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我在火影畫漫畫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我白眼這么沒牌面?

第三百一十一章 我白眼這么沒牌面?

其實漫畫中,團藏、轉寢小春三人并沒有做錯。
  
  面對來勢洶洶的曉組織,木葉這邊幾乎無可抵擋,保存實力、避免九尾人柱力被抓是最穩妥的辦法。
  
  然而。
  
  誰也沒想到佩恩能如此生猛,一人單刷整個木葉,估摸著鳴人不出來,大概最后木葉只剩下團藏那伙人還活著。
  
  人都沒了,當個鳥的火影?
  
  這是赤羽不太理解的地方。
  
  火影這東西到底是以人為本,人沒了萬事皆休,而佩恩來勢洶洶,實力高的要跑很容易,但其他人全成了炮灰。
  
  就像現在。
  
  萬一斑、黑絕來襲,赤羽、漩渦水戶和團藏的暗部全要保存實力開溜,剩下的木葉人鐵定要被屠個干凈。
  
  赤羽覺得這東西不分對錯,只能說大家都有自己的考慮,但結果論一些,那就是團藏做錯了——誰讓鳴人贏了呢?
  
  現在已經接近晚上,他沒準備這時候還加班干活,只是來這邊整理一下思緒,回頭明天的時候能更容易上手。
  
  特別關于水戶門炎、團藏這一段。
  
  甩鍋要甩徹底。
  
  再怎么說,團藏要是還活著那都是非常有力的強者,這種滅村的時候不出手不像話。
  
  至于水戶門炎的意見……
  
  這會兒,恐怕沒人會在意他的意見,因為他本人都待在暗部的監獄中反思。
  
  雖然有先前的顧問長老身份在,沒人敢對他怎么樣,但現在的情況基本也失去了作為顧問的特權,能得到的也只是這樣的優待而已。
  
  沒辦法,誰讓他一個勁鼓搗“根”?
  
  連團藏都放棄了組建暗部之根的念頭,他還在這邊上躥下跳,不怪三代和團藏不認當年的舊情。
  
  況且這件事,似乎還是漩渦水戶親自開口,在漩渦水戶開口說可以釋放出來之前,誰也不敢在三代這邊求情。
  
  當事人都不在,這鍋水戶門炎背定了。
  
  次日,赤羽起床的時候,那五話更新已經送到木葉——經過技術改革和規模擴張,區區五話只要小半天就能完成。
  
  正如赤羽所料,這五話內容造成的影響并不大。
  
  只是不少人,驚嘆于仙術查克拉的存在,但也僅限于此……
  
  光從漫畫看,就知道多數人跟這玩意兒沒關系。
  
  倒是赤羽這邊,兌換列表又多出了仙人模式的兌換,兌換需要積分不算多,也就三千多一些。
  
  不同的圣地對自然能量的運用不同,效果、仙術查克拉運用也有細微差別。
  
  列表上大概率是妙木山的。
  
  不過這也不一定。
  
  同樣來自妙木山,六道仙人的仙人模式就沒什么特殊變化,而自來也版本簡直丑到辣眼睛。
  
  從這方面看,變化程度應該跟仙人模式掌握程度有關。
  
  系統出品,應該值得信賴。
  
  赤羽思索良久,沒有立馬決定兌換,而是暫時將仙人模式列入兌換優先級第一位。
  
  因為積分實在不多。
  
  戰爭將近,積分收入大大減少,加上赤羽更新慢下來,一天收入只有七千多一些,比起之前的一萬多實在差別甚大。
  
  手頭雖說湊出三萬多,但有三萬要兌換蝙蝠果實——即便他自己也很強,但依舊沒有信心能一對一打敗宇智波斑。
  
  再說,能群毆干嘛要單挑?
  
  跟邪魔外道有什么江湖道義好講,赤羽沒有半點心理負擔,他不在乎臉面,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活下來。
  
  大好人生才走了十幾年,可不想跟斑這個走到終點的老年人一換一。
  
  一換一,傻子才會做的事情。
  
  唔,我沒有暗指老師。
  
  赤羽起床后,活動了一下筋骨。
  
  忍術卷軸昨天已經交給三代,所以今天他沒有什么活干,直接去漫畫鋪就行。
  
  漫畫鋪這邊,照舊留下四個分身。
  
  每個影分身足以維持六七個小時,能一直干活到傍晚——前提是分身們能一直干活,不會陷入怠惰。
  
  但顯然這可能性不大。
  
  隨著赤羽手速加快,分身們也會找時間咸魚,因此一下午下來,四個分身差不多也就完成他交代下去的任務而已。
  
  今天的任務,十話火影忍者,十話海賊王。
  
  海賊王這邊,已經正式到司法島篇——路飛他們已經登陸司法島,正式跟司法島的人發生戰斗。
  
  這一篇相當精彩,至少赤羽這么覺得。
  
  不過精彩是作為讀者而言,海賊王的漫畫頁中動不動一堆人對畫者而言簡直是折磨,赤羽不想做這么麻煩的事情。
  
  所以,果斷扔給分身。
  
  赤羽的字典里,沒有成就感這東西,他只要自己舒服,即便分身的疲勞在最后還是會累加到自己身上。
  
  他坐下來,開始畫火影忍者。
  
  火影忍者這十話分三部分,一部分是鳴人繼續修煉仙人模式,一部分是佐助大戰奇拉比,最后一部分則是佩恩來到木葉。
  
  赤羽包攬了佩恩出場的這幾話,聽起來似乎挺多的,但實際上也就那么三話……
  
  三話內容不算多,他很快就完成了一大半。
  
  正準備一口氣畫完,赤羽聽見外邊有人問道:“云郎大哥,赤羽回來了嗎?”
  
