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伏天氏 > 第四百章 趕人

第四百章 趕人

    葉伏天一直在白玉樓修行,有法陣的加成修行果然更舒適。
  
      這數日來,白玉樓的人也越來越多,陸續有強者到來,都是為了即將到來的四大派之爭。
  
      這幾日葉伏天和楊亭以及楊依也更熟絡了,相互間少了幾分生涉,兄妹二人時常來葉伏天的院落這邊,除了聊荒州的一些趣事外,也會探討修行,楊亭發現葉伏天對修行有一些獨道的見解,讓他受益良多,很好奇葉伏天的實力。
  
      除此之外,楊亭活躍于白玉樓中,認識了不少人,他比較擅長和人打交道,大概是因為父母早亡的緣故,兄妹二人想要獨自生存下來,想必經歷了不少。
  
      此時庭院中,楊依和葉伏天正閑聊著。
  
      “葉大哥,你是哪里人?”楊依好奇問道,葉伏天相貌不凡,余生也氣質特別,葉無塵和樓蘭雪也都不一般,之前他還以為樓蘭雪是葉伏天的女友,因此誤稱嫂子,樓蘭雪卻說,她是侍女,這讓她非常吃驚。
  
      “我來自很遠的地方,一路往東,那里有一片土地和荒州隔絕,我家鄉在那。”葉伏天道。
  
      “我長這么大都沒出過云月城呢,葉大哥便游歷這么遠的地方了。”楊依笑著道:“葉大哥父母呢,豈不是要想念你?”
  
      “我父母?”葉伏天苦笑道:“不知道,說起來你別笑,我親生父母是誰我都不知道。”
  
      “啊……”楊依一驚,道:“對不起葉大哥。”
  
      “無妨,也許他們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此刻正在享受著呢。”葉伏天玩笑著道。
  
      “那你會恨他們嗎?”楊依問道。
  
      “恨?”葉伏天搖頭:“沒想過,不過應該不會吧,人生如此精彩,有飛揚的熱血、有失落和惆悵,走過每一片土地,經歷每一段故事,人生不該如此嗎。”
  
      “嗯。”楊依用力的點頭,看著那陽光的英俊容顏,心想葉大哥果然非常樂觀,心胸豁達。
  
      “楊依,又來騷擾你葉大哥。”楊亭走了過來開口道。
  
      “哪有,我在和葉大哥聊天,不信你問葉大哥。”楊依道。
  
      葉伏天笑了笑。
  
      “這丫頭。”楊亭笑著搖頭,看向葉伏天:“葉兄,這白玉樓如今都住滿了,這還只是一處駐地,看來這次四大派之爭必然又是極為激烈,葉兄考慮如何了?”
  
      “我們準備參加。”葉伏天點頭,他這兩天考慮了下,參加這次四大勢力之爭,他們不需要展露太多的底牌,應該便足以戰勝一些對手,先拿到荒州的地圖,再確定下一步去哪里,以后也有一個方向,而不是盲目的在荒州亂走。
  
      “好,這樣也有同伴了。”楊亭笑著點頭:“葉兄什么修為境界,需要上報。”
  
      “二階天位境。”葉伏天開口道,他如今修為已至這一境的巔峰,他感覺用不了太久,可能有機會破境踏入天位第三境。
  
      “嗯。”楊亭沒有說什么,以葉伏天的年齡,這境界算是天賦比較好的,當然也不算最頂尖。
  
      不過這也是葉伏天修行起步太晚,十五歲才正式開始修行。
  
      “那我去幫葉兄上報。”楊亭道。
  
      “我隨你一起吧。”葉伏天開口道。
  
      “葉兄自己去自然更好。”楊亭點頭,隨后一行人朝庭院外走去,走向白玉樓頂的露天酒肆那里。
  
      露天酒肆人比數日前多了許多,楊亭目光望向一處地方,并未看到白玉樓的人。
  
      “可能有事下去了,我們在這等等。”楊亭說道,葉伏天點頭,準備找地方坐下,卻見此時黑風雕已經往前走了出去,它腳步走到一處地方,那里有著一頭青鸞,黑風雕高昂著的腦袋看著青鸞,隱有幾分挑釁的意味。
  
      青鸞哪受得了一頭黑風雕的挑釁,發出尖銳的長鳴之音,身上有強大的氣息釋放。
  
      周圍的人都露出有趣的神色,甚至有人低聲笑道:“這頭黑風雕有意思。”
  
      “這誰馴養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頭金翅大鵬鳥。”酒肆不少人笑著議論著,竟然在青鸞面前高傲的昂著頭,這畫面……
  
      黑風雕像是沒有自知之明般,桀驁的眼眸掃向青鸞,目光懶散,隱隱有暗黑色氣流在眼瞳中流動著,那青鸞長鳴不止,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
  
      青鸞的主人火女柳嵐皺了皺眉,她和坐騎心意相通,竟感覺自己的妖獸似乎有些暴躁。
  
      “給我滾回來。”葉伏天喊道,黑風雕聽到這聲音瞬間沒了脾氣,低下高傲的頭顱走到坐在一處酒桌前的葉伏天身邊,腦袋在葉伏天身上蹭。
  
      “翅膀硬了啊。”葉伏天在黑風雕腦袋上用力敲了下,這不是春天。
  
      葉伏天抬起頭看向火女柳嵐,微微點頭道:“抱歉。”
  
