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太虛化龍篇 > 第百二十八章 世間人杰分高低,莊冥榜上居何席?

第百二十八章 世間人杰分高低,莊冥榜上居何席?

世間萬種人,人皆各不同。
  
  哪怕同等境界,因人各不同,其中差距,亦是極大。
  
  而金丹上層的境界,算是將金丹徹底穩固,邁入此境的最后一步,只是相對來說,進入這一步之后,還須細微打磨,至圓融如意。
  
  而哪怕同在金丹上層,同樣把金丹打磨圓滿,但茫茫天下,真人之間,差距仍是不小。
  
  因個人所學功法不同,其法力五行所屬,金、木、水、火、土等,皆各有不同,或渾厚或淺薄,或霸道或溫和,或凌厲或熾熱,或冰冷或陰邪等等……
  
  而功法分三六九等,即便五行同類,境界相同,法力也有強弱高低之分。
  
  哪怕有些人,所學均是相同,大家同出一宗,學得同一道功法,煉就同一門法術,但人各不同,體質根骨,悟性天資,均有差別,其成就高低,也因人而異。
  
  至于斗法,更是憑個人領悟,憑個人經驗,甚至憑天時乃至于地利。
  
  即便雙方實力相當,但若有神兵利器的相助,自也更強三分。
  
  比如白離,得明火劍在手,便要比他掌握一般的法劍時,要強得一籌。
  
  “即便同等境界,同等所學,尚有高低之分,何況許多不同之輩?”
  
  “因此才有人杰榜之分。”
  
  “老夫的真正本領,真要算來,也不過是在東洲人杰榜,約八十位左右的地步。”
  
  “有此三枚官印,大約能入前五十。”
  
  “只是老夫年高數百,終究是老邁了。”
  
  “可白離才三十余歲,年紀輕輕,如此修為,前程不可限量。”
  
  “至于這莊冥……”
  
  “該怎么算?”
  
  擊敗了白離的是蛟龍。
  
  但蛟龍卻聽命于莊冥。
  
  可莊冥本身,又不是以力降服蛟龍,本身修為可算淺薄。
  
  封論老道略感無言,但人杰榜并非他能參與制定的,也輪不到他來苦惱。
  
  只是此刻,還須他整合關于莊冥的消息,報給王爺得知。
  
  而在他的面前,已有了一張白紙,寫滿了文字。
  
  ——
  
  姓名:莊冥。
  
  年齡:二十六歲。
  
  稱號:十三先生。
  
  身份:聚圣山白圣君親傳,第十三弟子。
  
  修為:未知。
  
  本領:已知有聚圣山至高劍訣一劍開萬古,此外,其座下有蛟龍一頭,是為大妖之境,堪比金丹上層。
  
  戰績:駕馭坐騎蛟龍,擊敗明火劍白離!
  
  停頓了一下,封論老道神色微動,終是取過毛筆,在戰績上,添了兩筆。
  
  駕馭蛟龍,殺金丹真人聶平!
  
  駕馭蛟龍,于海中滅異種血脈大妖北淵海妖王!
  
  停頓了下,他忽然又將身份一欄的文字,盡數抹去,而填上了未知二字。
  
  又將本領一欄的“一劍開萬古”抹去,只留座下蛟龍之描述。
  
  “暴露身份,未必好事。”
  
  “如若有聚圣山仇家不怕死,拼命要殺莊冥,老道不免有煽風點火,推他至風口浪尖的嫌疑,日后若有聚圣山門人追究下來,怕難辭其咎。”
  
  “如此,老道我還是穩妥一些為好。”
  
  這般想著,封論老道長出口氣,金丹運轉,法力一動,按在紙上。
  
  旋即便見老道將手從紙上抬起。
  
  紙上的文字,倏忽離紙而起,凝練半空。
  
  那寫滿了文字的紙上,復又化作一張白紙。
  
  而封論老道,取過第八府的府印,放在了面前。
  
  只輕輕一吹,便見空中游走的文字,盡數落在了府印之上。
  
  但瞬息之間,府印光芒閃過,與之前沒有半點異狀。
  
  “稟王爺,第七府、第八府、第九府,三府之掌印府尊封論,今以第八府之府印,報知前日之事,此為擊敗白離者,一應所知消息。”
  
  ——
  
  東元境。
  
  第一府。
  
  高山之巔。
  
  但見一人,背負雙手。
  
  此人年約五十,面貌剛毅,他身著黑底金絲王袍,頭戴王冠,負手而立,眺望天際。
  
  他正值盛年,氣血強盛,尚未運轉法力,然而氣機鼓蕩,熾烈無比,竟比東邊初生的旭日,尤為耀眼。
  
  此人正是執掌東元境的蒼王!
  
  皇室嫡系血脈,為太祖第五子,太后所出,是為當今楚帝的嫡親胞弟。
  
  于十六歲時,拜入太元宗,學法十年,凝就金丹,此后磨練二十年,至金丹上層,方得出師,下山游歷。
  
  于一百六十七歲時,成就真玄之境,受封蒼王。
  
  于一百八十歲時,得獲東元境王印,掌一境之地。
  
  時至今日,雖貌若中年,正值強盛,然而他已二百余歲,掌東元境至今,七十年之久。
  
  “來了?”
  
  蒼王伸手一點,憑空浮現出一方大印。
  
  正是東元境王印!
  
