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重生之大少奶奶不好惹 > 第369章情毒爆發

第369章情毒爆發

    木語花渾渾噩噩回到自己的院子,灑掃的丫鬟小廝對著自己說了什么,她也聽不清楚,跌跌撞撞走進房間,背對著所有人,將房門關上,順著房門跌坐在地上。
  
      木語花抬手撫在自己的心口,不知道為什么,從未感覺到這種噬心的痛苦。木語花失聲痛哭,驚到了院子里的丫鬟小廝,他們各個面面相覷,因為木語花是未來的莊主,他們未來的主子,聽到這個聲響,不免擔心起來。
  
      “大小姐怎么了?”
  
      “不知道呀!要不要告訴盟主?”
  
      “是呀,聽著這聲響,不能不去稟告啦!”
  
      “我去說,你們可要仔細聽著,今日可不能出了岔子!”
  
      一個小廝將手中的掃帚遞給旁邊的丫頭,轉身就往院子外面跑。
  
      木語花坐在地上,腦袋里,全是鄭葉熙剛才說的話,一字字、一句句,揮之不去。
  
      剛才之前,木語花還憧憬一切,甚至對鄭葉熙說著自己心中所想,希望未來的日子里,有他、有自己,這樣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
  
      卻沒有想到,一切都是自己一廂情愿罷了。是自己愛的太深,而鄭葉熙,不過在最合適的時候,放了手。
  
      木語花雙手抱著頭,希望自己不去想,可惜,無論自己怎么做,都無濟于事。腦海里全是自己在鄭葉熙面前,說著自己心里話的傻樣子。
  
      原是鄭葉熙為了商行的事情,來到蜀州城,而自己,卻認為他是為了自己?情到深處的是自己,而鄭葉熙,不過是拋棄自己的其中一人!
  
      “既然是逢場作戲,為何要對我說那些,柔情細語?既然要拋棄我,為何不直接告訴我?告訴我,你根本就不愛我,一切都是我自己一廂情愿而已!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所有人,都要這樣對我?”
  
      木語花跪在地上,雙手扶著地聲嘶力竭的大聲吼了出來。
  
      正好跑回院子里的丹青,聽到這些話,站在門口,用手緊緊捂著嘴巴。看著緊閉的房門,眼淚像是決了堤一般。
  
      丹青腦海中一直圍繞這句話‘情到深處,若被拋棄,頃刻斃命’!
  
      不要,不要這樣!怎么會是拋棄呢?鄭大少爺愛著小姐,任誰都可以看出來呀?怎么回事拋棄呢?難道是因為知道了小姐命不久矣?不會呀?若是因為這樣,就棄小姐于不顧,那這樣的愛情,還叫愛情嗎?
  
      “小姐,小姐,你開開門,我是丹青啊!小姐,你怎么了?開開門,跟丹青說,丹青陪你一起,好不好?”
  
      丹青輕輕拍拍房門,她知道,木語花就在房門后面,只是不知道,木語花會不會見自己。
  
      曾經在杭州城,她在得知鄭葉熙要迎娶孫小姐的時候,也是這般將自己關在房間里。是不是和以前一樣,那個毒,沒關系呢?
  
      “丹青,丹青……”
  
      “我在!我在這里小姐,我能進來嗎?我開門咯?”
  
      丹青試圖輕輕將房門推開,映入眼簾的竟然是,木語花跪坐在地上,哭的梨花帶雨。滿臉可憐的看著走進來的丹青。
  
      丹青看到這樣的木語花,那里還忍受得了,‘噗通’一聲跪在木語花的面前,伸手一把抱住木語花,哭著問道:
  
      “小姐,你到底怎么了?大少爺跟你說了什么呀?”
  
      “他不要我了!他說,他不要我了!”
  
      木語花任由丹青抱著,哭著回答。
  
      那聲音,像極了被人隨意丟棄的小貓小狗,可憐兮兮的找不到家在哪里一般。
  
      丹青緊緊的抱著木語花,,輕輕拍拍木語花的后背,輕聲安慰說:
  
      “沒事的小姐,可能是大少爺誤會了什么,他不會不要你的!他說過,他要帶你回鄭府,你們要重新舉行成親儀式!你還說,到那日,你要做最美麗的新娘子!定是大少爺誤會了什么!肯定是挽心那個丫頭,跟大少爺說了什么,我們去把誤會解開,解開就好了!”
  
      “不會了!不會了!沒有誤會!鄭葉熙說,因為他奶奶不讓我回去!他說他放我自由!如果一開始就給我自由,何苦現在還來招惹我?丹青,我是不是太傻,愛上了一個不愛我的人?”
  
      木語花從丹青的懷抱里坐直身體,雙眸掛著淚珠,眼巴巴的看著丹青,弱弱地問道。
  
      丹青哭著搖搖頭,想要告訴木語花,不是她想的那樣,可喉嚨仿佛一根魚刺卡在那里,說不上來,又咽不下去。
  
      “你又知道什么?我何苦來問你,讓你跟著我一起哭,一起難受?原是我的事情,是我被人傷害,被人像丟垃圾一樣,隨手扔掉。可我還要來問你,給你徒增煩惱。”
  
      “世人如此,我已經習慣了。我的母親不要我,給我下了毒,我的父親壓根不知道的存在。我活了這么大,竟然活在一個又一個的悲劇里。是我不該,不該愛上一個,不能奢望的人。被人拋棄了,我還有臉哭著,問為什么?是不是很可笑?哈哈……”
  
      木語花站起身,搖搖晃晃,站都站不穩,哭著說完,轉而又仰頭大笑。
  
      丹青看著幾斤癲狂的木語花,嚇壞了,擔心她摔倒,想要伸手扶著她,卻又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突然,木語花笑著笑著,一口鮮血,從口中噴了出來。瞬間,宛若一朵凋落的花朵,慢慢的摔在了地上。
  
      “小姐!啊……”
  
      “語兒!”
  
      丹青飛快的跑過去,接住了木語花,剛剛趕過來的司徒博、扶桑和夜無煙,看到這一幕,站在房門口,大聲呼喊,慌張的圍著木語花,觀望著木語花。
  
      木語花雙眸緊閉,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晶瑩的淚珠。
  
      司徒博剛才聽到小廝說,木語花在房間里,哭的很是凄慘,便叫上扶桑、夜無煙趕過來,卻看到十八年前的那一幕。
  
      趙雷當初去世之時,也是這樣口吐鮮血,頃刻斃命。
  
      “怎么回事?剛才不是還好好的?怎么會變成這樣?師父,她怎么樣了?”
  
      夜無煙蹲在木語花的面前,看著她慘白、毫無血色的臉,一副失去了生機的模樣,嚇得瞪大了雙眸,看著司徒博,大聲問道。
  
      ()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