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隨機做夢變成龍 > 第6章 緣,妙不可言

第6章 緣,妙不可言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道門正統仙術,貧道聞聽寒山墮龍,路過江城,觀城中百姓惶恐不安,特施法鎮人心。”
  瞎老道跟老黃狗表演的很賣力,瞎老道說完,老狗汪汪汪叫起來,給他配樂上了。
  “道長有何法術,盡管施為!”
  “我等江城百姓,必感懷道長恩德。”
  “快快快,做法啊……”
  圍觀的百姓各有說辭,有說感恩戴德,有說心急于法術,更有說當看變戲法,看熱鬧,世間百態,不一而足。
  “仙道講緣法,正所謂,緣,妙不可言!”瞎老道繼續開口,語氣中正平和,看他有些邋遢的模樣,說起話來,給人聽著心神安寧,倍感舒服,“今日老道得過江城,如有緣法,與貧道有緣,收個徒弟,也并無不可。”
  說著,道袍長袖一揮,一捆麻繩憑空出現在地面上,老狗狂叫,吸引眾人注意力,又是引起百姓驚奇。
  “隔空取物,道長果然道行深厚。”
  “這是無中生有,仙人,仙人可為我師否?”
  “……”
  古代原本就娛樂不多,街頭賣藝已經算是很受歡迎,最大眾化的一種節目,而瞎老道的表演,顯然戳中了眾人的興奮點,一個兩個,真以為有仙。
  就陳龍所觀,瞎老道的確有些道行,只是,這道行看著并不是特別的高深。
  要說變出個麻繩出來,陳龍暫時做不到,但對于蛟龍敖白而言,卻是易如反掌之事。
  不過,瞎老道怎么將捆起來有輪胎大的麻繩給變出來,他卻是沒有看出多少門道來。
  議論聲中,老狗圍著麻繩叫喚,好像在提醒著瞎老道,繩子在哪?
  瞎老道走過去,一把抓住麻繩繩頭,抬頭望天,聚氣凝神。
  就在眾人好奇他要干些什么的時候?議論聲停息,盯著他,滿臉疑惑。
  咻,瞎老道還真做出驚人舉動,抓著繩頭,手舉高高,來了個竄天飛,好像繩子從他手中一拋,繩子就筆直上天,老道人隨著繩子上天,已離地十來丈高。
  直直的一段麻繩,將瞎老道跟地面頭尾相連,老黃狗咬著地面上的麻繩繩頭,使力拽著,那模樣,就好像生怕瞎老道直飛天際,白日升仙了去。
  “哇,仙人,仙人飛起來了。”
  人類對飛天的夢想跟追求,自古有之,古有嫦娥奔月傳說,而眼前瞎老道展現出來的神仙索,在陳龍的認知當中,還真聽過相對應的傳說。
  述說古代有個書生赴京趕考,到了一個地方,正值春節將至,有祝賀春節表演,這叫做“演春”。
  有耍戲法的人挑著擔子,帶著個他小兒子,官員讓其表演偷桃,耍戲法的人為難了一陣子,說道:“我認真想過了,眼下還是初春天氣,冰雪還未融化,在人間哪里能找到桃子啊?只有王母娘娘那蟠桃園里,四季如春,興許會有桃子。可是,必須到天上去偷,才能得到桃子。”
  兒子說:“嘻!天可以像有臺階似地走上去嗎?”
  耍戲法的人把一根繩子從落空拿出,一頭向空中拋去。由于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繩頭會停在半空中,然后一個小孩順著繩子緩慢地往上爬,直到他爬著爬著消失在了半空中,以此天上蟠桃從天而降,而繩索卻被割斷,摔落下來。
  耍戲法的人言說天兵天將發現其子偷桃,痛哭流涕,欲求得賞錢,諸官見之大為震撼,遂予其賞銀,而就在此時,耍戲法的人叫喊兒子出來收錢,卻是原本兒童憑空出現,收取錢財,最后皆大歡喜。——《聊齋志異》手稿本〈偷桃〉。
  這是民間戲法“神仙索”,人順著繩子上爬最終消失在云霧中,原理成謎。
  然眼前老道所為,更是神奇,活生生一個大活人,那可是成年人,百八十斤自然有,就白日升仙了,要不是老狗咬著繩子一頭,老道估計就要飛天而去。
  “好,好!”
  “仙人當面而不識,我等罪過。”
  “……”
  人群山呼神奇,更有甚者,跪倒在地,虔誠祈福。
  天空老道看著百姓變化,空白的雙眼,看不出什么,臉色中正平和,高空開口說道:“老道為百姓祈福,求上天賜予靈符,可保安家鎮宅,接福祛災,化煞驅邪,隨緣贈符,憑心打賞。”
  話音剛落,天空洋洋灑灑飄下十來張黃紙靈符,有緣者得之,感受到老道的神奇,錢少的給銅板,有錢的給碎銀,散落一地,丟在繩子周圍,人群中央。
  老黃狗咬著麻繩,猶如纖夫拉纖,狗嘴拉一下,前腿按著繩子一段,又拉一下,又按一下,將瞎老道給從天上,慢慢的拉回了地面。
  陳龍亦是大感神奇,瞎老道飛天之時,卻是有靈機隱現,靈氣瞬間爆發而出的情況,想來是使用了什么小法術或者手段。
  可見老道的確有些道行,別說是老道,就是江湖武林高手,亦有輕功縱躍之法,縱身一跳,十來丈距離,不過瞬間即到,但老道停留在空中那么久,卻非武林中人所能做到。
  “多得諸位居士挽留,讓老道得以在紅塵中修煉,感受著花花世界。”老道對著眾人作揖道謝,老黃狗叫喚起來,滿地碎銀銅板,狗拉著老道的褲腿,狗吠不止,“哈哈,知了!知了!”
  眾人被瞎老道跟老黃狗的舉動,搞得莫名其妙,不明白他們要干什么,老黃狗拉著瞎老道來到左近幾米開外的一面空白外墻上,汪汪的叫起來,在提醒著老道。
  瞎老道從地上撿起一塊碎石頭,在墻上畫起來,從輪廓中,可以看見是一人多高的大門,門開兩面,待得老道畫完,嘭的一聲,墻面上原本雪白一片,卻憑空出現一道門戶。
  “哇!”
  眾人又是驚奇,瞎老道跟老黃狗拾階而上,緩慢打開門,里面卻是另一種模糊光景,門內,似有亭臺樓閣,氤氳云霧遮掩,院落一新,連閣云蔓,如詩如仙境,瞎老道跟老黃狗在門前,對著眾人作揖道謝,轉身朝向大門走去。
  一人一狗走入門中,而門中憑空生風,地面上的碎銀跟銅板,無一例外被大門吸進去,伴隨著風波蕩漾,大門緩慢關閉。
  嘭!一聲悶響,大門化作白煙消散不見,墻還是那面墻,空空如也,連石頭刻畫大門痕跡,亦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神仙中人,仙蹤縹緲,神跡無定,神奇如斯,神異如斯,能以得見,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佛家講因果,道家講緣法,瞎老道帶老黃狗,緣,妙不可言……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