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伏天氏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學棋

第七百三十三章 學棋

棋盤另一端的老人看到葉伏天落子同樣眉頭一挑,看不懂。
  
  手掌揮動,他落下第二子,沒有理會葉伏天的那棋子,他所下的棋乃是以陣為棋,自成一體,無論葉伏天怎么下,結局都會一樣。
  
  除非,葉伏天所下的棋路陣勢比他更強,唯有如此,方可破解他的棋局。
  
  萬象賢君一直不曾開口,葉伏天便隨意落子,很快,他便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壓迫力,那是來自棋盤上,他隱隱感覺對方的棋子正在匯聚成勢,每當一個棋子落在棋盤上,這股勢便會更強幾分。
  
  大自在觀想法運轉,他看向棋局,感覺自己并非是下棋之人,而是在棋局之中,隱約能夠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鎮壓規則力量鋪面而來,從蒼穹往下,壓迫在身軀之上,在這股壓迫力下,對弈之人需損耗精神力去抗衡,如此一來,在棋道上的精力便分了出去,想要贏得棋局便更難。
  
  身處棋局之中,葉伏天卻有種奇妙的感覺,隱隱有些興奮,這就是棋戰嗎?這還是第一次體會到。
  
  他手掌揮動,頓時一顆顆星辰棋子落下,沒有去等萬象賢君,而是自顧的下棋,仿佛進入了自己的狀態,大自在觀想法之下,他對棋局仿佛能夠看得更清楚一些,每一子落下,都能夠將對方的那股氣勢打斷來。
  
  或者說,此刻的葉伏天并非是真正意義上在下棋,而更像是在破陣勢。
  
  “上七五路。”就在此時,萬象賢君的聲音傳來,將葉伏天的興奮打斷來,他暗罵一聲神棍,但還是照做,將棋子落在上七五位置。
  
  這一子落下,仿佛打斷了老者想要布置的變化,他目光一閃,隨后繼續落子,以其它方式彌補。
  
  “去六八路。”萬象賢君又道,葉伏天繼續落子,他也感覺到了,萬象賢君落子比他更精湛,或者說,比他更缺德,非常精準的落子,就是為了阻止對方成勢。
  
  “平六四路。”
  
  “入九七路。”
  
  一道道聲音陸續傳入葉伏天耳中,老者眉頭隱隱皺起,臉色有些不快,這是什么下三濫棋路?這種棋路完全沒有章法,也不成陣勢,甚至可以用亂七八糟來形容,但偏偏,恰好將他的陣勢打亂。
  
  每一次棋子所落下的地方,都讓人想要暴打對方一頓。
  
  老者眼眸中閃過一道不快的神色,繼續下棋,他不信這種棋路能夠阻止得了他的棋局。
  
  時間一點點過去,兩人棋盤上的棋子越來越多,規則力量越發的強大,朝著八面之地擴散,有許多人站在不遠處的山石之上看向兩人的對弈,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還有如此無恥的棋路?
  
  都是陰招,看起來非常的亂,但偏偏,竟然有用。
  
  棋局中,那金鼎一直想要凝聚成型,但卻仿佛有無數裂痕般,使得這股金鼎的勢始終無法真正凝聚而生,而那一顆顆散亂的星辰棋子蘊藏非常霸道的了力量,未能聚勢的金鼎根本壓不垮。
  
  棋盤之上,棋子越來越多,老者手掌舉起,一枚蘊藏強橫規則力量的棋子出現在那,卻久久無法落子,他的神色格外的難看,他隱隱感覺到,無論他怎么落子,都別想將陣法聚成了。
  
  “不下了。”老者將棋子砸在了棋盤之上,頃刻間轟隆隆的聲響傳出,棋局被毀,葉伏天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回過頭看了萬象賢君一眼,神棍不愧是神棍,竟然,真的算出了所有變化,讓對方無子可下?
  
  棋峰,諸人的目光皆都落在葉伏天的身上,這樣也行?
  
  許多人來棋圣山莊之前都研修棋道,或者本身便就擅長棋道,然而,如此令人無語下棋方法,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但雖說有些不堪,然而細看又耐人尋味,能夠預判對方的棋路,并且提前封死棋路從而影響整個大局,這要多強的心算能力?
  