  憑借此印,可借用東元境之內,各府官印及各地官令的力量。
  
  也同樣可以授予各府官印及各地官令,更強的力量與權柄。
  
  換句話說,這一方王印,便是執掌東元境的象征。
  
  但見王印之上,浮現出許多文字光芒。
  
  蒼王露出異色,袖中一揮,頓時多出一張白紙。
  
  王印之上,光芒涌出,盡數排列在白紙之上。
  
  旋即他便看見了上面的記載。
  
  “莊冥,二十六歲,修為未知,身份未知,有蛟龍為坐騎,擊敗了歸元宗明火劍白離,誅殺了金丹真人聶平,以及北淵海妖王?”
  
  蒼王甚為訝異,低語道:“這蛟龍當真如此強悍?”
  
  但他稍有沉吟,卻覺得此事有些古怪。
  
  此人全憑蛟龍之力應敵?
  
  能駕馭這等強悍的蛟龍,真是尋常之輩?
  
  白離此人行事不好說,但聶平的名字,他倒是記起來了。
  
  聶平此人,修為不高,本事不小,也談不上良善之輩,行事頗為狠辣,他被殺之前,難道就沒有想過,對駕馭蛟龍之人出手?
  
  還是說,只將蛟龍當做對手,將那莊冥當做無關緊要的人物,如受命于蛟龍的奴仆?
  
  “東元境出現一位掌控著如此強大力量的年輕人,卻未曾有所察覺,倒是我大楚王朝的疏忽。”
  
  “罷了,先讓中元境那群學士府的家伙,去頭疼一番,看看如何定他名次。”
  
  蒼王輕笑了聲,伸手一點,又將紙上的文字,重新化作光芒,歸回到了王印之上,傳至中元境大楚王城。
  
  他傳過消息,又將王印收回,不再理會。
  
  年輕一輩的奇才,自是未來的根基,須得極為重視。
  
  但他作為真玄境界的強者,便也不至于為金丹級數的后輩,過多勞心費力。
  
  茫茫東元境,十余萬里的疆土,但凡大事,皆要處理,可謂日理萬機。
  
  ——
  
  中元境。
  
  大楚王城。
  
  學士府中。
  
  此地人數眾多,已然過百。
  
  在場之輩,并非全是修行之人,但多是文人。
  
  他們便是制定人杰榜的官員。
  
  人杰榜上,收錄的均是杰出俊彥,屬年輕一輩,皆六十歲內,均為金丹級數。
  
  而在場眾人里,明面上卻也只有三位金丹級數的真人,在此統轄諸事。
  
  但從未有誰膽敢輕視學士府的存在,因為學士府的背后,是大楚皇室。
  
  “各地消息大都已經收來了,本月的人杰榜,也該重新排列,廣報各方了。”
  
  “呵呵,還不是那樣……”只見一個中年人笑道:“前面十位,可謂強悍絕倫,修為已至金丹上層,并打磨至圓滿,所學功法均是絕頂傳承,所學諸般法術本領,也都是世間頂尖之列,并有神兵利器在手,三年以來,無可撼動……”
  
  “也說不定嘛,興許有后來居上之輩,奪了前十之位……也指不定前十的這些位,互相切磋甚至爭斗,勝負比以往不同,咱們還得重新排列。”
  
  “也說不定,其中就有哪一位,已踏破了真玄之境,超出榜單之外。”
  
  “說得簡單……”
  
  中年人笑道:“前十之名,三年未變,而前五十位,有些在外游歷的,不免爭端,偶爾戰績傳來,才會重新評估,方有排名稍微波蕩少許,但也就是那樣……五十名后,變化才更多一些。”
  
  這些年來,確實是五十名后,名次波動較大。
  
  有人得獲機緣,本領大增,戰績彪悍,一越就是好幾名。
  
  有人得以踏破真玄之境,烙印真玄第一印,超出年輕一輩的界限,超出人杰榜界限之上。
  
  有人突破失敗而隕落,有人因斗法而隕落,有人重傷而傷及根基,跌落名次,甚至跌出榜單,后面的人則又往上排名。
  
  甚至,有些人年歲已足,六十歲滿,退出榜單之外。
  
  至于百名之外,變化更大,因為百名之內,多數是金丹上層級數,將金丹修行到了這一步,已是此境界之巔峰,實力大多穩固下來,但百名之后,屬金丹上層的,并不算多……若偶爾有人突破,或許便能名列前百。
  
  “看!這是東元境傳來的消息……咦?”
  
  “怎么?”
  
  “蒼王親自傳來的消息。”
  
  “什么消息,須得蒼王親自傳來?”適才那中年人笑了聲,忙是往前,然后看了一眼,神色一滯。
  
  “怎么了?”眾人見他模樣,愈發好奇。
  
  “歸元宗真傳,明火劍白離……”中年人神色古怪,道:“被擊敗了?”
  
  “東洲三十六,天御十九的白離?”有人驚訝道:“他被人擊敗了?對方是何人?”
  
  “蒼王消息上稱,此人也是年輕一輩。”
  
  “年輕一輩?是人杰榜前列的那些位?”
  
  “不……”中年人神色愈發怪異,說道:“蒼王來的消息里,此人之名,未曾耳聞,他似乎從未錄入過人杰榜?”
  
  他這話一出,眾人均是訝異。
  
  人杰榜未曾收錄他?
  
  何時冒出了一位新的年輕俊彥?
  
  以前不曾收錄,一經現身,便擊敗白離?
  
  這是對方隱得太深,還是他們以往有所疏忽?
  
  “不過……”
  
  中年人將信放在了桌案上,道:“這人擊敗白離的過程,比較復雜……他不是全憑自身之力。”
  
  眾人皆上前觀看蒼王傳來的詳細內容。
  
  旋即,眾皆寂靜。
  
  相視無言,面面相覷。
  
  “這種類型,還用得著登榜排名么?”
  
  “這……要怎么排?”
  
  旋即整個學士府,陷入一片思索當中。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