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伏天氏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九州第一劍

第七百九十九章 九州第一劍

    老人眼神陡然間射出極為鋒利的目光,凝視柳宗,隨后眼神歸于平靜,淡淡開口:“你是叫柳宗吧。”
  
      “正是晚輩。”柳宗點頭,在他身后,棋圣九大弟子目光皆都凝視老者。
  
      “棋圣山莊破解天龍棋局的人,一個是你,另一個,便是他葉伏天。”老村長又看了一眼葉伏天,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還真是巧。
  
      葉伏天同樣露出一抹異色,這老村長看起來似乎是個隱士人物,就連圣人都不知道他來自何方,是什么村。
  
      但柳宗為何知道?
  
      而且,老村長知道柳宗,也知道他。
  
      這和棋圣山莊,有什么聯系不成?
  
      “是。”柳宗依舊點頭。
  
      “棋圣選擇了你作為他的傳人,沒有選他。”老村長笑了笑:“既然如此,你若是想要救棋圣脫困,自己去就是,老頭我無能為力。”
  
      柳宗目光望向老村長,周圍的人也都望向這邊,有些聽不明白兩人的對話是何意。
  
      救棋圣脫困?
  
      棋圣,不是傳聞將要坐化,才選擇柳宗為傳人的嗎?
  
      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棋圣九大弟子如今追隨柳宗一起,莫非,其中有著什么秘密?
  
      而守墓村,是什么地方?
  
      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村子。
  
      “守墓村與世隔絕,甚至外界不知守墓村的存在,然而許多年來,守墓村卻一直存在于禁地虛空劍冢之外,棋圣前往禁地虛空劍冢,尚且被困其中,柳宗他如何能夠救棋圣脫困,老先生說笑了。”此時,西華圣君親自邁步走向這邊,看向老村長開口說道。
  
      他話音落下,頓時周圍無數人群心頭猛的顫動了下,目光盡皆凝視老人。
  
      虛空劍冢!
  
      這老人和丫丫,來自虛空劍冢之外?
  
      虛空劍冢號稱是東州第一禁地,劍冢藏劍無數,也埋骨無數,許多年來不知多少人前往虛空劍冢,盡皆失蹤,殞命其中,兇名赫赫。
  
      漸漸的,此禁地漸漸被人遺忘,無人敢前往,甚至極少被人提及。
  
      關于虛空劍冢也流傳了許多傳聞,有人稱虛空劍冢孕育著一柄絕世兇劍,殺戮一切闖入之人,也有人稱有絕代人物于虛空劍冢中修行,殺人如麻,還有人稱,虛空劍冢埋葬了曾經的一位絕世強者,但對于這些傳聞都是半真半假,知道真相的恐怕只有那些圣地之人。
  
      守墓村,守的是虛空劍冢?
  
      傳聞稱,虛空劍冢乃是一處虛無之地,極難到達,沒有人想到,禁地外的守墓村之人,竟然會來到這里。
  
      葉伏天也露出一抹異色,他了解過九州諸圣地,但對于守墓村和虛空劍冢都不曾聽說過。
  
      但連西華圣君都為之動容的地方,顯然不是尋常之地。
  
      老村長看向西華圣君,道:“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說罷,他目光看向丫丫,道:“丫丫,我們走。”
  
      “嗯。”丫丫點頭,又狠狠的瞪了葉伏天和余生一眼。
  
      老村長也回過頭看向余生,道:“能夠擊敗丫丫,很不錯,你們有空來我村里做客。”
  
      說罷,兩道身影便化作兩柄劍,直接破空而行,轉瞬間消失不見。
  
      同時,有一道暗中的傳音傳入葉伏天的耳膜之中,使得葉伏天露出一抹異色。
  
      西華圣君目光望向消失的劍影,神色閃爍,禁地之外的守墓村,他倒也沒有想到,畢竟這村子根本沒什么存在感,如今看來,似乎并不那么簡單。
  
      九州,又要起風云了,那些離開之人,想必很快就會知道這消息。
  
      當然,他刻意走出來將對方的來歷點出,便也是暗藏一些目的的。
  
      畢竟,那里是虛空劍冢,棋圣都被困其中,他西華圣山可沒有那么多強者葬送其中,自然要有人一起探路。
  
      虛空劍冢的一些動靜,足以驚動九州諸圣地了。
  
      而得到棋圣傳承的柳宗,知道的比其他人更多一些,這是他們西華圣山的優勢。
  
      “晚輩也告辭了。”葉伏天對著西華圣君拱手道。
  
      西華圣君看向葉伏天,笑著點頭道:“此屆九州問道荒州最為耀眼,我很期待你們的未來,若是你們想要入圣地修行,我西華圣山隨時歡迎。”
  
      “多謝圣君,葉伏天記下了。”葉伏天欠身,隨后帶著荒州之人轉身離開。
  
      葉伏天離開之后,柳宗凝視他消失的身影,開口道:“師尊,根據棋圣前輩傳給我的一些消息,再加上如今守墓村的人出山,也許,他們在物色傳人。”
  