  葉伏天回到之前的位置,神色古怪的看著萬象賢君。
  
  九公子自然知道這并非是葉伏天做到的,而是萬象賢君在指導,他之前便稱要算出棋局變化,他以為會是笑話,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這算是過了?”葉伏天看向九公子問道。
  
  九公子看著葉伏天,隨后有些無語的點頭。
  
  “那么繼續試試第二局。”葉伏天似來了幾分興致,踏上了第二幅棋盤,諸多目光同時落在他的身上,看著他下棋。
  
  和第一局一樣,除了開局他隨意落子,之后,便見招拆招,像是死纏爛打,坐鎮棋盤老人在棋局結束后憤怒的道:“從未見過如此難看的棋路。”
  
  之后,第三局、第四局。
  
  葉伏天連破六大棋局,難度越來越大,即便是萬象賢君也感覺到了吃力,棋局的變化越來越多了,第七局棋,葉伏天終于敗下陣來,被恐怖的棋陣轟出了棋盤。
  
  但即便如此,連勝六局的可怕戰績讓所有人為之側目,都好奇的打量著葉伏天一行人。
  
  葉伏天經歷了七局棋戰,竟隱隱感覺自己真正入門了,已經明白了下棋之道,他越發覺得有趣,對此非常感興趣。
  
  “變化太多,無法心算?”葉伏天對萬象道。
  
  “看來是我小看的棋道,沒想到一副小小的棋盤,竟然能夠演變出如此多的變化,猶如大道般,不同的棋路,棋陣的威力相差竟然可以如此的大。”萬象賢君開口道,不再像之前那般輕視下棋了。
  
  當然,作為一個沒有真正意義上學過下棋的人,僅僅靠算,讓葉伏天一路破解到第七局,這已經是極為恐怖了。
  
  要知道,這些棋局可并非是普通棋局,而是棋圣所布,九大棋局,越來越強。
  
  “我也覺得很有意思,我對棋道有些興趣了。”葉伏天看向九公子道:“要破解九棋局才有資格獲得棋圣傳承?”
  
  九公子卻笑著搖了搖頭:“是也不是,破解九棋局之后,還有更強的一局棋,過了那一關才算。”
  
  葉伏天和萬象賢君對視了一眼,以萬象賢君之能尚且只是破解了六局棋局,后面三局難度可想而知,然而,這九局之后,還有更強的一局棋。
  
  那會是何等可怕的一局棋?
  
  葉伏天不得而知,無法想象。
  
  “無論你們是否能過都無需著急,韓靖棋道陣道皆都擅長,且心算能力極為出眾,也只是過了第七局,想要破解棋峰九大棋局,可不是朝夕間便能夠做到的事情。”九公子笑著說道。
  
  老師所布下的這一切,豈會簡單?
  
  “既然如此,我們先下山吧。”葉伏天開口道,準備暫回玉京府。
  
  “好。”九公子點頭,他對著萬象賢君道:“老先生若是學棋的話,相信必能夠破解九棋局。”
  
  “我的興趣不在于此。”萬象賢君笑著搖頭,雖說星術并不能時常使用,但這是他的興趣之所在。
  
  棋局只是一副棋譜上的萬千變化,棋之道。
  
  而星術,可是天地之無窮變化,天地之大道。
  
  下山來到玉京府,他們遇到一位中年人,這中年人氣質極為普通,相貌平平,他看起來很是和善,見到葉伏天他們微笑著道:“九師弟,聽聞你也邀請了一些人前來,便是這些朋友嗎?”
  
  “嗯。”九公子點頭,笑著道:“這是我二師兄。”
  
  葉伏天看向對方,只見中年對著他們含笑點頭,身上沒有半點氣息外露。
  
  但葉伏天卻知道,棋圣二弟子李開山,是一位非常可怕的賢君級人物,戰斗力超強。
  
  葉伏天對著李開山笑著回禮,道:“見過二先生。”
  
  “來者是客,不必客氣,在玉京府隨意,不必拘束。”李開山笑著說了聲便離開。
  
  “二先生看起來很是隨意,非常好相處。”葉伏天對九公子道,這也和之前所打探的消息一致。
  
  棋圣座下二弟子李開山,是個老好人。
  
  “嗯,二師兄為人處世溫和,朋友極多,這次,柳宗也受二師兄所邀出山來此,如今應該正在來的路上。”九公子笑著開口道。
  
  “柳宗?”葉伏天露出疑惑之色。
  
  “你不要告訴我你不認識柳宗。”九公子神色古怪的看著葉伏天,在東州之地,柳宗的名氣,應該沒有誰不認識才對。
  
  眼前的這些家伙,究竟從哪里來?
  
  “誰?”葉伏天笑著問道,算是回應了九公子。
  
  九公子露出異樣的神色,看著葉伏天道:“有能力破解九局的人。”
  
  葉伏天沒有多問,但接下來數日,他很快知道了柳宗是誰,因為府中的人每天都在議論,而議論最多的人,就是柳宗,以及周子朝。
  
  周子朝入玉京府之時,棋圣大弟子楊瀟親自相迎。
  
  而更多人則是在期盼著柳宗的到來,如今玉京府中極負盛名的人物越來越多,于是越發熱鬧,偶爾會有一些關于葉伏天的傳聞傳出,畢竟那一次棋戰給人印象很深。
  
  此時的葉伏天倒也清閑,他在玉京府中住下,此刻,他竟然在看書,書卷的封面刻著棋子,顯然,這是棋道書卷!
  
  (本章完)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