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伏天氏 > 第七百三十一章 九公子

第七百三十一章 九公子

玉京城極為繁華,而玉京城最為繁華之地,非青玉樓莫屬。
  
  京華山有最強的修行者,玉京府有最烈的酒,而青玉樓,有最美的女人。
  
  三者中,京華山是棋圣修行之地,自然不會太熱鬧;玉京府是城主府,酒只有城主宴請的客人才有資格喝;唯獨青玉樓,沒有限制,所以來的人最多。
  
  青玉樓并非是真正的樓,而是畫舫,如同閣樓般的畫舫精致優雅,飄于玉湖邊上。
  
  對于葉伏天而言,最美的女人吸引力無疑是最大的,所以他此刻出現在了玉湖邊上,而且坐在最前面的位置,靠近畫舫,此刻在畫舫之中,有美人彈奏、起舞,曼妙舞姿動人心弦,琴音也撩人心動。
  
  “好看嗎?”在葉伏天身旁,花解語輕紗蒙面,微笑著問道,不僅是花解語,葉伏天身旁一行女子皆以輕紗遮擋了容顏,否則一群如此女子同時出現在這里,必會引起一番轟動。
  
  “嗯,好看。”葉伏天很實在的點了點頭,隨后看向花解語道:“當然,不能和我媳婦相提并論。”
  
  “我認為她們的舞更美,即便我是女子都怦然心動呢。”花解語笑吟吟的看著葉伏天。
  
  “確實動人。”葉伏天點頭。
  
  花解語湊到葉伏天耳邊,低聲道:“要不要我跳給你看?”
  
  葉伏天眨了眨眼睛,有些怦然心動,想到年輕之時解語曾一舞傾城,如今,難道竟有這等好事?
  
  “晚上跳。”葉伏天輕聲回應道。
  
  “嗯,好啊。”花解語淺笑著點頭,葉伏天看著她,怎么有些不相信呢?
  
  “解語,我怎么感覺他是來看美人的?”花解語另一邊坐著的是諸葛明月,她笑看了葉伏天一眼,隨后捏了捏身旁的顧東流,道:“師兄弟幾人看得挺有勁啊。”
  
  “紅粉如骷髏。”顧東流一本正經的道,諸葛明月笑看著他,葉伏天也看了三師兄一眼,神色肅穆,師兄就是師兄,境界遠勝于他。
  
  此時,人群中傳出一陣喧嘩之聲,隨后便見畫舫簾幕拉開,換上了另一批女子,中間的女子身穿輕薄的衣衫,渾身如若無骨一般,她抬頭看向人群之上,那雙如水般的眼眸似要將人化掉,美艷不可方物。
  
  “寒玉仙子。”許多聲音傳出,這女子,正是青云樓最美的女子,寒玉仙子。
  
  有許多人稱她的容顏并不遜色于玉京城第一美人,但只是因為身份有些卑微,這才無法和那位城主夫人、圣人弟子相提并論。
  
  “果然是沉魚落雁。”葉伏天笑著道,寒玉仙子十指如玉,撥動琴弦,一曲曼妙曲音裊裊傳出,有煙霧彌漫,美人起舞,更增了幾分夢幻美感。
  
  “人美琴也美。”葉伏天評頭論足,諸葛明月淺笑著看著葉伏天,輕聲道:“果然結婚后便是不一樣了。”
  
  “嗯。”花解語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一曲終了,寒月仙子對著諸人微微欠身,頓時人群沸騰,許多人開口道:“賞。”
  
  頓時,無數靈石法器寶物被送上畫舫。
  
  “九公子賞賢者法器一件。”此時一位女子聲音傳出,頓時諸人目光望向靠近畫舫的最前方一處位置,那里有一位翩翩公子安靜的坐在那,欣賞著寒玉仙子的美貌。
  
  “九公子出手果然還是這般闊綽。”許多人含笑道。
  
  “九公子每日必來,都會成為入幕之賓,今日自也不會例外。”又有人道,賞賜最為貴重之人,可為入幕之賓,入畫舫和寒玉仙子共處一室。
  
  雖然寒玉仙子極美,但修行越是強大之人心性越是非凡,即便愛美卻也不會迷戀女色,對于他們而言修行第一,而一些有身份之人也顧及聲明,因此一件賢者法器隨手賞賜,絕對是非常罕見的了。
  
  “師叔,賞,中品法器。”葉伏天回過頭開口道,他喊師叔的人只來了一位,萬象賢君。
  
  “這……”萬象賢君愕然的看著葉伏天,讓他這德高望重的萬象宮宮主,去賞賜風月女子。
  
  這宮主,夠任性啊。
  
  葉伏天笑吟吟的看著萬象賢君,這里萬象賢君應該是最富有的吧,不宰他宰誰?
  
  看到葉伏天的笑容,萬象賢君苦笑著搖頭上前,從戒指中取出一件法器遞過,那接過法器的女子有些詫異,仔細查看了下,問道:“是誰人所贈?”
  