      “你的坐騎膽子很大。”火女柳嵐開口道,一頭雕敢挑釁青鸞,這已經不僅僅是膽子大了。
  
      她這頭青鸞可是師尊好不容易幫她弄到手的,是一頭年幼的青鸞。
  
      “沒見過世面。”葉伏天笑著說道,火女輕輕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此時酒肆的邊緣傳來陣陣議論聲,不少人目光朝著下方望去。
  
      “是巫法師。”諸人驚道,酒肆許多人一驚,隨后紛紛朝著那邊而去,低頭看向下方。
  
      “巫法師也到了?”楊亭目光一閃。
  
      “巫法師?”葉伏天有些疑惑。
  
      “此人姓巫,是一名術法修行者,法術極強,真名不知,因而諸人稱他巫法師,此人實力極詭,非常可怕,雖然只是中天位境界,但已經在云月城成名,非常厲害,四大勢力都想要邀請他加入,他以前都拒絕了,這次竟然也要參加四大派之戰,莫非是準備好加入云月商盟了。”
  
      楊亭好奇道,隨后站起身來:“我們去看看。”
  
      葉伏天也站起身來,朝著旁邊走去,聽楊亭的意思,這巫法師應該是云月城最頂級的天驕人物了,不知道實力如何。
  
      走到邊緣之地目光往下看去,葉伏天便見到一位披著斗篷的身影,隱約能夠看到此人面容頗為年輕,但裝束略顯詭異,倒和他的名字一樣。
  
      “商公子親自相迎,不愧是巫法師。”有人開口道,商海和商清以及白玉樓的一些都在下面迎接。
  
      “難怪這里找不到人了。”楊亭道。
  
      不遠處的虛空中,有劍氣呼嘯而來,人群目光轉過,便見一道身影御劍而行,猶如閃電般降臨白玉樓前,看了一眼下方,這才緩緩落地。
  
      “魔劍客段缺,他也來了?”許多人露出震驚的神色,看來這次四大派之爭會非常精彩,這兩位竟然到了。
  
      巫法師和魔劍客愿意為云月商盟助陣,那么其他三大勢力,必然也會邀請妖孽人物出手。
  
      “是段缺,被譽為魔劍客,他一手劍法神秘莫測,讓人捉摸不透,實力極強,云月商盟不愧是四大勢力中最富裕的,這兩人出手,必然要花大價錢。”楊亭道。
  
      葉伏天一行人神色倒是很平靜,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知名人物,巫法師和魔劍客便是云月城的耀眼之人。
  
      商海兄妹二人將巫法師和魔劍客迎入白玉樓中,諸人便各自回了自己的座位,依舊議論紛紛。
  
      “葉兄,這次參加四大派之戰可能會比以往更危險,務必要小心。”楊亭對葉伏天說道,這兩人都到了,他預感到這次的爭鋒會非常激烈。
  
      “好。”葉伏天點頭。
  
      片刻后,酒肆忽然間安靜了下來,階梯那邊有腳步聲傳來,葉伏天目光轉過,便見到商海和商清帶著巫法師和魔劍客上來,找到一個極好的位置坐下,顯得格外的客氣。
  
      他們身后還有幾位白玉樓的人走了上來,目光四處張望,當看到葉伏天一行之時抬起腳步朝著這邊走來。
  
      “請問,可是地字號秋月庭的客人?”那人開口問道。
  
      “是。”葉伏天點頭。
  
      “這位少爺,我們白玉樓客已滿,暫時只接待愿意為云月商盟出戰的人,因此,希望您能夠搬出,抱歉了。”那人說道,余生皺了皺眉,冷道:“你什么意思?”
  
      楊亭和楊依也目露異色,只聽楊亭開口道:“我朋友本也打算報名。”
  
      “抱歉,現在已經不接受了。”那人繼續道,葉伏天手指敲擊著桌子,看了一眼巫法師那邊,他自然明白是因為到了兩位新客人。
  
      “好,喝完這壺酒我們便走。”葉伏天沒有爭論什么。
  
      “能否現在便去收拾下庭院中的東西?”
  
      “你什么意思?”葉伏天神色一冷:“你進了我們庭院?”
  
      “砰。”余生一拳砸在酒桌上,將酒桌直接砸碎來,他冰冷的看著對方,他們還住在那,對方就已經進去收拾他們東西了?
  
      為了讓他們騰出位置?
  
      許多人目光朝著這邊望來,有些同情葉伏天他們,這本是正常的事情,白玉樓滿,巫法師和魔劍客到來,自然要有人讓出地方。
  
      商海和商清腳步抬起,來到了這邊,看向余生道:“閣下這是何意?”
  
      “你問我?”余生冷冷開口。
  
      “這件事做的有些不對,但還請理解下。”商海開口道。
  
      “我們已經繳納了入住不少天的靈石吧。”樓蘭雪此時冷淡開口。
  
      “退。”商海看向小二,小二似已準備好了,將一袋子遞給葉伏天他們。
  
      “這便夠了?”葉伏天淡淡的開口。
  
      “閣下是存心找事了?”商海淡淡開口,旁邊的商清嬌笑道:“不夠的話,這里還有。”
  
      說著,她走上前,將一顆顆璀璨的靈石灑落在葉伏天他們身前!
  
      (本章完)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