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伏天氏 > 第七百零二章 殺念

第七百零二章 殺念

    “徐傷。”
  
      白云城主見到徐傷身影之時眼眸中寒光綻放,至圣道宮稱,逃亡離開道宮的人,徐傷之子徐缺便有份。
  
      那么,徐缺很有可能參與了對白澤的刺殺。
  
      他殺來太行山,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徐傷。
  
      今天,便讓這荒天榜第九人,葬于太行山。
  
      寂滅之瞳綻放而出,蒼穹之上出現了一雙無比可怕的眼瞳,將整片虛空籠罩在其中。
  
      一道劍氣包裹著葉伏天等人的身體,劍錚錚而鳴,裹挾著葉伏天等人破空離去,徐傷則是邁步往前走了一步,只一步,殺氣縱橫天地間,無孔不入,這一刻白孤的神色變得凝重了許多,他雖是荒天榜第四,但絕不會小看荒天榜第九的徐傷。
  
      荒州四大劍修,徐傷排名第一。
  
      為何?
  
      因為他的殺戮劍道,任何人敢輕視徐傷,那么只有死路一條,只要被他抓住一絲機會,也許就是死。
  
      這一瞬間白孤只感覺他被無數殺戮氣息死死的鎖定,那股殺戮氣息無孔不入,哪怕是他的寂滅之瞳都無法將之控制驅逐,他看到了一道道灰色的殘影,仿佛全部都是徐傷的身影。
  
      “你們去殺其他人。”白孤對著身旁之人下令道,然而幾人都沒有動,事實上他們承受的壓力比白孤更大,殺戮氣息牢牢的將他們鎖定著,仿佛只要一動,便會生出破綻,死無葬生之地。
  
      白孤看到這一幕神色極冷,他帶的人竟然反而遭到徐傷限制。
  
      腳步一踏,一只恐怖的灰色大手朝著徐傷的身體抓去,徐傷身形閃爍移形換影,一道殘影崩滅,但他卻出現在了另外一處方位,精神意志都無法將他的身體鎖定。
  
      很快,白孤只感覺徐傷的身體融入了無盡殺戮氣息中,那諸多殘影中仿佛盡皆感受不到任何的氣息,給人一種錯覺,仿佛徐傷就這么憑空消失了般,但他知道,這才是徐傷真正的可怕之處,他像是不存在,卻又無處不在。
  
      聽雪樓主徐傷,乃是荒州的殺手之王。
  
      哪怕是荒天榜排名在他之前的存在,在面對徐傷時,也必須全力以赴,否則必死,這是一個危險到極致的人物。
  
      事實上,荒天榜前十除了白陸離憑借圣道天賦入榜,其他九人,就沒有不危險的。
  
      “小心。”此時白云城主喝道,他話音落下,他身后一道白云城的強者身前陡然間出現了一柄黑色的劍道氣流,幾乎無影無形,仿佛感受不到它的存在,白云城主釋放恐怖的精神意志力量想要阻止這一劍的殺戮,然而劍道氣流能夠撕碎精神意志的防御,那位強者臉上露出駭然的神色,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噗!”
  
      咽喉從背后被直接刺穿來,劍氣從中綻放,鮮血泉涌而出,他捂住自己的咽喉,陷入無邊恐懼,這就是荒天榜第九的存在,殺戮之王的刺殺嗎。
  
      白云城主的身上,一股更加狂暴的氣息爆發而出,殺氣席卷天地。
  
      徐缺當著他的面,殺他的人,他可是荒天榜第四。
  
      另一處方向,葉伏天借徐傷之劍急速往前,橫穿虛空,但很快劍之意便急速削弱,他知道徐傷已經無暇以精神力控制這道劍意,而是全力以赴在和白云城主戰斗。
  
      這一場風波,多少荒天榜大人物為他卷入其中,他感覺心中愧疚。
  
      希望徐傷前輩不會有事吧。
  
      顧東流和葉伏天一路往前而行,看著太行山上許多龐大的黃金猿尸體,顧東流眼神也如同利劍一般鋒利至極,他隨徐傷和葉伏天一起來到這邊戰場,便是為了和展逍做個徹底的了結。
  
      葉伏天雙手握成拳,身體輕顫,解語和余生他們,千萬不能有事。
  
      順著戰斗氣息一路往前,橫跨太行山。
  
      在距離他很遠的地方,正在爆發一場慘烈的戰斗。
  
      一尊魔化的身軀矗立于天地間,魔威席卷天地,龐大的法身綻放,七星大穴開啟,還披著一件可怕的鎧甲,在他身前,有著三大賢者級別的人物,展逍和兩位知圣涯強者,不過修為境界都不是太高,一位下品賢士、一位中品賢士,其他強者盡皆被太行山妖獸攔截下來。
  
      但即便是賢士,余生又如何擋得住?
  
      此時的余生口中鮮血流出,在他身后花解語、伊清璇她們在那,伊清璇已是淚流滿面。
  
      展逍凝視著余生的身影,神色格外難堪,他斷然沒有想到一位王侯境界的人物竟然敢擋他,而且戰斗力之強橫讓他心驚。
  
      不過王侯終究是王侯,哪怕借助魔道秘法以及法器,但又怎么可能彌補得了如此大的境界差距?
  
