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伏天氏 > 第兩百九十八章 膨脹的南斗泰

第兩百九十八章 膨脹的南斗泰

    不僅是洛天子、華相、南斗越恐懼。
  
      在場的所有天子人物,那些曾和洛天子在南斗王宮中開懷暢飲笑談未來的天子,一個個感覺內心發涼。
  
      恰好此時葉伏天抬頭,隨意的掃了他們一眼,那一眼,帶著冷漠、戲謔。
  
      葉伏天自然明白這些天子是什么用意,恐怕都等著看洛天子滅蒼葉吧,還真是會順應大勢。
  
      可惜,他們走眼了。
  
      看到葉伏天的眼神,一行天子此刻恨透了洛天子,這混賬東西,竟然對他們說過幾日便誅殺葉伏天,發兵蒼葉,他們都在等著分一杯羹。
  
      然而此刻,那冰封的六尊天子化作雕像矗立在那,這一幕,太具沖擊力。
  
      目光轉過,葉伏天看向洛天子以及洛君臨,開口道:“還有四天時間,你可以準備后事了。”
  
      說罷,他轉身,道:“我們走。”
  
      四天,距離他和洛君臨約戰之日僅剩四天時間,這四天,便讓洛天子在忐忑中度過吧。
  
      鯤鵬騰空而起,朝著遠處而去,南斗國王宮外,無數人望向展翅而飛鯤鵬,內心狠狠的顫動著,葉伏天強行闖入南斗國王宮,就這么安然無恙的離開了?
  
      懸王殿的強者,沒有留下他們。
  
      “那是葉丹晨和葉苓汐。”有人開口道,他們看到鯤鵬背上有葉丹晨和葉苓汐的身影,兩人是被楚天子他們送入南斗王宮的,如今被葉伏天直接帶走,這意味著什么?
  
      葉伏天,來南斗國王宮要人,將人帶離。
  
      王宮中,究竟發生了什么?
  
      沒有人知道,此時的王宮,一片死寂。
  
      六尊冰雕就那么矗立在那,咽喉處有著同樣的傷口。
  
      洛天子和洛君臨無言,葉伏天,讓他們準備后事。
  
      懸王殿的人冷哼一聲,隨即離去,各天子再沒有任何奉承的話語,如今他們只想著如何挽回這一切,葉伏天離開前的那道眼神究竟是何意,會找他們算賬嗎?
  
      “我要回去通知家主。”南斗越心中生出一道想法,葉伏天如此強勢歸來,一旦回東海,對于南斗世家而言,將是災難。
  
      洛夢顏看著那消失的身影,她微微低頭,眼睛紅紅的,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他回來了,老師是對的。
  
      轉過身,洛夢顏離開這邊,這一年多以來,她成熟了很多。
  
      “華相,對外宣布消息,四天之后,太子洛君臨,將會在王宮之外和葉伏天決戰,生死之戰。”洛天子目光看向遠方,冷漠開口:“此戰,必斬葉伏天。”
  
      他聲音堅定,像是在給自己信心,這一戰,洛君臨敗不起。
  
      敗,就是死,他也要死。
  
      “是。”華相點頭,轉身朝外走去,南斗越也跟著他一起離開,他已經沒有心情恭賀洛天子了,而且,在這時候恭賀,找死嗎?
  
      “諸位請自便吧。”洛天子淡淡的說到,諸天子心中暗罵,恨透了洛天子,這混蛋。
  
      “洛兄,我等暫且告辭了。”有天子拱手說道,雖然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洛天子,但他們依舊盡可能的不去得罪,聽他們的話,似乎洛君臨和葉伏天有一場生死之戰,若是洛君臨勝了呢?
  
      各大天子人物紛紛破空離去,心情極為糟糕,洛天子冷笑著掃了他們一眼,又看向那六尊冰雕般的身體。
  
      所有的天子人物,都是自己找上門來,一群小人而已。
  
      洛夢顏又一次來到了那座破敗的庭院,左相一如既往的坐在那,看著天空發呆。
  
      “老師。”洛夢顏低頭,像是做錯事的少女般。
  
      “他回來了。”左相低聲說道,像是在自言自語。
  
      “嗯,回來了。”洛夢顏抬起頭看著左相,老師的頭發已白了不少,顯得有些蒼老,不知為何,此刻的她感覺很辛酸。
  
      “老師,您是對的,他不僅僅回來了,而且,懸王殿的人,無人敢動。”洛夢顏輕聲道:“當初,父王懷疑你有不軌之心,但如今看來,一國天子,又怎么會是他的極限,他的目標。”
  
      她父親洛天子,在懸王殿的人面前畢恭畢敬,葉伏天直接呵斥。
  
      天子,算什么?
  
      老師會因為想要扶持葉伏天為天子,背叛她父親嗎?
  