  鹿鳴?
  
  他怎么來了,不是在警衛隊那邊么。
  
  “我在。”
  
  赤羽探出頭喊了一聲。
  
  這位要是能收入麾下,將來就是自己預備部屬下中的一把手,可萬萬不能怠慢。
  
  “啊,在畫畫,還真是‘辛苦’。”
  
  鹿鳴隨手挑了一本最新的更新,然后走進來,瞧見五個一模一樣的人頓時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
  
  他看了眼畫稿,毫不猶豫地在稿紙最少的一位邊上坐下說:“赤羽,你的提議我想了很久,我同意了,不過……除了幫忙干活,我希望你能幫我。”
  
  “幫你?”
  
  赤羽有些不明白,鹿鳴很佛系,對實力這些根本沒多大追求的熱情。
  
  這么說應該不是實力方面。
  
  他想了一下,不是實力,只能是家族了。
  
  奈良一族……
  
  “我跟父親大人談過,我要是答應你的邀請,基本就跟族長無緣,而且還要付出一些代價。”
  
  鹿鳴解釋了一番。
  
  族長之位關系甚大,當預備部的人就屬于后勤部門,雖說這很符合鹿鳴的期望,但顯然并不符合他父親的期望。
  
  誰不望子成龍?
  
  更何況,鹿鳴的父親是奈良的族長。
  
  “幫你奪族長之位?”
  
  赤羽有些疑問,這不是鹿鳴的風格啊,這貨跟自己有的一拼,怎么可能會在意族長的位置。
  
  “不不不,我父親還年輕,當個三十來年年族長沒什么問題。我的意思是,將來我要有個弟弟,我希望你能收他為弟子。”
  
  鹿鳴連忙否認。
  
  族長什么的,好不容易擺脫,他才不想接回來。
  
  原來是要我收弟子的……
  
  老大是咸魚那干脆重新造一個,鹿鳴的老爹算盤打得噼啪響,就不知道老二成色如何。
  
  教徒弟很累,不過比起帶一堆徒弟,他更喜歡前者。
  
  “沒問題。”
  
  赤羽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行吧。”
  
  鹿鳴伸了個懶腰,靠在墻壁上翻漫畫,他很快看完,合攏漫畫書出門。
  
  今天出來時,老爹透露,預備部要開學了。
  
  看赤羽的狀態,期待他干活是不成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赤羽答應了條件,他就得幫赤羽干活。
  
  預備部的工作,只能由他暫時接手。
  
  鹿鳴走后沒多久,赤羽畫完了手頭三話,當前還沒畫到團藏出場部分,但既然已經湊足十話,他就沒繼續往前畫。
  
  原本赤羽要弄一下封面,但這會兒有個不速之客找上門。
  
  日向真左。
  
  換以前,以日向真左的架子,必然要讓赤羽去見他,而不是親自上門。
  
  今時不同往日,赤羽的地位、實力都不是以前可以相比,另外他這趟過來顯然是有求于赤羽,所以親自上門來了。
  
  漫畫鋪人多眼雜,不適合談話。
  
  赤羽找了個由頭,把余下工作推給分身們,自己跟日向真左出門聊天。
  
  日向真左很謹慎,走了一段還要開白眼看一下,確定周圍沒人后,他才嘆氣說:“赤羽,日向一族先前跟你有些誤會,希望你不要放心上……”
  
  “真左叔叔說笑了,我們鞍馬一族跟日向一族世代交好,區區小事哪能放心上。”
  
  赤羽連忙矢口否認。
  
  “這我是信的,但……你漫畫里,日向一族已經挺久沒真正出場過了。”
  
  日向真左隱晦地表達自己的不滿。
  
  篇幅里大半是宇智波,日向一族作為木葉大族,基本沒什么出場率——最近出場的,還是日向雛田。
  
  雛田出場干了啥?
  
  開了個白眼偵察,然后沒了。
  
  毫無牌面。
  
  當然,只是漫畫他倒也不在乎,問題是漫畫火到一定程度,是會影響現實的。
  
  鼬的劇情曝光,宇智波在村子的人緣明顯變好了很多,日向一族這下感受到巨大壓力了。
  
  雖然日向一族現在不用跟宇智波打擂,但日向的人也不希望村民們覺得寫輪眼吊炸天,白眼一無是處……
  
  “咳,您多慮了,白眼的威力我心知肚明,日向一族后面的劇情肯定會多起來。”
  
  赤羽拍胸脯保證。
  
  雖說很奇怪,但后半段中,雛田的女主身份逐漸確立,籍此導致日向一族的戲份也逐漸多了不少。
  
  當然。
  
  有一點比較尷尬,接下來一大段劇情中白眼存在感極高的青并非日向一族……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