “他怎么會在這里?難道蛟龍的事情,被對方發現了?”
  陳龍遮掩手中細鱗,那塊龍鱗不過一節尾指指肚大小,又在內肘側,有心遮掩,卻難以被外人發現。
  提著半斤面條,他不似昨日,面黃肌瘦,此時此刻,陳龍導氣入體,也算是體表生光,容光煥發,重拾青春年少之活力。
  進入棗子巷宅院,眼見老道在此,不招呼,反而讓人感覺心中有鬼,此間棗子巷院落,可是傳聞有鬼,敢于居住于此,非比尋常。
  “道長,不知光臨小可居所,所為何事?”
  當然,陳龍見得老道做派,顯然是不怕鬼,也不會理會什么傳聞,想借宿于此。
  “咦,你之居所?”
  瞎老道的眼睛白茫茫一片,望向陳龍,卻無滲人之感,反而給人一種半仙臨世,洞悉秋毫,說起來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被看透,無所遁行。
  “正是!”
  陳龍理直氣壯,對著老道作揖一拜,瞎老道站起身來,“不知小友先到此處,然傳聞此間宅院多魑魅魍魎,實屬不安全。”
  裝,還尼瑪裝?
  聞聽此言,再觀其行,瞎老道此前在鬧市街道表演,估計是演法賺酒錢,轉眼臥躺棗樹下,好不逍遙。
  “哈哈。”
  陳龍大笑出聲,“這果蔬,這臥椅,這前院,半月居于此,魑魅魍魎,莫能逢之。”意思很明白,魑魅魍魎,不是普通人能夠遇到。
  “倒是唐突了道友。”
  瞎老道聽到陳龍話里話外的意思,在這里居住了半個月以上,還能活著,他反而有點看不透陳龍了。
  “哦?文縐縐,皺巴巴,說話不爽利。”陳龍臉上露出微笑,老道的實力,他因為有龍氣在身,眼界跟白蛟差不多層次,也就是所謂的開了法眼,“聽聞道長,為尋龍而來?”
  藏著掖著沒意思,陳龍感覺有違本心,此前試探,不過是作為普通人的他,第一次見到修仙道人,有些緊張罷了。
  “咦,你怎么知道?”瞎老道手中提酒,有些驚奇起來,不明白陳龍怎么就知道了,陳龍自然不會多加解釋,“知了,便是知了。”
  “未卜先知?卻是老瞎子看走眼了。”瞎老道瞇了瞇眼睛,好像很想要看清楚陳龍模樣,最后卻放棄,徒勞無功,因為他是瞎子,根本看不見,“敢問小友大名?”
  “陳龍。”
  “成龍?”
  “耳東陳,名龍。”
  “好名,好名。”
  兩人一人一句,站在棗樹下的院落小花園里面,算是彼此認識,說著沒有營養的屁話,“小友可愿跟老道,博弈一局?”
  說完,坐回臥椅,也絲毫不客氣,最后還感慨起來,“心無物欲乾坤靜,坐有酒棋便是仙,此物大妙,此間坐,大逍遙。”
  “下棋?”
  陳龍不明白瞎老道怎么突然就讓自己跟他下棋了呢,他到底是發現了自己的情況,還是沒發現,就眼前所見,對方顯然未覺深井里面,另有乾坤。
  “我不懂棋,不知棋,隨手落子,憑緣弈否?”陳龍走到棗樹下,見到瞎老道早就已經放上黑白子,自我對弈不少時間,對著他說道。
  “隨緣下棋?”瞎老道起先愕然,隨后笑了起來,“隨的好啊。”笑著笑著,雙眼都留下淚來,陳龍見之,感覺老道莫非是有什么故事?
  “那我就隨意落子。”
  也不糾結,伸手執一黑子,他剛剛見到瞎老道拿的是白色的棋子,就隨手拿了另一種顏色。
  黑白之間,自有天地變化之力,分陰陽,棋局如何,陳龍其實看不懂,盯著棋局上的棋子,黑白的世界,呈現搏殺之勢,肅殺之氣蔓延,那是一種氣。
  所謂法眼,可觀人氣,妖氣,仙氣,神魔氣亦可,山水走勢,風水運勢等等,都可以或多或少的看出來。
  眼前的對局,陳龍看不懂,卻給他一種強烈的別扭感,不知哪里別扭,反正就是讓人一種心情沉悶,大山壓在心中的感覺,跟別人揪著心,大力握捏一般,摸著良心說,不舒服。
  瞎老道叫人下棋,瞎下,貌似也并無不可。
  陳龍心里想到,怎么舒服,怎么下,反正他也不懂棋,將白子全部給下完,貌似就可以了。
  正想投子入局,執子之手重若千鈞,周遭景象,瞬間變了。
  眼中一片浩瀚的天地,內含乾坤大道,騰龍起,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天人合發,萬化定基。
  棋子攻伐,廝殺在一起,不分你我,氣化真龍,陳龍感覺,眼前不管天,地,人,在他的眼中,一個個棋子串聯生氣,浩渺之氣升騰而出,既化龍。
  他左右為難,所謂舉棋不定,根本不知道怎么下,感覺自己手中的棋子,跟個炸藥一樣,放在那里,都是死,放到哪里,都可能被龍絞殺,隨時隨地,都可能會原地爆炸。
  他心中的煩心事,身出龍鱗的事情,讓他心煩意燥,念頭阻礙,不可通達,事不了,心更亂?怎么辦?怎么解?
  腦袋轟隆隆,暈沉沉的,朦朦朧朧,渾渾噩噩之間,如入夢中。
  白日做夢,陳龍不是第一次這樣,顯然也可能不是最后一次,夢起,太虛冥冥有感應,真龍吟,蛟龍,神龍,地龍,天龍,各類龍類景象,充斥在他的腦海。
  然,正值此時,腦海冥冥仙家妙音傳聲,大道傳音而來,回蕩腦海,道,妙不可言,仙不可言說。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火生于木,禍發必克;奸生于國,時動必潰。知之,謂之圣人。
  仙道縹緲浩瀚,然我自修己身,足自持,自娛,自樂,即可,念頭通達,明心見性,看破本心,可以見仙。
  說白了一句話,陳龍堅持本心,那股潛藏在內心深處,突然知道這個世界神異時的彷徨,以及來到這個世界的迷茫,在這一刻都消失了,讓他堅定了決心,更加的明晰自我訴求。
  正所謂,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到哪里去?我自逍遙,既自修我道。
  懵懂中,正想下子,身后傳來嗷嗷叫,一個柔軟的赤色錦團般的物體,竄入他的懷中,讓他棋子脫手而出,隨意掉落在棋盤上。
  緣,妙不可言,道,無處不在,一子落……龍蛇起,此中無局,哪里還有什么棋局呢?哪里有什么棋盤?棋子跟棋盤,詭異的化作齏粉,卻煙消云散。
  欣然跳出,心生逍遙解脫之感,不在局內被束縛,枷鎖加身,這天地,坐局外,看風云起,我自逍遙。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