      蚍蜉撼樹而已。
  
      “既然你求死,我便成全你。”展逍盯著余生說道,他們本不打算和余生玩,但這家伙竟然瘋了般,就像是一尊魔神,他不得不承認,此人若是成長起來,必然會成為一個極可怕的魔道人物。
  
      “殺死他,拿下那幾個女子就夠了。”展逍冷冷開口,葉伏天敢破壞他的事情,他說過,會讓葉伏天懺悔。
  
      一道身影朝前踏步而行,渾身繚繞恐怖雷霆,余生一聲大吼擋在那里,一道神戟破開虛空殺戮而至,猶如魔神一般,卻見恐怖的雷霆降臨神戟之上,余生只感覺渾身麻痹顫抖,即便是力量無邊霸道,被攻擊之時瞬間會生出一股無力感,這是對方特殊的雷霆規則力量。
  
      “死。”那位賢士人物冰冷開口道,一直雷電神鳥破空殺至轟在余生身軀之上,余生身體倒飛而回,落在地上又是吐出一口鮮血。
  
      “他身上那件法器能夠抵擋大部分攻擊,以力量震殺他。”展逍冰冷說道,兩位賢士境界的人物皆都走上前去,看向余生的目光像是看向死人般,但心中卻也隱隱有些佩服余生的實力,這家伙若成為賢者,怕是會非常可怕。
  
      但如今,還是要殺死他。
  
      狂暴的規則攻擊綻放,余生依舊擋在那里不肯退縮,哪怕是有滔天魔威,依舊會轟得連連吐血,腳步不穩,數次倒下又站起身來,不肯退縮。
  
      “真是一個蠢貨。”展逍冰冷開口,他沒有再管余生,而是繞過去朝著花解語他們走去,這里的三位女子,竟是都非常漂亮,葉伏天倒是會享受。
  
      今日之后,不知道葉伏天是否會后悔壞他的事情。
  
      “幾位美人是自己跟我走還是要我動手?”展逍似笑非笑的道,余生撲殺而來,卻見展逍抬手便是一記重擊,如今的余生已經是強弩之末,如何還能擋他。
  
      “展逍。”
  
      就在此刻,遠處有一道聲音震顫于天地間,展逍渾身一緊,目光陡然間變得無比鋒利,他轉過身抬頭看向虛空,便見兩道身影急速趕來。
  
      顧東流,和葉伏天。
  
      掃了一眼他們身后,見到只有兩人,展逍放下心來。
  
      顧東流和葉伏天,來的正好,一起死。
  
      “殺了他們。”展逍冰冷開口,兩位賢士級別的人物直接轉身朝著到來的兩道身影撲殺而去。
  
      顧東流感受到兩人的境界氣息神色冷漠,剎那間命魂綻放,宛若仙影般,一股恐怖的精神意志隨同命魂一起釋放而出,頃刻間對方兩人都仿佛看到了一尊仙人存在。
  
      一道閃電劃破長空,顧東流直接朝著兩人殺了過去。
  
      葉伏天身體繼續往下空而行,落在了余生身旁。
  
      此時的余生渾然染血,瞳孔都是血色的。
  
      “你來了。”余生見到葉伏天出現,說出一句話,隨后眼睛便比上了,直接暈死過去,仿佛緊繃的那根弦徹底松弛了下來,葉伏天來了,他便安心了。
  
      葉伏天將余生魁梧的身軀背起,隨后走向花解語那邊,展逍沒有攔他,眼中透著幾分戲謔之意,對于他而言,葉伏天既然到了,那么和死人便沒什么區別了,倒也省了他不少事情,今日正好將兩人一起誅殺于此。
  
      “我來晚了。”葉伏天走到解語身邊,對著他輕聲道。
  
      “我一直在等你。”花解語微笑著道,經歷了許多風浪的她也遠比以前更加的平靜,如今葉伏天也到了,那么無論發生什么,又有什么關系呢。
  
      “郎情妾意。”此時一道輕笑聲傳出:“可惜,最后一次了。”
  
      葉伏天沒有回頭,而是對著伊清璇道:“清璇,你照顧下余生。”
  
      “嗯。”伊清璇流淚點頭。
  
      葉伏天身體轉過,抬頭看了一眼虛空中的三師兄,兩位賢士人物圍殺三師兄,但同樣他們也被牽制住。
  
      那么展逍,就只能由他來對付了。
  
      而展逍,他是和三師兄同境界的,上品賢人,而且是知圣涯圣子。
  
      看著葉伏天,展逍道:“葉伏天,你一個王侯不自量力,非要插手我知圣涯之事,如今如此多的人因你而死,你內疚嗎?后悔嗎?”
  
      “我現在只有一個念頭。”葉伏天盯著展逍道。
  
      “殺死你。”
  
      展逍露出一抹諷刺之色,殺死他?
  
      他笑了,笑得極為諷刺,掃了一眼花解語他們,展逍道:“我在想,殺死你之后,這幾位美人,我殺還是不殺呢?”
  
      PS:看到很多人覺得有些壓抑,確實有點,這段劇情很重要,會是承上啟下的作用,了結荒州之事同時鋪墊出未來的大格局,這段劇情的結束也絕對不會和你們所想的那樣,大家耐心看吧。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