      西華圣君目光一閃,雖然老村長有意避開,但之前他們找到葉伏天和余生,足以讓他聯想到一些事情了。
  
      尤其是這一屆九州問道,余生問鼎,而九州問道之后的那一戰,葉伏天也展露出絕代風華。
  
      那么,柳宗這句話,便足以推斷出很多信息。
  
      “放出消息。”西華圣君淡淡開口,隨后轉身邁步離開。
  
      九州問道徹底落下帷幕,消息傳出之后,華天城為之震動,沒有人想到,多年不曾參加九州問道的荒州,竟然一鳴驚人,在九州問道的舞臺綻放最為耀眼的光芒。
  
      英雄不問出處,大概便是此意吧。
  
      至于虛空劍冢和守墓村的一些消息,在華天城的反響反而并不那么大,畢竟對于虛空劍冢這樣的禁地,距離他們比較遠,而且他們所知有限。
  
      就在諸人離開西華圣山之后,西華圣山上空之地,有鳳凰攆車從天而降,璀璨無比的光輝灑落而下,直接朝著西華圣山中央之地而去,攆車之上所坐的人,竟然是去而復返的周圣王。
  
      周圣王從攆車中邁步走下,他身后,金鳳凰軍團的強者以及周亞等子嗣跟隨在那。
  
      “圣君找我可是有事?”周圣王腳步落地,西華圣君、雨圣以及柳宗等一行身影在此地。
  
      “喜事,圣王來坐。”西華圣君笑著說道,他走到一處坐席之上,身前有著一副棋盤,對著周圣王做出請的手勢。
  
      周圣王走到他對面坐下,目光望向棋盤,開口道:“什么喜事,讓圣君今日有如此雅興?”
  
      “虛空劍圣之名,想必圣王應該知道吧?”西華圣君在棋盤上落子,笑著開口道。
  
      “九州第一劍。”周圣王落子回應,口中吐出一道肅穆的聲音,那是一位傳奇人物,只是了解他的一些事跡,便足以令人感到熱血澎湃,哪怕他身為大周圣王,依舊對于這位先輩人物充滿了敬仰之心。
  
      “對,傳說中圣戰無敵,一劍斬諸圣的傳奇人物,夏皇親自冊封其九州第一劍之名,曾經,能夠站在夏皇身側的人物。”西華圣君神色鋒利,那位九州的傳奇人物,應該已經接近皇的層次了吧。
  
      “我大周朝古籍中記載,虛空劍圣所創造的虛空劍陣,為九州第一陣法,號稱能夠戮皇。”大周圣王看著棋盤,落下一枚棋子,他抬起頭,眼神陡然間變得無比鋒利,凝視西華圣君道:“這樣的人物,他是怎么死的,又為何開辟虛空劍冢,埋骨其中?”
  
      “到了我們這種層次,應該知道修行乃是奪天地之氣運,即便是圣境,依舊有著太多的未知,誰又知道呢。”西華圣君似乎并不想談這問題,笑了笑隨意回應道。
  
      大周圣王目光鋒利至極,凝視于他,道:“圣君還未說,喜從何來?”
  
      “棋圣去了何處,圣王應該也知道了。”西華圣君道。
  
      “知道,虛空劍冢。”周圣王低頭落子,棋圣此人醉心于棋道,衍天地之陣,如何會放過九州第一陣虛空劍陣。
  
      “棋圣被困虛空劍冢,然而卻在棋圣山莊挑選傳人,你應該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如今,柳宗他知道了一些事情。”西華圣君看了身后的柳宗一眼,道:“而今,就連守墓村的人都出山了,這意味著什么,難道還不清楚嗎?”
  
      “這么多年了,難道虛空劍冢還真留有虛空劍圣的傳承之秘不成,即便真留有,那么如今又剩下多少?”大周圣王問道。
  
      “守墓村的人應該是最清楚的了。”西華圣君開口道:“我看那位老村長,似乎也有意來此物色最頂尖的妖孽人物,他們邀請了荒州之人前往守墓村做客。”
  
      周圣王抬頭看向西華圣君,荒州的人,他很不喜,當然也不希望,荒州之人得到九州第一劍的傳承。
  
      “此次九州之人,應該都會陸續得到消息,虛空劍冢以后怕是不會平靜,九州之地,荒州最弱,其次是禹州、海州之地,我東州,雖不算最弱,但也只是中下,上面夏州、齊州、戰州、云州,都要比我們強,因此,若是虛空劍冢真留有九州第一劍的傳承,我希望得到之人,也該是我東州之人。”
  
      周圣王抬頭看了柳宗一眼,心中冷笑,開口道:“圣君都已經選好了人選了吧。”
  
      “柳宗天縱奇才,為我西華圣山青年一代天賦最強之人,比圣王想象中的更要出眾。”西華圣君笑著道:“大周圣朝,是否介意柳宗為駙馬?”
  
      旁邊,周子怡遽然間抬頭,眼眸望向柳宗所在的方向,心中略有幾分悸動!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