      “背叛?”左相自嘲一笑:“我曾想著挽回這一切,但你父王,卻一步步走向深淵,王之命數?如若那天我沒有見到她或許也會這么想,人生有時,便是如此,宿命中應當相遇的人,偏偏就會在某個時間遇見,那不是巧合,而是命數。”
  
      “她?”洛夢顏不明白。
  
      左相想起那虛空中驚世身影,她姓氏東凰,他姓葉。
  
      而他們的相遇,是在葉青帝雕像前,兩人的身上,有著相似的氣質,仿佛是與生俱來。
  
      “夢顏,比起三年前,你已經成熟了太多,不再和當初那樣任性,以后你的人生,依舊要好好走,不要活在這段陰影之下,忘記即將發生的那一切。”左相勸道,洛夢顏不會死,她并非是短命之人。
  
      只是,她的命數,卻注定一世孤獨。
  
      他雖然這樣說,然而,有些事情,不是三言兩語便能夠改變的。
  
      洛夢顏隱隱聽明白了一些,她越發傷感,眼角有淚痕,輕聲道:“老師,如果當初我不那么任性,如果當初我能夠和他的關系更親密一些,沒有公主的架子,是否能改變這一切?”
  
      左相搖了搖頭道:“傻丫頭,這不怪你啊。”
  
      洛夢顏美眸通紅,不知為何,淚水竟不斷滑落而下。
  
      …………
  
      蒼穹之上,鯤鵬展翅。
  
      南斗國之行,葉天子也極不平靜。
  
      洛君臨歸來為殺葉伏天?真是諷刺。
  
      “葉叔,云楚國六國,你來處置吧。”葉伏天開口道。
  
      “好。”葉天子點頭。
  
      “飛揚,你讓鯤前輩隨葉叔他們先回蒼葉,我有事要回一趟東海城。”葉伏天對著柳飛揚道。
  
      東海城有些事,也該處理了。
  
      “要不要我們陪你一起?”柳飛揚道。
  
      “不必了,我老師和師娘的一些家事,我會自己處理,銀雪衛他們會跟著我一起。”葉伏天道。
  
      “好。”柳飛揚點了點頭,隨后雙方分為兩撥人馬。
  
      葉天子、柳飛揚以及葉無塵等人回蒼葉。
  
      葉伏天、花解語、余生、花風流、南斗文音以及伊相唐嵐等人,去東海城。
  
      …………
  
      東海城地域偏僻,臨東海,乃是東海府的府城。
  
      太子洛君臨歸來的消息自然也傳到了東海,不過這里的氣氛自然遠沒有王城那般強烈,距離太遠,感受不到那里的氛圍,只有一些大家族勢力,才會更加關注南斗國的局勢。
  
      對于東海城而言,最近最大的事情便是南斗世家的家主踏入了王侯境界。
  
      自消息傳出之后,登門拜訪以及送禮之人絡繹不絕,都快要踏破南斗世家的門檻,還有許多大家族的人想要和南斗世家聯姻,迎娶南斗世家的女子,或者將家族中的千金小姐下嫁。
  
      若是在以前這絕對不可能發生的,雖說以前南斗世家也同樣很強,是東海城最強的世家,但他是舊王族,天子猜忌,必不會放任其做大,走的太近不一定是好事。
  
      然而如今,局面已經不同了,在南斗泰踏足王侯的那一刻,他們明白很多事情必將改變,洛天子,可能會倚仗借助他的力量。
  
      今日,南斗世家中便有一場盛宴東海城各方豪強都在,前來慶賀。
  
      南斗世家之內,宴會上,高朋滿座,東海城最強大的那批勢力全都到期了。
  
      譬如東海學宮之人,為首的自然是紫微宮宮主燕邵,以及畫圣,紫微宮副宮主韓墨當初在追殺葉伏天的路途中神秘死亡,如今畫圣接替了副宮主的位置。
  
      除東海學宮強者之外,洛王爺也到了,還有林家等大家族勢力,林夕月便也在林家人群之中,跟隨著她父親坐在一塊。
  
      花風流和葉伏天拜訪過的沐鴻也在,他曾是花風流的好友,天位境強者,當年拒絕收葉伏天為弟子。
  
      總之,東海城有頭有臉的人,今天基本到齊了,誰敢不給一位王侯面子?
  
      王侯,是能夠成天子的人。
  
      所有人都落座,南斗泰才遲遲邁步走來,龍行虎步,王侯氣派,威嚴的目光一掃人群,隨后走到正前方唯一一個主位前坐下。
  
      “拜見南斗家主。”
  
      諸人紛紛起身,拱手說到,顯得極為恭敬,自踏足王侯的那一刻起,南斗泰的身份就已經不一樣了。
  
      南斗泰鋒銳的眼眸掃過人群,心中無比暢快,這一幕讓他仿佛感受到了先祖昔日的榮光,受萬眾朝拜,這一天,不會遠了。
  
      “諸位請坐。”南斗泰揮手說道,盡顯王侯氣派,諸人道謝后落座。
  
      南斗泰面含笑容,天子便是如此,受萬眾朝拜,如今,他已是東海城名副其實的王,下一步,便是一國天子,他的境界已經到了,就差合適的時機。
  
      他目光掃了一眼低頭的南斗文山,心中冷笑,王族直系后裔又如何?
  
      如今,他已經是真正的王,當年事情發生之后他一直沒有處置南斗文山,因為他并未過線,他也不希望內部再動蕩。
  
      然而今時今日,所謂王的后裔,已經沒什么存在的必要了,他就是王,只待洛天子解決葉伏天和蒼葉國,南斗文山一脈,可以消失了!
  
      ps:周一,求幾張推薦票了!
ktv阳光场是什么时候