  “我家葉公子。”萬象賢君開口道,女子點頭,起身對著葉伏天道:“葉公子贈中品賢者法器一件。”
  
  頃刻間,一道道目光盡皆落在葉伏天身上,贈中品賢者法器,這家伙什么人?
  
  又是一位九公子般的人物?
  
  許多人都猜測葉伏天的身份,如今外界許多人降臨玉京城,莫非是從外面而來?
  
  然而那些到來的杰出人物中,似乎并沒有一位葉公子。
  
  過了些許時刻,畫舫中的女子微笑著看向葉伏天,道:“葉公子稍后可入畫舫。”
  
  寒玉仙子美眸也望向葉伏天,輕輕頷首,有些好奇葉伏天是誰。
  
  “聞琴知音,又得見仙子之顏,足以。”葉伏天含笑說道:“至于入幕,便不必了,多謝仙子盛情,還是讓與九公子吧。”
  
  許多人更是詫異,此人贈中品賢者法器,竟不為成為入幕之賓。
  
  寒玉仙子美眸都略露出好奇之色,雖說她也明白修行之人意志力很強,但既然到了這里又見到了她,幾乎沒有人能夠拒絕她的邀請。
  
  “好。”女子也未多言,笑著點頭。
  
  九公子目光望向葉伏天,見到葉伏天身邊不少女子,隨后笑著開口:“閣下也愛美人?”
  
  “試問有誰不愛美人?”葉伏天道:“若說不愛,必是虛偽。”
  
  “有趣。”九公子笑著道:“是為京華山上的事而來?”
  
  “是。”葉伏天點頭,九公子,自然是京華山棋圣的第九弟子,排名最末,也是最不務正業的紈绔之人。
  
  “我師兄弟九人,何必找我?”九公子笑著道。
  
  “因為你最有趣。”葉伏天笑稱,他既然想要試試運氣,自然要打探清楚消息,想要獲得棋圣傳承的棋盤,首先需要得到棋圣任意一位弟子的認可,方可入棋圣山莊。
  
  而他打探到的消息便是,棋圣九弟子,每日都會來青玉樓。
  
  “雖然很假,但我愛聽。”九公子笑著道:“你會下棋嗎?”
  
  葉伏天露出一抹異樣的神色,隨后點頭:“應該,會吧。”
  
  下棋,如此簡單的事情,應該沒有人不會吧?
  
  當然,會和精通,是兩回事。
  
  “試試。”九公子笑著道,隨后伸手一揮,頓時兩人中間出現了一張桌子以及一副棋盤,他手掌揮動,葉伏天伸出手,將黑子接住,隨后便見九公子落子在棋盤之上。
  
  許多人湊上前來,沒想到棋圣弟子竟然和人在此下棋,還真是有趣。
  
  葉伏天也落子,九公子目光一閃,露出一抹異色,有些看不明白葉伏天落子的位置。
  
  莫非,是新下法?
  
  在棋藝諸法之中,似乎還沒人這樣落第一子。
  
  九公子繼續落子,兩人你來我往,很快,葉伏天身后的刀圣和顧東流等人臉黑了下來。
  
  “你,真的會下棋?”見到葉伏天的棋子被圍殺一大片,徐缺弱弱的問了一聲。
  
  “自然會,不然現在是誰在下?”葉伏天瞪了徐缺一眼,落子這么簡單的事情,有人不會?
  
  周圍的人都一臉愕然的看著葉伏天,本還以為會是高手交鋒,萬萬沒想到……
  
  萬象有些后悔來這一趟了,這在道宮中還很正常的家伙,出來后簡直沒底線啊。
  
  他在想,是不是看錯人了?
  
  很快,棋盤之上,葉伏天丟盔棄甲,一敗涂地,太慘了。
  
  “葉兄、厲害。”九公子對著葉伏天道,第一次見到如此‘厲害’的對手。
  
  “九公子棋藝高超,我還是有一點差距的。”葉伏天道。
  
  “咳咳……”旁邊有人嗆到,和他下棋,需要棋藝高超?
  
  葉伏天身邊之人想走人,不想認識他。
  
  “出發吧。”九公子起身說道。
  
  葉伏天一愣,九公子低頭笑道:“你不是為了京華山而來?”
  
  “好。”葉伏天起身出發,此行的目的倒也達到,這棋圣的第九弟子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樣,荒謬而又有趣。
  
  京華山毗鄰城主府,玉京府便是依山而建,山上是棋圣山莊,山下是玉京府。
  
  要上京華山,便需穿過玉京府。
  
  如今,很多從東州各處的杰出人物,便都已經到了玉京府中。
  
  葉伏天,他們此刻也入了玉京府。
  
  “我認為你們沒戲。”九公子笑起來很是溫和,翩翩公子,對著葉伏天他么道:“當然,你們是唯一通過我上棋圣山莊的,所以,我支持你們。”
  
  葉伏天連棋都不會下,當然沒戲……
  
  要知道,如今在這府邸的人,就有一些東州極負盛名的人物。
  
  譬如,韓靖,算無遺策,是一位非常可怕有著奇特能力的精神系修行者,心算能力驚人,且擅長陣法,如今已經有許多老人在棋藝上敗在他手里。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